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69312_1909626165778520_2075822365_o.jpg

 

        為了毛球的直播,我特別一大清早就跑去附近的早餐店把早餐買好,打算在家裡邊吃早餐邊配著直播來吃,吃完以後再去詭誌出版社。

 

        毛球的直播風格往往都是歡樂且充滿綜藝效果的,明明他直播玩的是恐怖遊戲,但看在觀眾眼裡卻像是惡搞遊戲,這也是他的頻道受歡迎的原因。

 

        我把買回來的漢堡跟大冰奶放到桌上,一邊開啟電腦準備收看毛球的直播錄影。

 

        但當我開啟毛球的頻道後,我卻找不到毛球昨晚的影片。

 

        毛球昨天晚上沒開直播嗎?

 

        我不斷搜尋,總算看到毛球在今天清晨有放上一段影片,但從封面來看,那並不是遊戲的直播錄影檔,看起來反而像一個視訊檔,而且時間只有短短一分鐘不到。

 

        毛球從未放過這種短的視訊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點下那段影片。

 

        視訊影片中的毛球坐在他的電腦桌前,身上的衣服跟我昨晚看到他時一樣。

 

        「各位……」毛球開口說話,聲音有點哽咽,我仔細看,才發現他的眼框紅腫,像是剛剛才哭過。

 

        「昨天晚上的直播,我先刪掉了,很抱歉……」毛球的聲音聽起來也完全變了個人,他的聲調沙啞枯燥,與前一天說著要直播新遊戲的興奮語氣截然不同,「昨天晚上的直播,也有很多人收看,請有收看的人就當作沒有看到吧……拜託你們……就當作我昨天晚上沒有玩過那款遊戲吧……

 

        說著說著,毛球的聲音開始嚴重走調,聽起來像是情緒即將崩潰,在他又將哭出來之際,毛球關掉了視訊,影片結束。

 

        放在電腦桌上的漢堡跟大冰奶,我還沒有伸手去動一下,現在的我已經把早餐完全拋到腦後了,現在我腦裡想的,只有一個問題:毛球到底怎麼啦?這款遊戲的威力真的那麼強大嗎?

 

        許多恐怖遊戲走的並不是血腥暴力這一塊,而是利用音樂跟環境的搭配來讓玩家產生心理壓力,KILLSWITCH顯然也是這種遊戲。

 

        但,就算KILLSWITCH帶給玩家的心理壓力真的很強,毛球也算是玩遍世界所有恐怖遊戲的高等玩家了,怎麼可能這樣輕易崩潰?

 

        我當下傳了好幾個訊息給毛球,希望能得到答案。但一直到我上班都快遲到了,毛球都沒有讀我的訊息,就算播打他的手機號碼也是一直未接,我只好匆匆忙忙拎著剛才沒吃的早餐出門。

 

        一直到我停好車,雙腳踏入詭誌出版社時,毛球仍沒有任何回應。

 

        來到出版社後,我做的第一件事並不是上二樓,而是直接前往老熊的辦公室,我要直接跟他告知這件事情,因為這件事實在太古怪了。

 

        「啊,風海。」已經在位置上的老熊正好在看電子郵件,「你昨天寄的文章我剛剛看過了,下一期我會直接刊登,遊戲公司應該可以接受這篇文章啦。」

 

        「老熊,我也是要來跟你談那款遊戲的。」我走到老熊旁邊,接過他的滑鼠,連上了毛球的頻道,「那款遊戲怪怪的,你自己看。」

 

        接著我在老熊眼前播放了毛球的那段視訊檔,老熊跟毛球也熟識,他知道依毛球的個性,是不會放上這種影片的,一定是出了什麼問題。

 

        老熊看完那段簡短的視訊影片後,眉頭緊緊皺起,問:「那你昨天回家後,有玩過遊戲了嗎?」

 

        「當然還沒啊,寄給你的業配文我是意思意思一下,隨便寫的好不好。」我實話實說。

 

