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我,感覺自己根本不是警察,反而像是清潔大隊的。

 

    再看身邊的其他伙伴,跟我一樣臉上戴著口罩,手上也都戴著手套,身後揹著一堆器材,一副清潔工模樣。

 

    唯一能證明我們是警察的東西,似乎只有停在路邊的數十台警車。

 

    一百多人的隊伍在路邊一字排開,好不壯觀,僅管每個人都是一副清潔工的滑稽模樣,臉上表情都被口罩遮著,但我知道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沉重,當知道今年換自己值行這項任務時,沒有半個人可以笑的出來。

 

    面對眼前沒有盡頭的樹海,每個人都心裡發寒,就算跟再兇狠的歹徒對峙時,也都沒有這樣的感覺。

 

    這片樹海到底蔓延至何處,樹海深處藏著什麼,裡面到底有幾具屍體等著我們……一想到這些,我開始羨慕起其他在十字路口指揮交通的同事。

 

    一百多人的特搜隊分成六人一組,每組都有自己的區域,工作範圍在出發前就已經分配完了,大家不想多講一句話,無聲的散開來,一百多個警察鑽入了樹海之中。

 

    事實上,要將這麼一大片樹海搜尋完,一百多人根本不夠用,至少要有六百人才能在一天之中把樹海整個搜遍。

 

    我們這支警察部隊進入樹海的目的美其名是搜救,但實際上只是負責收屍。

 

    對外我們說是尋找自殺的倖存者,但事實上我們只是進去把屍體搬出來,讓這片樹海裡的屍體不會多到滿出來。

 

    裡面根本沒有活人,這是我們這一組的組長,吉哥說的。

 

    吉哥連續八年都參予了這支警方特搜隊,經驗比誰都還豐富,而這一組六個人當中,除了吉哥之外,其他五個人都是第一次加入特搜隊的菜鳥,包括了我。

 

    我們這一組理所當然由吉哥帶頭進入樹海,其他五人提心吊膽的跟在吉哥後面。

 

    異常奇怪的自然環境,整片樹林中竟然只能聽到我們一行人的腳步聲,還有樹枝根樹葉搖擺摩擦的聲響,但一些原本應當存在的聲音卻沒有。

 

    「沒有任何動物的聲音呢。」隊伍中有人說出了這點,「不管是鳥,或是昆蟲,都沒有任何聲音。」

 

    「整片樹海除了我們,好像沒有其他活著的東西一樣。」另一人說,但他一說出口馬上就後悔了,所有人的身子隨之哆嗦。

 

    「閉嘴,」走在最前面的吉哥哼了一聲,「眼睛放亮點,不要走散,自殺者的屍體隨時都會出現在腳邊。」

 

    我想起在來的路上,吉哥提醒過我們的話。

 

    在樹海中,絕對不能一個人落單,樹海會過濾進入的人,通常除了自殺者之外樹海不會讓其他人進去,而警方的特搜隊是少數樹海允許進入的隊伍,但是只要落單,沒有人敢保證不會出事。

 

    樹海中有數以百計的自殺屍體,只要找到屍體,就要抱著嚴肅的心態把屍體裝袋運出來,一個小組只要找到一具屍體,就算完成了工作,不用再進入樹海。

 

    也就是說,只要快點找到屍體,就能快點從今天的工作中解脫。

 

    當我在車上聽著平常正經八百的吉哥說著這些如都市傳說般的事情時,我的腦筋差點轉不過來。

 

    吉哥還說,他已經連續兩年都沒有找到任何屍體了,但這不代表自殺者的數量減少了,自殺者們似乎都越來越深入樹海裡,找到屍體的難度越來越高。

 

    而警方的特搜隊也不太敢深入樹海的內部。

 

    「如果走的太進去,就連我也沒百分百的把握可以走出來。」吉哥說:「而且時間沒算好,可能會在裡面拖到天黑,沒有任何人會想在裡面待到天黑的。」

 

    吉哥說的這些事情,不斷在我腦中如跑馬燈般閃過去。

 

    「等一下。」走在最前面的吉哥突然把手舉起來,這是有所發現的信號,我跟後面四個人一起停下了腳步。

 

    吉哥抽動著鼻子,問我們:「你們有聞到嗎?」

 

    我嗅了嗅,一股獨特的臭味混在落葉跟樹木的味道間侵入我的鼻子:「屍臭?」

 

    「附近有屍體,大家注意一下上方,上吊的自殺者也不少。」吉哥重新邁出步伐,但他的腳步顯得謹慎小心許多。

 

    吉哥所言不假,往前走了五十多公尺後,在樹枝上果然有具男人的屍體隨風擺盪。

 

    死亡時間應該不過四五天,皮膚已經開始某種程度的腐爛,但還不至於會看見白骨的程度,事前的分工都已經預訂好了,我跟其他四個人也不是第一次看見屍體,我們直接開始拿出器材準備將屍體裝袋。

 

    一個人爬上樹,割斷繩子將屍體放下,三個人打開屍袋在下面小心翼翼的接住屍體放入屍袋中,而我則負責搜尋死者遺物的工作。

 

    自殺者通常會把自己最重要或是有關於自己的東西帶進樹海中,收回這些東西的目的是要確認死者的身份。

 

    但我在樹幹旁邊找過一遍後,只發現一個空的旅行箱。

 

