本來今天晚上跟育仁約好要一起到酒吧聊天解悶的,不過我自己一個人在吧檯獨自坐了三十分鐘後,一直等不到他出現,所以我打了通電話過去。

 

        他過了一分鐘後才把電話接起來,我馬上問:「喂,你在哪啊?」

 

        「我在路上。」

 

        「靠,我已經等你三十分鐘了耶,你還在路上?你現在騎到哪裡了?」

 

        「我今天晚上不會過去酒吧了。」育仁那邊的背景傳來不斷呼嘯的風聲,他騎車的速度似乎不慢。

 

        「你不過來了?不是說好要聊佳芸的事情嗎?怎麼不來了?」

 

        「因為……」育仁的聲音夾雜著風聲,聽起來很模糊,但他所說的話卻一清二楚地傳了過來:「我現在要去找她。」

 

        「找她?」我可以感覺到我的心臟血液突然停了那麼一下,「我有聽錯嗎?你要去找她?」

 

        「對,我已經快到了。」

 

        「媽的,你該不會是要去那裡吧?」

 

        「不管怎麼樣,至少我都要去確認一下吧。」

 

        「就算她再傻,也不可能到現在還留在那裡啊!」我激動地說:「別做傻事,你快點回來!」

 

        但是育仁已經把電話掛了,看來他心意已決,已經不想多費心思與我辯駁了。

 

        真是的……就算佳芸再傻、再天真、再怎麼喜歡育仁,都不可能還留在那裡吧。

 

        佳芸跟育仁是一對情侶。

 

        不,應該說是已經分手的情侶。

 

        不過分手的經過比較麻煩而已。

 

        我跟育仁認識快十年,他這傢伙十年來的風流史都快可以寫成教科書了。而他這次本來就只是要跟佳芸玩玩而已,預計交往兩三個月就打算分手,沒想到佳芸一直黏著育仁不放,變成了一個燙手山芋。

 

        該怎麼辦呢?

 

        最後育仁找上了我幫忙,育仁當時說:「我覺得,之前都是因為我提分手的手段不夠激烈,所以才一直失敗,你有什麼好方法嗎?」

 

        身為最佳損友的我當然答應幫忙,我的腦袋裡馬上就想出了一個完美的計畫。

 

        就去「那個地方」吧。

 

        所謂的那個地方,我們還沒有取一個正式的名稱。

 

        那是我在網路上看到的,一座隱藏在山上的廢墟,必須將車停在路邊後,還要走上一條小徑才能抵達的神祕景點。

 

        那幢廢墟是一棟兩層樓高的建築物,本來似乎是賣飲料給登山客的雜貨店或民宿,不過現在已經完全荒廢了,門窗什麼的都被拆光光,裡面除了夜遊者丟棄的垃圾外,完全沒有其他東西。

 

        不過從二樓樓頂直接往山腳下看,可以看到非常美麗浪漫的夜景,雖然我自己是沒有去過,不過育仁跟前幾任女友常常去那邊約會,因為夜景太美氣氛太好,有好幾次他們都在樓頂直接發生了限制級的肉體關係。

 

        我幫育仁想出的計畫很簡單,趁著兩人單獨在樓頂看夜景的時候,育仁只要假裝說要上廁所,然後跑下樓,偷偷遛下小徑,跨上機車逃走,這樣就行了!

 

        山上沒有訊號,就算佳芸終於意識到育仁已經落跑,她想求救也沒辦法,除非她運氣好遇到其他夜遊的情侶,不然最後她就只能一個人孤零零地走下山,這種被拋棄的恐懼跟憤怒,讓他們鐵定分手!

 

        提出這個計畫後,我問育仁:「你覺得如何啊?」

       

        育仁則比出了大拇指:「讚!這手段夠激烈了,有你的!」

 

        不過,當計劃實行後,問題來了。

 

        那天晚上,當育仁一個人下山時,他還特地打了電話給我:「兄弟,計畫成功了!等佳芸明天走下山後,應該就對我完全死心了吧!」

 

        不過一天、兩天、三天……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個禮拜,完全沒有佳芸的消息。

 

        她沒回家,也沒去學校。

 

        佳芸的同學跟家人曾經來找育仁問過,但育仁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他怎麼敢把真實的經過告訴佳芸的家人呢?

 

        昨天晚上,育仁相當驚恐地打電話來問我:「喂……你說,佳芸是不是還在樓頂上等我回去……」

 

        「怎麼可能,就算她再怎麼癡情,也不可能在上面等兩個禮拜吧?」我推測:「她應該是完全看破感情了,所以就一個人不告而別,跑去做什麼出國輕旅行散心之類的,很多年輕人不是都會這麼做嗎?也許過兩三天她就會回來了,不用擔心啦。」

 

        「真的嗎……」

 

        「嗯,不然這樣啦,明天晚上你有空嗎?到酒吧來,我們好好聊一下,你真的不用擔心那麼多啦。」

 

        育仁在當下答應了我的邀約,結果今天晚上他不但沒來酒吧,還跑去山上的廢墟去找佳芸,真服了他啊……

 

        原本是不擇手段想甩掉人家的,結果現在又那麼擔心對方,我真搞不懂他的想法。

 

 

 

        結果今晚變成了一個人的酒局,我簡單喝了幾杯酒以後,手機響了,是育仁打來的。

 

        應該是在廢墟沒找到佳芸,又打來問我該怎麼辦的吧,真麻煩。

 

        我接起來,用調侃的語氣說:「找的怎麼樣啦?要下山了嗎?現在趕來喝酒還來得及喔。」

 

        對方只說了一句話。

 

        這句話讓我的手指瞬間失去所有力氣,手機跟著摔落地面,螢幕破碎的聲音接著響起。

 

        酒保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想必我此刻的臉孔一定因為害怕而扭曲的不成人形。

 

      

 

        在我報案並把事情經過都告訴警方後,警察隔天就在廢墟的屋頂發現了兩具屍體。

 

        分別是死因不明,身上沒有外傷的育仁,以及屍體已經腐爛、確認是割腕自殺的佳芸。

 

        警方也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實……從佳芸的屍體脫水情況來判斷,佳芸至少在上面等了三天,飢餓程度來到人體極限後才決定割腕。

 

        她之所以不走下山求救,是因為她仍期望著育仁會回去接她吧,直到三天後,她才覺悟育仁是不可能回來的,便決定了自己的死亡。

 

 

 

        但我昨天晚上也確確實實從育仁手機打來的電話中,聽到了佳芸的聲音。

 

        像是在跟我威嚇一樣,原本已該死去的她冷冷地說道:「我們才不會分手……」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曾于庭
  • 損友的話殺了兩個人
  • 現實中也常常發生這樣的事呢...

    於 2016/05/13 22:09 回覆

  • 全部


  • 分手就分手 幹嘛一定要鬧得這麼不愉快呢?
  • 愛情無解阿...

    於 2016/05/13 22:09 回覆

  • Wa Kai Lang
  • 我從很久之前就有追路邊攤大大的作品
    真的蠻厲害的
    恐怖故事會有毛骨悚然的感覺,背後真的冷冷的
    洋蔥故事又放很多洋蔥,會真的要哭出來
    還有一些啟發性的故事也很發人深省,有時有揪心的感覺,像那個最後一個畢業生的故事,讓我真的愣了十幾分鐘在想以後,是否也是那"最後一個"或許也會感嘆失去
  • 很謝謝大家的支持,很多洋蔥的故事真的都是有感觸後才寫出來的....

    於 2016/05/15 16:2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