        「你有聯絡上毛球嗎?」

 

        「已經傳很多訊息給他了,都沒讀取,他的電話也都不接。」我說,「我有很不好的預感。」

 

        「只要是事情跟你有關的,我的預感也不會好到哪裡去。」老熊話中有話,他用力閉起眼睛像是在思考主意,接著睜開眼睛說:「先靜觀其變吧,我也會聯絡他看看,毛球玩過這麼多恐怖遊戲,不會那麽輕易就被嚇垮的。」

 

        目前的確也只能這樣了。

 

        當我離開老熊的辦公室時,我看到酒鬼已經在座位上準備開始工作了。

 

        我的心裡突然出現一個疑問,酒鬼昨天回去後,有下載那款遊戲來玩嗎?

 

        但從酒鬼在發表會上那興趣缺缺的態度來看,肯定是沒有的。

 

        我點頭跟酒鬼打了招呼,沒多問就上了二樓。

 

        夜貓子已經在吃早餐了,而我打開一大早就買好的漢堡跟大冰奶也準備享用,儘管冰奶其實已經不冰了。

 

        「昨天的發表會怎麼樣了?」夜貓子問我。

 

        「昨天喔,是還蠻有創意的恐怖遊戲啦,老熊說會把我寫的業配感想刊登在下一期的詭誌裡面,到時就看得到囉。」我決定先不跟夜貓子說毛球的事情,說了也只會讓她擔心而已。

 

        就只希望,毛球真的平安無事……

 

 

 

 

        所幸,在我傍晚將下班時,毛球終於回覆了我的訊息。

 

        「天啊,我跟老熊找你找一整天了,你到底跑去哪了?」我將這幾句話傳了過去。

 

        「抱歉,我睡到剛剛才起床。」

 

        雖然只是文字訊息並看不到臉,但我彷彿可以想像此時的毛球應該跟視訊影片中的他一樣,狼狽不堪。

 

        我繼續傳:「你昨晚的直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風海,你有玩過KILLSWITCH了嗎?」

 

        「我還沒下載。」

 

        「那麽你今天先玩一次看看,玩過以後再打電話給我,你就知道我昨天經歷過什麼了……但是記住,絕對不要觸發開關。」

 

        毛球最後的六個字,不要觸發開關,突然視覺化在我眼前放大了幾十倍,因為毛球在這幾個字上加重了語氣,這六個字絕對非常重要。

 

        我再次跑去老熊的辦公室跟他說這件事情,他問我:「所以你打算等等回去挑戰KILLSWITCH這款遊戲嗎?」

 

        「是有這個打算,我想知道毛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等我回家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去垃圾桶把那張門票翻出來,因為封測帳號在門票上。

 

        「那好,」老熊站起身來靠上椅子,「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你要一起玩?」

 

        「嗯,我也很好奇那款遊戲裡面到底藏有什麼秘密,而且……如果真的有危險的話,有人陪在你旁邊也比較好一點吧。」

 

        老熊披上外套,完全準備好跟我一起回家了。

 

        看來不管今晚我會在KILLSWITCH中遇到什麼困難,都有一名強力的幫手可以幫我了。

 

 

 

 

        回到家後,我馬上把發表會的門票從垃圾桶裡翻了出來,然後用電腦輸入序號來下載KILLSWITCH

 

        雖然KILLSWITCH是一款手機遊戲,但是多虧各種模擬器的推出,讓手機遊戲在電腦上也能自由運行。

 

        成功下載完檔案後,我使用模擬器打開KILLSWITCH,那段我在發表會上曾經看過的,陰暗又讓人不舒服的遊戲開頭浮現了出來。

 

        「老熊。」我如臨大敵般,雙手戰戰兢兢地各自放在滑鼠跟鍵盤上,「我問你一個問題喔,你常玩遊戲嗎?」

 