    而吉哥負責檢查屍體本身,他從屍體口袋中找出了死者的皮夾,裡面的證件已經足夠證明死者的身份。

 

    「好了,把屍袋封起來,準備收工。」吉哥將皮夾放到密封袋中,而我一直注視著那個空的旅行箱,一股說不出的不尋常感卡在我的心裡。

 

    「喂,吉哥。」我問:「旅行箱要帶回去嗎?」

 

    「空的,沒必要的東西就不用帶回去。」他說。

 

    「既然是空的。」我再問:「死者為什麼要把這個箱子帶進來?」

 

    吉哥挑起了右邊眉毛,試探性地問我:「你是不是在猜……」

 

    「死者會不會用旅行箱裝了某種東西帶進來,但是現在卻不見了?」

 

    「那麼你覺得會是什麼?換洗衣物嗎?」

 

    「不太可能,但是一定有什麼東西不見了……」

 

    「聽好,死者帶什麼東西來不重要,我們只需要把他的屍體,跟可以證明他身份的東西帶走,其他東西很有可能是被那些專門撿自殺者財物的混蛋收走了。」雖然吉哥這麼說,但我還是覺得心底有一股不踏實的感覺。「我們最好快點離開了,你們四個準備把屍體抬起來。」

 

    吉哥剛下完命令,其中一個同伴突然大喊:「有人!」

 

    我們的眼神順著那個方向看過去,但是那裡只有無止盡的樹木,沒有任何人影。

 

    「喂,等一下!」高喊「有人」的那位同伴撒足往樹海中奔了過去。

 

    「等等!大為,你去哪裡?」我在他後面大喊。

 

    「去追那個女人!她可能是自殺者,我們來得及阻止她!」話一說完,大為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樹木之間。

 

    「可惡!」吉哥咬牙切齒地用力說道:「明明說不可以落單的,他就這樣跑過去了,根本是送死!你們三個顧好屍體,小俊你跟我來!」

 

    吉哥說的小俊正是指我,我跟吉哥兩人一前一後往大為消失的方向跑去,吉哥看著地上的腳印判斷方向,一邊提醒要我跟緊。

 

    但我們還是晚了一步,當我們前方傳出那聲槍響的時候,我整個人呆滯住了。

 

    有人在樹海裡放鞭炮嗎?當時的我腦中甚至跑出這麼一個天真的想法。

 

    當我們再往前跑後,大為已經成了一具屍體。

 

    配槍握在他的手上,槍口正冒著煙,腦漿跟鮮血像雨水一樣灑了滿地,他的整張臉看起來像一顆在地上被踩爛的番茄,慘不忍睹。

 

    我也曾經看過被車輪輾爆的頭顱或更慘烈的屍體,對於這種血腥程度我還能接受,但是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看上去是他自己把槍抵在下顎,然後開槍……

 

    「小俊,使用無線電,」吉哥在大為的屍體旁蹲了下來,輕輕地從他的手上把槍拿了起來。「叫離我們最近的一組過來支援,馬上把大為的屍體運出去,還有通知大隊長,說我們出事了,終止今天的行動。」

 

    「啊……是……」我手忙腳亂的拿出無線電,正要呼叫時,另一幕詭異的畫面又在我眼前上演。

 

    吉哥的前面突然多出了一個男人,我完全沒看到男人是從哪裡走出來的,他就像是從地上竄出來的一樣。

 

    男人穿著淺藍色的制服,頭上戴著大盤帽,看起來就像……火車站的站務員?

 

    更奇怪的是,吉哥似乎認識他,「是你啊……」

 

    「你們最好快點離開。」站務員的臉色死灰,甚至比面目模糊的大為還像死人,「這幾天樹海裡不平靜。」

 

   吉哥說:「發生了什麼事?警方的人怎麼會出事?你之前跟我說過,樹海允許警方的人進來啊……」

 

    「有人破壞規則,帶了非自殺的屍體進來。」站務員的眼珠子轉了轉,他的眼珠混濁無神,活像殭屍一樣,「是個女的,她現在還在樹海中。」

 

    女的?剛剛大為也說,他看到一個女人……

 

    站務員仰起頭,好像在感應什麼東西,沒一會他就皺起眉頭說:「你們快點走,剛剛那聲槍聲太吵了,吵醒了不少本來應該安眠的自殺者。」

 

    「我知道了。」吉哥轉過頭,對我大吼:「喂!我不是叫你用無線電叫其他人幫忙嗎?你在幹嘛?」

 

    「啊……啊……」我被吉哥吼的回過神,這一回神那個站務員打扮的男人已經消失了。

 

    我用無線電呼叫其他同伴,沒多久另一組人馬就出現來幫忙了,我也從無線電中聽到了大隊長下達所有人離開樹海的命令。

 

    當我踏出樹海,重新踏上柏油路面時,我這輩子都沒這麼慶幸過自己還活著。

 

    樹海裡有一種能量,能讓人感到無止盡的絕望,讓人感覺自己只有自殺才能解脫。

 

    但是樹海裡的似乎不只這些,那個站務員到底是什麼人?大為看到的女人又是什麼?

 

    這些問題如果問吉哥,他應該知道一些大概。

 

    但在回程的路上,吉哥的臉色跟水泥一樣鐵青。

 

    現在這個時間我不敢問他,我甚至決定以後不要再踏入樹海一步。

 

    但我怎麼也沒想到,下次我進去樹海時,是我完全無法想像到的狀況。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