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異數 (2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剛從山上回來,簡詭原本打算休息個幾天,更決定睡到自然醒。

 

        但電話打斷了簡詭的美夢,是宇光大學的學生禹安打來的,說有人到系上找簡詭,他只好甩開棉被,出門前往宇光大學。

 

        簡詭的身份除了畫家之外,在宇光大學的美術系中也掛著一個職員的位置,雖說那個位置是可有可無,不過宇光大學正是憑藉著簡詭的名氣,才能夠跟國外的大學做交流。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 Mar 31 Thu 2016 00:30
  • 死鎮

        「怎麼辦?」

 

        「流很多血耶,會不會沒救了?」

 

        「別說這種話!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在車站月台邊,一個男學生接起了手機。

 

        動作雖小,卻足以改變他的人生。

 

        當然,他在接起電話前,並沒有想到這一點。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好啦!今天的工作終於完成啦!」

 

        許多男學生們擦著汗,一副已經筋疲力盡的樣子,靠坐在教室各處,禹安跟其他幾個女學生幫忙發著運動飲料,一邊說:「辛苦你們啦,來,飲料給你。」

 

        今天宇光大學美術系上有一項重大工程,那就是要把新的繪畫跟雕刻作品幫忙擺設至系大樓的各處,倒楣的男學生們當然是主要戰力,雖然女學生們還是多少有出點力,但還是在旁邊加油的份居多。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學校內餐廳的口味似乎太重了一點,是配合學生的口味所以才做成這樣的嗎?還是單純是打工的學生們手藝不好?

 

        簡詭坐在宇光大學的餐廳中,細嚼慢嚥著口味過重的料理,一邊打量著此刻還逗留在餐廳中的學生們。

 

        現在已經是下午第一節課的時間,但還有不少學生在餐廳中聚集,有的仍在用餐,有的圍成一圈在討論事情,應該都是下午不用上課的學生們吧。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有人在唱歌。

但白璞想不起來這首歌是什麼……

這首歌的旋律很熟悉、很優雅、很可愛、很……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白璞買了瓶貝納頌咖啡,站在自己公寓的警衛室門口,慢慢啜飲著,一邊等著佳潔跟筱萱回來。

警衛見白璞一個人站在外面,忍不住問道:「白小姐,妳不上樓嗎?」

「不了,我等朋友。」白璞如此回答,警衛便點點頭,回到崗位上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妳有聯絡上醫生嗎?我打了好幾通電話給他,他都沒接。」簡詭坐在樓梯口上,兩手搓揉著剛在地上撿到的一根鐵絲。這個動作其實沒什麼意義,簡詭只是想稍微分散一下注意力。

「不知道,我有好一段時間沒打電話給他了。」白璞只是淡淡地回答,她的背靠在牆壁上,用一種類似封面模特兒的姿勢站著,雙眼盯著頂樓的門看。

他們都在等,等玲玲的歌聲再次響起,就上去頂樓。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簡詭站在辰廈門口,沒有看到醫生的人影。

自從那天晚上醫生鬧脾氣獨自離開黃泉路酒吧後,他的電話就一直打不通,而簡詭在昨晚傳了簡訊給醫生,說今天早上八點於辰廈門口碰面,但現在時間已經到了九點,仍沒有看見醫生出現。

「看來這次我又得自己進去了吧……」簡詭拿出手機思考了一下,隨即又把手機給收回口袋裡。他知道現在打電話給醫生,醫生還是不會接電話的。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原本簡詭是想約醫生出來的,但醫生的手機卻持續保持在關機狀態,讓簡詭哭笑不得。

他知道醫生並非不想幫忙,而是在躲,玩著孩子氣的冷戰遊戲。

「都一把年紀了,還吃醋啊,唉……」簡詭只能如此感慨。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情況有點詭異,不是嗎?