        「自從創立詭誌以後,就忙到沒有玩過任何電子遊戲了,你呢?」

 

        「我以前很愛玩CS跟俠盜獵車手,現在偶爾會打一下傳說對決。」

 

        「那是什麼東西?」

 

        ……算了。」

 

        角色的設定畫面出現在螢幕上,在這個階段可以自由設定主角的姓名、性別跟外觀,我在姓名欄輸入了筆名「風海」,並創造出一個身材高瘦的男學生角色,準備進入遊戲。

 

        在遊戲的一開始,有一小段的教學過程,把教學跑完以後,玩家便可以自由在校園裡移動,完成各種任務了。

 

        只是這個校園的環境完全脫離現實世界,是一間仿佛存在於異世界的學校。

 

        在這間學校上方的天空不會有太陽,永遠是陰天,偶爾會下大雨,跟主角對話的每位同學都是臉色蒼白,五官像是刻印在臉上一樣,沒有任何感情。

 

        就連學校裡的老師,也都是一副行屍走肉的樣子,加上遊戲陰森的配樂,像極了沉默之丘或惡靈古堡。

 

        而玩家所操控的主角就是要在這麼一個可怕不正常的校園內逃離霸凌的魔手,一邊完成各種任務並活到畢業。

 

        霸凌者的NPC是這遊戲的主要特點,每當他們接近主角時,會發出特別恐怖的音效,猶如大白鯊那樣,讓玩家知道接下來將會發生非常非常可怕殘忍的事情,你除了逃命以外,什麼都不能做。

 

        當這段音樂突然出現的時候,我跟老熊都嚇了一跳,當我反應過來,知道那是霸凌者接近的警告音樂後,我馬上操作著主角逃走。

 

        但第一次的遭遇,主角很快就被霸凌者抓到了,那些霸凌者也頗具特色,他們每個人的臉孔都模糊不清,聲音也像是經過變聲器改造,更顯詭異。

 

        第一次的霸凌,霸凌者們請主角坐在課椅上,然後再突然的把椅子抽掉,如此反覆進行,霸凌者們非常享受主角不斷跌坐在地、揉著腰部的疼痛模樣。

 

        若是我選擇了「不坐下」的選項,那些霸凌者便會拿出刀子割掉主角手上的一塊肉,之後每次遇到霸凌時若是選擇反抗的選項,都會被割掉一塊肉,對主角的生命值會造成很大的損傷,同時也會大幅增加觸發殺戮開關的能源。

 

        毛球曾警告過我,不要觸發開關,所以對於那些霸凌,我都讓主角乖乖承受,同時也要注意不能讓主角受到太多次的霸凌,不然開關一樣會觸發。

 

        說到這些霸凌者,他們在校園內就是老大,甚至凌駕於老師之上,沒有人制得了他們,遊戲中還有霸凌者將老師吊死在升旗台上的劇情。

 

        想要逃離霸凌者的魔掌,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接連幾次只要一聽到霸凌者的音樂出現,儘管我已經使出渾身解數逃跑,但每次都會被霸凌者逮到,然後惡整。

 

        在第二、第三次霸凌時,那些霸凌者的臉孔慢慢變清晰了,連聲音也變清楚了,看來這是遊戲的另一個設定,為了保持玩家對魔王的恐懼,一開始不會讓玩家看清楚魔王的真面目,而是隨著劇情慢慢將魔王的臉孔展示在玩家面前,這是許多恐怖遊戲常用的手法。

 

        而每次看到這些霸凌者對主角進行的殘暴手段,我就開始全身發哆嗦,雙手也劇烈顫抖,在鍵盤上發出咯噠咯噠的聲音。

 

        老熊見狀,問我:「風海,你還好嗎?要不要換手?」

 

        「沒事,我可以繼續玩。」我答道,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勁……這款遊戲,仿佛在喚醒我腦裡沈睡的某種東西一樣。

 

        頭好痛……到底是什麼?

