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作夢,我知道我在作夢。

 

    但我不能醒來,還不能,因為大腦不讓我醒來。我對著大腦下達「醒來」的指令,但他不理我,讓我留在這個夢境中。

 

    夢境裡,我在一間純白色的小房間裡,房間裡是空的,連門窗都沒有,只有一張名單,一張印在白色牆上的名單,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名。

 

    名單很長,看起來好像有一億人那麼多。

 

    我看著那張名單,發現了我的名字,在最後面倒數五個。

 

    名單上的名字有的是中文,有的是英文、日文……什麼語言都有。

 

    在名單上我也看到了另外兩個我認識的名字。

 

    張山程,他是住我對面的鄰居。

 

    邱世杰,我的同事。

 

    在一份多達一億人的名單上我還能找到這幾個名字,連我也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這份名單是什麼?為什麼我跟世杰還有山程會在上面?

 

    「這是該消失的名單。」我的背後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我轉頭一看,一個看起來滿臉福氣的中年阿伯站在我的後面,對著我微笑。

 

    我問:「消失的名單?什麼意思?」

 

    中年阿伯卻回丟了一個問題給我:「你覺得,世界上有多少人?」

 

    「……六十億?」這是傳統觀念上的數字,但我知道不只。

 

    果然,阿伯搖搖頭說:「不只六十億了,真正到底有多少人,我也無法掌控,可能是六十億的兩倍、三倍……」

 

    「有這麼多嗎?」

 

    「有的,怎麼會沒有?」阿伯一雙眼睛慢慢地盯著我,說:「有時候,大部分人的權利與自由,是要靠著少部分人的犧牲換來的,你懂嗎?」

 

    「呃……」我根本搞不清楚他想跟我表達什麼。

 

    「沒關係,明天你就懂了。」阿伯對我又笑了一下。

 

    然後,我就醒了。

 

    身邊的女朋友仍睡得正熟,屋外的喇叭聲提醒著我現在該是上班時間了。

 

    女朋友今天排休,我不想吵醒她,自己一個人吃完吐司加果醬後,我換完衣服便出門上班了。

 

    在踏出門口時,我看到對面房子也走出一個女人,身上穿著套裝,好像也是要去上班的。

 

    怪了,我記得住對面的山程不是單身漢嗎?還是他突然交了個女朋友沒跟我說?真不夠意思。

 

    那個女人將大門鎖上,開車離開了。我沒在路上看到山程的車,他應該已經先去上班了吧。

 

    我一邊走向捷運站,一邊打了通電話給山程,想問他是不是交了個新女友。

 

    但電話一接通,卻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接的。

 

    「嗯……山程嗎?」我一聽對方的聲音有點不對勁,便問道。

 

    「抱歉,你可能打錯了。」對方說。

 

    「啊,對不起。」我收起手機,看了一下剛剛播出的號碼,確實是山程的號碼沒錯啊,怎麼打過去卻不是?

 

    我收起手機,想等今天晚上下班後再去他家找他。

 

    當我抵達公司時,世杰也剛好到了,我們兩個一起搭上了電梯,並一起聊著天:「世杰,你知道住我對面的山程嗎?」

 

    「知道啊,怎麼了?」

 

    「我今天早上看到一個女人從他的房子裡出來,長的還不壞,他可能偷偷交了個女朋友沒跟我說,真奸詐。」

 

    世杰哈哈笑道:「這沒什麼,我剛交女朋友的時候,也沒跟你說不是嗎?」

 

    「喔,對,你好像隱瞞了兩個月才跟我們說喔。」

 

    「欸,說到山程……」世杰突然皺了一下眉頭,說道:「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怪夢……」

 

    接著世杰把他的夢境說了出來,我驚訝不已,因為他的夢跟我的是一樣的,世杰也夢到他身處於一間小房間中,並且有著一張名單。

 

    當我們踏出電梯時,世杰正說著他的結論:「我在名單上看到你跟山程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小小聲地說:「那麼,那個阿伯有出現嗎?」

 

    「阿伯?」

 

    「就是那個會問你覺得世界上有多少人這個問題的阿伯,他有出現嗎?」

 

    世杰瞪大眼睛:「你怎麼知道的?」

 

    我苦笑:「因為我也夢到了啊……」

 

    我又跟世杰詳加討論後,發現我們的夢境確實都是一樣的,就連那張名單上,我們名字的位置都一樣。世杰說他記得我的名字是在最後面,而他自己的名字在中間,山程的名字在名單最前面。

 

    而我記得的也是如此。

 

    「那張名單到底是什麼呢?」世杰搔著頭。

 

    「那個阿伯說是消失的名單……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說不定山程也夢到了跟我們一樣的夢了吧,只可惜我聯絡不上他。」

 

    「三個人的夢境一模一樣,會不會太巧合了?」

 

    「不,我覺得不是巧合。」我抿著嘴唇,思索著說:「我覺得這個夢一定有意義的……」

 

    有什麼意義呢?我不知道。

 

    但中午過後,我就知道了,那份消失名單的意義。

 

 

    午休時,我到了外面的麥當勞吃飯,而當我回到辦公室時,發現辦公室內少了一樣東西。

 

    坐在我右前方的世杰,他的辦公座位竟然不見了,該不會是午休時搬走了吧?