簡詭站在辰廈的門口,看著手中的畫。這幅畫簡詭在一分鐘前才剛完成,畫中描繪的是辰廈與周邊的其他建築物,畫中的景況與現實並沒有差太多,但唯一讓簡詭感到怪異的,是在畫中的天空部分。

辰廈上方的天空中,有著一團類似旋渦的東西,但與其說是旋渦,不如說是一團用麻密線條所構成的塗鴉。而在畫中其他建築物的上方,則都是空白的。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累了。

真的累了吧。

白璞已經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繼續寫曲,她知道辰廈出過事情,可能唯有透過演奏這些她寫的曲子才能知道這裡所發生過的事情。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當然,簡詭知道自己所畫出的東西絕對不會多正常,而這幅僅花了三分鐘的素描畫,簡詭也看不出來畫中所代表的意思。

白紙上,簡詭的右手繪出了一間詭異的房間,房間內的四面牆壁、地板、天花板,都刻滿了音符。但那不是普通的音符,它們不同於在音樂課本或普通閱譜上所見的樂譜,那些音符的模樣歪曲且畸形,看起來不像音符,反而像一種咒符,就像是有人忍著疼痛,用指甲在牆壁上硬生生刻下這些音符。

簡詭將這張畫遞給醫生看,徵詢他的意見:「你看的出來其中涵意嗎?」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男人靠在車上,手上擺弄著一小尊木雕,那尊木雕的大小差不多只有打火機大小,刻成了一個女人的上半身像。

那個女人留著長髮,臉上留著淡淡的微笑。男人將木雕放在眼前,看著女人臉上的微笑表情,臉上也跟著笑了。

男人的嘴唇動了動,好像想跟木雕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門鈴響了,也代表著故事開始了。

一般的男人總期待著會有漂亮的女生來按自己家的門鈴,但簡詭可不怎麼想。

對他這種人而言,漂亮的女孩是跟他扯不上關係的。上次有女生主動來按簡詭家門鈴時,還連帶把他扯進了一件詭異的校園靈異事件。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宇光大學的環境很美,特別是入夜後更添加了一股靜謐的美感。儘管已經進入深夜,但宇光大學的校園內仍看的到幾個人影在竄動。

他們多半都是從宿舍偷溜出來的小情侶,為的是在校園中找到一個沒有人的角落,跟另一半渡過一個浪漫的夜晚。

只不過,最近幾天偷偷約會的情侶人數明顯變少了。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喂?」

「請問是洪聞易嗎?」

「呃,我就是。」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簡詭在校長室內等到下午第二節上課時,才終於等到校長從外面晃回來。

校長一看到簡詭在自己的辦公室內等著,臉上的表情很明顯是吃了大大一驚,帶點結巴地說:「簡……簡詭先生,你怎麼在這裡?」

「來找你啊。」簡詭指了指辦公桌後方那張豪華辦公椅,「坐回你自己的位置上吧,我有很多話要問你。話說回來,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早上都到哪去啦?」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就算發生了這麼可怕的事,但課還是要上的。睡過一覺後,禹安跟薇蓉的氣色看起來好了很多。她們的一些行李衣物、課本講義跟筆記型電腦在昨天就托舍監阿姨帶來簡詭家了,看來在這件事告一段落之前,她們要在簡詭家住好一陣子了。

等她們三個都出去上課後,簡詭才開始播放那片CD。

簡詭之所以不讓她們三個跟他一起聽這片CD,是因為安全起見。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上完下午的課程後,禹安跟李墨提著晚餐回到宿舍。雖然「房間內有鬼」的事實讓她們開始恐懼自己的房間,但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讓她們的恐懼降低不少。

說不定那個沒有臉皮的女生沒有惡意,她只想表達一些事情而已。只要抱著這種想法,兩人就越來越放心,走向房間的步伐也越來越大。

打開房門,薇蓉還沒有回來,而小零則躺在她的床上,整個身子用棉被裹住了,頭也埋在枕頭裡。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