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本來就是個荒謬神祕的東西,你永遠也不知道在另一邊電腦螢幕前面坐的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可能是一個男人裝成人妖到線上遊戲騙裝備,網路淫蟲甜言蜜語裝成體貼的帥哥到聊天室找獵物……跟你聊天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你的鄰居,或者兩人住家所在相距不到三條街。

 

    翻開無名網誌的誰來我家,我會猜測這些人們是用什麼方法來、或是為什麼來看我的網誌,而真實的他們又是些什麼人。點入他們的資料,你可能會發現他們其中一個是你的國中同學,或是每天搭公車會看到的人。

 

    對我來說依伯就是這樣的人,我在誰來我家中點入他的資料,看了一下他的相簿,看到許多我相當熟悉的背景及建築物,原來咱們是同鄉。

 

    我們兩個年齡差不多,很快就在即時通中交了朋友,他說他從小就在這一區長大,而我也是,兩個可以說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便這樣透過網路有正式的交集。

 

    在跟他認識半年左右後,他突然從即時通上消失了,我點入他的網誌查看,發現他已經一個月沒有新增文章了,這讓我十分擔心。他家離我家也不遠,或許我該過去關心一下,但這念頭只是在心裡匆匆一現,我並沒有真的打算到他家看看。

 

    直到一個禮拜後我外出辦事的時候,剛好經過依伯住家附近,我想我可以只是在外面繞一繞看看就好,不用進去打擾。

 

    我這麼想著,便開車前往依伯的家。依伯只在即時通說過一次他的公寓在哪裡,但我一次就記住了,因為這附近的情況我都很熟。

 

    但相當巧合的,我還沒到便在一家銀行的前面看到了依伯,他身子斜斜的靠在柱子上,臉色蒼白,一副病懨懨的樣子。跟相簿上的他相比,現在的他削瘦了許多,髮線很明顯的高了,但我還是認出了他。

 

    我將車開到銀行前,並搖下車窗看他會不會認出我,但他根本沒有看我一眼,而是雙眼無神地看著一個又一個進出銀行的人。

 

    我正要出聲喊他時,注意到兩個警察正從銀行走出來,兩人都警戒地看著依伯,似乎懷疑他是搶匪。老實說,照依伯目前的外貌跟行為來看,的確很像一個吸毒犯,而且正因為缺錢買毒而在銀行前面伺機搶劫。

 

    我趕緊下車,站到依伯面前跟他打招呼:「依伯,認得我嗎?」

 

    依伯沒說話,把我從上而下打量了一次。我說道:「是我,李納,網路上認識的同鄉啊。」

 

    他終於有反應了:「喔,是你……」

 

    「別鬧了,你怎麼搞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你到銀行來幹嘛?」

 

    「沒什麼……我只是……站著發呆……」

 

    我眼角瞄了一下那兩個警察,他們也瞪著我們這邊。「你最好在警察把你抓走之前快點離開,我載你回去吧?」

 

    「載我回去?」依伯怪怪地一笑:「回去哪?我不能回我家,太危險了,我還可以去哪?還可以去哪?」

 

    依伯的情況的確不對勁,我又說:「那我載你回我家吧,你家出了什麼事再慢慢跟我說。」

 

    依伯點點頭,我便拉著他往車上走,這時那兩個警察已經朝我們走來,當依伯上車時,警察正好走到我們車旁,其中一個警察指著依伯問我:「他是你朋友?」

 

    「是啊,有什麼事嗎?」

 

    「銀行的保全跟我們提報,你朋友已經在外面站了整天了,很可疑喔。」

 

    「沒什麼事的,哈哈哈。」我打哈哈,一邊也上了車,跟警察揮揮手後趕緊把車駛離了銀行,幸好沒發生什麼事。

 

    依我在網路對依伯的認識,依伯不是會做那種事的人,但我沒想到,依伯的的確確是做了件「那種事」。在一路上,依伯不發一語,我也沒說話,有話到我家後再慢慢說,沒必要現在就說。

 

    一到我家,依伯整個人癱在沙發上,我泡了杯牛奶給他,他卻連杯子都沒看一眼。我問道:「你家到底出了什麼事?慢慢說吧,跟你女朋友吵架了?」

 

    依伯跟我提過他有個同居的女友,也是在網路上認識的。

 

    「我殺了她。」依伯答道,這就是我說的「那種事」。

 

    我皺了皺眉頭。依伯又說:「我殺了她,我沒有騙你,我趁著在一起洗澡的時候把她壓進浴缸裡淹死了她,她的屍體還在家裡,我還不知道該如何處置……她死了的時候,我讓她的屍體在浴缸裡泡了一整天,而我則去買酒回來喝了個爛醉,我實在需要冷靜一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天啊,你說真的?」

 

    「真的,我把她的屍體從浴缸裡撈出來後,我把冰箱的冷凍庫清空了,然後把她塞進去,這樣至少屍體不會再繼續腐爛,也不會有屍臭,但該死的我錯了,那個臭女人要我一起死。」

 

    「等一下,你真的殺了她?你沒有開玩笑?」我還是希望依伯是在開玩笑的,但這是一個開不得的玩笑。

 

    但依伯卻繼續說自己的:「結果我隔天醒的時候是被嗆醒的,被浴缸的水給嗆醒的,該死的我竟然在浴缸裡醒過來,她的屍體就浮在我旁邊,這個臭女人從冰箱裡爬了出來,要我跟她一起死在浴缸裡。我知道我不能留在家裡,因為她要把我拖進浴缸裡跟她一起死。」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兩個禮拜了,我也兩個禮拜沒回去了,我都在路上發呆,就像剛剛你看到我的時候一樣,我不能回去……」