 

    坐我旁邊的同事也剛好回來,我便問他:「喂,世杰是不是被炒魷魚啦?怎麼他的位置不見了?」

 

    「世杰?」

 

    「嗯,對啊。」我指著右前方:「他的辦公桌不見了耶,該不會被Fire了吧,哈……」

 

    「你在說誰?」同事的這句話,開始讓我瞭解到,消失的意義。

 

    「世杰啊,就是那個帶著眼鏡有點傻傻的,原本坐你前面的世杰啊。」

 

    同事搖了搖頭回答:「從沒聽過這個人。」

 

    「靠,裝傻喔!」我揮手找來其他同事,問他們世杰的位置搬到哪去了,但他們的回答竟然都是一致的:「沒聽過這個人。」

 

    好像世杰從來沒有在他們的世界裡出現過一樣。「喂,你們把世杰忽略得太徹底了吧。」我還以為他們在開玩笑,於是動手打了通電話給世杰。

 

    但就跟早上打電話給山程的情形一樣,接電話的竟然是另一個人,而且這次接電話的是個脾氣火爆的大叔:「你打錯電話了啦,你詐騙集團是不是啦?」

 

    「……」我掛上電話,我不用確認我有沒有打錯電話號碼,因為我不可能打錯,長久以來,世杰的電話號碼已經被我列在快速撥號裡了,不可能會打錯電話……

 

    但是,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

 

    我決定改撥世杰女朋友的電話。電話撥出後,更驚悚的事情發生了。

 

    「邱世杰?我根本不認識這個人啊。」世杰的女朋友如此說道。

 

    「小姐,他是妳男朋友不是嗎……」

 

    「不好意思,我已經結婚了,你可能打錯電話了。」

 

    「……請問妳的名字叫作魏雲碧沒錯吧?」

 

    「是,沒有錯。」

 

    「好的,謝謝。」我掛上電話。

 

    這次我連姓名也確定了,剛剛我的確是打給世杰的女朋友,但她卻宣稱根本不認識世杰,而且還說自己已經結婚了……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啊?

 

    我去問主任,主任說他不認識世杰。

 

    我跟他拿了本科的員工名冊,在上面我也找不到世杰的名字。

 

    世杰消失了,好像他根本沒有存在過。

 

 

 

    那個消失名單中所指的「消失」跟失蹤是不一樣的事,你失蹤了,你的家人還會報警找你,並且張貼尋人啟事。

 

    但消失,你就是完全消失了,你在世上所留下的一切事物都會消失,而你的家人、朋友,對你的記憶也會完全消失。

 

    山程跟世杰消失了,而唯一記得他們兩個的,好像只剩我。

 

    只有一樣被列在消失名單裡的人,才記得那消失過的人。

 

    現在的我,坐在公司三十三樓的頂樓邊緣,默默思考著。

 

    我要先想想,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我想起了夢境中阿伯對我說過的話。

 

    「你覺得,世界上有多少人?」

 

    「不只六十億了,真正到底有多少人,我也無法掌控,可能是六十億的兩倍、三倍……」

 

    「有時候,大部分人的權利與自由,是要靠著少部分人的犧牲換來的,你懂嗎?」

 

    是的,現在我差不多懂了,當人口逼近上帝所規畫的臨界點時,有一些人必須消失,以挪出更多的空間。

 

    我在名單中的最後面,我想我應該也快消失了吧,只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可能是晚上吧,我想。

 

    我主動報了警,說我想跳樓,要警方馬上趕過來。

 

    當警方的心理諮詢人員到達頂樓時,我只有一個要求,我要我的家人、同事、每個朋友都到頂樓上來。

 

    我也另外通知了女朋友,要她過來。

 

    試想一下吧,假設,到了某一個時間點,所有人都會忘記你,在瞬間中你留在世上的東西都會消失。

 

    所有事情都會改變,你的愛人變成別人的愛人,你的房子變成別人的房子,你的電話號碼變成別人的……更慘的是,不會有人記得你,你根本沒存在過,連葬禮也沒有。

 

    你的親朋好友直接遺忘你,繼續過他們的生活。

 

    那麼,你該怎麼做?

 

    自殺?好提議。

 

    但我不會自殺,不會的。

 

    我只想在消失之前,與我的家人跟朋友再聚一會。

 

    當我的同事、家人,跟女朋友一起圍在頂樓上時,我泛淚看著他們。

 

    說不定,我跟世杰還有其他在消失名單裡的人並不是第一波,之前就已經有過「消失」的事件了,只是沒人知道。

 

    說不定,在之前我的身邊已經有許多親朋好友消失了,而上帝將我們對這些人的記憶從我們的腦袋裡抹殺了。

 

    說不定,等我在頂樓消失後,圍在頂樓的這群人會自顧自的散去,並自己問自己:「我來這裡幹嘛?」

 

    我的家人跟女友也不會記得我原本站在這裡,我看著他們,想跟他們說一句我愛你。

 

    他們不會記得我,我只會在他們的記憶中從此消失。

 

   

 

   

 



============================================

這篇也是舊作品了,當時的我到底在想什麼,才寫出這種故事呢.....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0W0
  • 雖然是舊作品,可是卻依舊富有其意義

    我猜攤大當時剛分手?或經歷類似的事情導致低潮。
  • 當年的我....我也忘了XD

    於 2015/12/17 22:52 回覆

  • 亞可
  • 是攤大啊啊
  • 一直都是我噢~

    於 2015/12/17 22:52 回覆

  • BK
  • 感覺好複雜啊啊QQ
  • 也許明天就會消失了呢?

    於 2016/04/28 00:18 回覆

  • xxdf70255
  • 結果主角站在頂樓站了3天,依舊沒有人知道他為何堅持站在那裏 - fin
  • 主角:理我一下啦...

    於 2016/06/13 01:02 回覆

  • 小蝶兒
  • 嗯~ˋ這故事,好有感覺,消失這字眼,讓人恐懼 傷感,畢竟不管是誰,至少失蹤還有人記得妳(你)但 是消失啊! 啊~ 啊~ 啊~無法接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