 

        這頭痛欲裂,像是有什麼東西將蹦出來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終於,在主角被第四次霸凌時,那些霸凌者的臉孔跟聲音全部清晰了,他們邪惡的五官跟狂妄的聲音終於赤裸裸的展示在玩家面前。

 

        第四次的霸凌,霸凌者將主角綁在椅子上,然後用橡皮筋當弓,往主角身上射免洗筷,那些免洗筷的頭當然是被削尖過的……

 

        同時,那些免洗筷像是穿越了螢幕,直接刺向了我的腦袋,一股劇痛突然爆炸。

 

        我終於忍受不了,直接按下電腦的電源開關,強制關閉了遊戲。

 

        「啊!」我雙手撐在桌上,用力地按摩太陽穴。

 

        「風海!」老熊從後面伸手支撐著我的背,以防我突然昏倒。

 

        「等一下…………

 

        那股劇痛在我的腦中不斷蔓延,也正在勾起我腦裡最底層的污穢。

 

        當那污穗被勾起來的那一刻,我知道了。

 

        我知道這遊戲到底哪裡不對勁了。

 

        頭痛也在我理解過來的那一刻瞬間消失。

 

        我放下按摩太陽穴的雙手,代表已經沒事了。

 

        老熊問:「你沒事了?」

 

        「好了,沒事了……」我說,「老熊,可以幫我打給毛球嗎?」

 

        「打給他?」

 

        「嗯,我知道他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在老熊將手機調成擴音的狀態下,毛球接起了電話。

 

        「毛球,我是風海。」我先出聲問候。

 

        「嗯。」毛球的聲音還是跟視訊影片中一樣沒有精神。

 

        「我玩了KILLSWITCH了,不過玩到一半我就關了。」

 

        「哈哈,」毛球乾笑兩聲,「本來我玩到一半也要關的,但是我在直播,觀眾都希望我繼續玩,而且都希望我玩到BadEnd,他們說想看主角殺爆所有人,但他們沒有想到……

 

        我幫毛球接下去說:「他們沒有想到,那是你的真實經歷,對吧?」

 

        「嗯…………」毛球的聲音又消沉了下去。

 

        旁邊的老熊則是一陣訝異,但以他的頭腦,應該也馬上聽懂我所說的意思了。

 

        真實的經歷,這正是這款遊戲不對勁的地方。

 

        它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把玩家被霸凌的經歷投射到遊戲當中,不管是霸凌的手段、霸凌者的臉孔及聲音,都百分百的複製到遊戲中了。

 

        像剛剛在遊戲中主角所遭遇到的事情,反覆在椅子上跌倒、被免洗筷射擊,都是藏在我記憶中最不堪入目的污穢。當霸凌者的臉孔完全清晰在螢幕上展現時,這些髒穢也殘忍的被挖掘出來。

 

        「風海,我從小就是不斷被霸凌的對象,從國小、國中、高中……一直都是。」毛球此時把我當成心靈導師,開始說起這段過去,「我是一直到了大學以後,開始玩遊戲跟使用直播開啟頻道以後,才發現自己生存的意義,我在那些遠在網路另一端的觀眾前可以盡力搞笑,這是我的天賦,但是這款遊戲卻強迫我在觀眾前回想起被霸凌的過去……

 

        所以毛球是因為以前被霸凌的經歷在遊戲中被重演而消沉嗎?