 

    我的信心開始動搖了,我開始有點相信依伯所說的話,我想勸他去報警自首,但在這樣做之前,我想確認一下依伯說的到底是否屬實。

 

    我說:「我們去你家一趟。」

 

    一聽我這句話,依伯的臉色明顯變了,變成極度恐懼的表情。「別想,我不會回去,我現在就報警自首,我寧願被關進牢裡也不想再回去!」

 

   聽到依伯這樣說,我寬心了不少,我原本還擔心依伯不肯自首的話該怎麼辦。「但我得確認一下你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老實說你現在看起來有點……所以我得確定一下才能報警,你瞭吧?」

 

    我本來想說「你看起來有點精神崩潰」但最後還是含糊帶過了。我說道:「不然這樣吧,你把鑰匙給我,我自己去你家看看,你就留在這裡,不會有事的。」

 

    「我逃出來的時候沒鎖門,也沒帶鑰匙。」

 

    「好吧。」我跟依伯確認了他的公寓房號,並再三吩咐他不要亂跑後,我便馬上開車前往依伯的公寓。

 

    希望他說的是假的,他沒幹掉他的女朋友,他只是壓力過大而精神崩潰了,他只是需要個心理醫生……我在心裡這麼想著,並且希望等一下會看到他的女朋友出來應門。

 

    但事情就跟依伯說的一樣,他的房間沒有鎖,門只是半掩著,我推開門走進去,很驚訝房間內除了有些灰塵味外並沒有其他太過刺激的臭味。房間內擺著許多空紙箱,依伯原本似乎想收拾東西遠走高飛的樣子。

 

    冰箱的冷凍庫是開著的,就跟依伯說的一樣,她從冷凍庫裡爬了出來……

 

    我走向浴室,浴室的門緊關著,我深呼吸了一口氣,將門打開。

 

    果然,一股臭味撲鼻而來,我幾乎不用吸氣就可以感覺的到。我戴上準備好的口罩,怕怕地看了一下浴缸。

 

    我沒看到屍體,但卻看到更恐怖的景象,浴缸裡面像是一盆爛泥巴一樣,混濁的液體、還有疑似脫落的皮膚……

 

    要比喻的話,就好像放了好幾天爛掉的餛飩湯。

 

    沒辦法看到浴缸裡到底有什麼,我也無法確定裡面到底有沒有屍體,雖然說這臭味跟景象實在……但我還是得確認清楚。我回到客廳,找到一個大塑膠袋套在右手上,然後回到浴室,鼓起勇氣將手伸進浴缸。

 

    雖然手跟浴缸的液體之間隔著一層塑膠袋,並沒有直接碰觸,但我還是覺得怪噁心的。我將手往下一探,果然碰到了一個略有彈性的物體,裡面果然有人。

 

    我心中嘆了一口氣,依伯是真的殺了他女朋友。我正要將手抽出浴缸,卻感覺手一痛,浴缸內似乎有另一隻手冷不防地抓住了我的手腕,我驚叫一聲,用力想把手抽回去,但浴缸內的手卻死死握著我的手腕。

 

    我慌了,開始喃喃唸著:「別這樣,不是我害妳的,我會叫他去自首的,拜託妳放過我吧……」

 

    可能是我的喃喃自語說動了她,浴缸內的手慢慢鬆開了,我將手抽出來一看,塑膠袋竟然被抓破了幾個洞,我的手上已經沾上了一些混濁的液體。

 

    我心中作噁,馬上打開水龍頭將手沖洗乾淨,但手腕上還是留下一道淺淺的抓痕,看上去怪可怕的。

 

    我此刻也不願在這裡多待一秒,只想馬上走人,心想等等回去便叫依伯報警自首了,不然他女朋友不知道會不會就此纏上我……

 

    一回到我的住處,依伯原本正一個人看著沒有開的電視發呆,他一看我回來便冷冷地問:「如何?」

 

    「嗯……」我不想多說什麼,只是摸摸手上的抓痕,點了點頭。

 

    依伯注意到我這個動作,問道:「你的手怎麼了?」

 

    「這……」我正想說,突然感覺我的右手充滿一股怪力,拽著我的身體往依伯抓去。

 

    「你幹什……」依伯一句話未說完,我的右手已經不受控制的抓住他的脖子,用力掐著。

 

    我用左手想把右手扳開,但是一點用也沒有,依伯的雙手也在努力試著扳開我的右手,但我右手的怪力卻越來越大……

 

 

 

    直到依伯在我的右手中斷氣,我才知道,原來她抓傷我的手就是想要滲入控制我的右手,幫她報仇……

 

    看著依伯癱在沙發上的屍體,天啊,我該怎麼辦?

   

 

   

 





============================

 

看到裡面有很多讓人懷念的用詞,就知道這篇舊故事有歷史了吧  XDD

 

 

而且看完後似乎會有餛飩湯恐懼症...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葛子
  • 前後有些摸不著頭緒的感覺哈哈
    是說男主角也太倒楣了吧
  • 鬼故事裡的男主角總是倒楣的~

    於 2016/06/17 22:02 回覆

  • Ann
  • 想到著名的「少女浴缸」...
    如果不是故事主角,一定沒人會想把手伸進浴缸裡
  • 少女浴缸.....聽起來好謎的標題阿...

    於 2016/07/20 22:51 回覆

  • Ann
  • 攤大沒有看過?
    有興趣可以Google「少女浴缸」這個詞,
    說不定可以激發您更多創作靈感:)
  • 感覺是....很獵奇的東西XD

    於 2016/07/26 22: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