 

        我開口鼓勵他:「毛球,那些過去都過去了,你現在是一名成功的直播主,為什麼不把重點放在這裡呢?」

 

        毛球又乾笑了幾聲,接著他說出讓他崩潰的重點所在:「風海,這些我都知道,重點是……那個殺戮開關,我觸發了開關,我在直播觀眾的期待下殺死了霸凌者,以及校園內的所有NPC。」

 

        「那是遊戲的設定,給予霸凌者復仇,這不是很好嗎?」

 

        「不,風海,不是這樣的。」毛球接著說出讓我跟老熊都大吃一驚的事情:「當我在殺校園裡的其他師生跟NPC時,那都還好,可是當我開始殺霸凌者時,當我對著那些以前贈恨的臉孔開槍跟用刀子把他們砍成好幾塊時,我都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好像真的殺了他們。」

 

        「真的殺了他們?」

 

        「對,我好像在現實世界中真的殺死了他們,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就是有這種感覺。」毛球說:「所以我才要你絕對不能觸發開關,因為我也怕你跟我一樣,不小心殺了真正的人……

 

        「毛球,」老熊這時總算說話了:「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發生的。」

 

        「但真的發生了,」毛球發出一陣尷尬的苦笑聲,「現在我煩惱,自己已經變成殺人犯了,那些霸凌我的同學,一定在其他地方因為各種原因而死了,就像死亡筆記本那樣,哈哈……

 

        「毛球,你殺的只是遊戲裡的角色。」

 

        「但我在遊戲中殺死他們的感覺跟手感可不是這樣子,我真的殺死了他們。風海,我說真的。」

 

        我跟老熊都一陣沈默,不曉得該如何繼續跟毛球對答。

 

        毛球倒是自己幫這次的談話下了句點:「風海,這款遊戲很恐怖,你在玩的時候應該也感覺得出來,霸凌者不管怎麼做都可以抓到你,遊戲的設定根本沒有HappyEnd,只有BadEnd,主角到最後一定會觸發殺戮開關,這款遊戲就是設計來給像我這種人玩的,KILLSWITCH讓我想起以前被霸凌的痛苦,又給了我方法來殺死他們……這遊戲給了被霸凌者復仇的管道,而這管道就是透過遊戲來殺死現實世界中的霸凌者。」

 

        我跟老熊聽著毛球的總結,不知為何一股難以想像的恐懼感從腳底直襲上來。

 

        但我很快明白這恐懼感的源頭就是來自於KILLSWITCH這款遊戲。

 

        給予被霸凌者復仇的管道,讓他們對以前那些霸凌的惡人們報仇,聽起來是多麼爽快!

 

        但只要搞清楚隱藏在遊戲背後的惡意後,我們才發現這是一件多恐怖的事情。

 

        因為霸凌者無處不在,學校、部隊、公司、家庭……不管什麼場合、什麼形式的霸凌,都是霸凌,誰也不能倖免。

 

        或許有人自認清白,但當這些人袖手旁觀自以為沒自己的事情時,在被霸凌者的眼中,誰知道你是不是也被歸類成霸凌他的其中一員呢?

 

        如果毛球所說的是真的,那絕對不能讓這款遊戲上架……

 

        因為這款遊戲所帶來的腥風血雨,將沒有人可以倖免。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终极蒙面FAM
  • 哇。。哇。。

    这次的题材真的太恐怖了!

    虚幻?现实?

    就算玩家可用游戏的管道,为自己出口气,但勾起那不如意的往事却是一件痛苦的事。更不用说,若在游戏里被杀的霸凌者真的在现实生活中死去。。这到底会是一个非常痛快的报复还是可怕的结局。

    玩家可否会迷失自己?若玩家事先已经知道会是这样,那可否算是谋杀?

    我好期待之后的剧情。摊大,加油~!
  • 接下來的劇情大致構思完畢,煩惱的是該怎麼呈現 XDD

    於 2017/11/29 07:42 回覆

  • 终极蒙面FAM
  • 不急不急,好的作品是值得等待的!😊😊
  • 太久沒寫連載了,感覺要抓一下XD

    於 2017/12/02 04:13 回覆

  • 小粉絲
  • 好好看!攤大加油!

    不要像之前Ruin一樣斷尾
    拜託一定要寫完啊啊啊(跪求
  • 一定會的喔,這篇故事預計五至六篇完結

    於 2017/12/02 04:13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