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71502_1915753885165748_1647200147_o.jpg

 

        「所以說,酒鬼,你玩過那款遊戲了嗎?」

 

        明明知道這是個蠢問題,但我還是問了。

 

        問蠢問題的結果,就是得到了酒鬼毫不客氣的答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我對那遊戲沒興趣。」

 

        老熊則在旁邊說:「也是啦,我好像從來沒看過酒鬼玩遊戲,看來他跟夜貓子一樣,都是討厭這種虛擬電子娛樂的人。」

 

        此刻,我、酒鬼跟老熊三個人正坐在出版社的會議室內,等待著JEFF的到來,這也是昨晚我跟老熊討論過後的最佳方案。

 

        不管KILLSWITCH是如何將玩家的真實經歷提取到遊戲中,也不管KILLSWITCH為何要這麽設定,目前唯一能解答這些疑問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遊戲的製作人JEFF

 

        酒鬼曾在發表會時跟我說過,他很討厭JEFF,酒鬼看人的眼光很準,JEFF這個人果然有鬼。

 

        而今天,老熊是用專訪的名義邀請JEFF來出版社的。

 

        「遊戲的設定很有特色,是之前從未見過的遊戲型態,我希望除了心得文以外,還能在下期的雜誌加上您的專訪。」老熊這麽向JEFF請求,邀請他來出版社專訪,JEFF也爽快地答應了。

 

        經過考慮後,老熊決定讓酒鬼陪同這次的專訪,因為酒鬼也有參加發表會,對遊戲內容有一定的瞭解,應該可以幫上不少忙。當然,老熊已經把毛球的事情全部告訴酒鬼了,酒鬼也認為KILLSWITCH的確是一款不該出現的遊戲。

 

        「老熊,」會議室的門打開,陳希探頭進來,「你等的人到囉。」

 

        「直接帶他進來吧,別忘了茶水。」老熊挺起身子,我也打起精神正襟危坐,酒鬼倒是像什麼都不在意一樣。

 

        陳希很快領著JEFF來到了會議室,JEFF身上穿的雖然不是發表會當晚所穿的西裝,但一樣閃閃發亮,看的出來並不便宜,整齊且光亮的油頭更讓人懷疑他是不是用了一整罐髮油才能把頭髮梳成那樣。

 

        JEFF一進入會議室就相當開心地跟老熊握手打招呼,隨後也向我跟酒鬼致意:「這兩位是詭誌的作家吧?前晚的遊戲發表會我有看到你們,很開心這次可以由你們來負責撰寫介紹我們公司遊戲的文章。」

 

        不知道他是真的有在會場看到我們?或只是客套話呢?而事實上撰寫業配文章的只有我,酒鬼是被我拉去的,這點我當然不好意思說。

 

        訪談接著開始,由老熊負責主導與JEFF對話,我負責錄音及做紀錄,酒鬼則在旁邊發呆。

 

        這次的專訪其實只是個幌子,我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從JEFF的口中問出,KILLSWITCH的真面目到底是什麼?因為一個普通遊戲不可能有這麽神通廣大的能力,可以讀取玩家的記憶,甚至真的殺人,KILLSWITCH背後一定有種神秘力量在操作。

 

        而從JEFF的對答之中,也可以感覺出他並不是普通人,順暢的語句、磁性的嗓音加上獨具魅力的各種氣質流露,他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名優秀的商人,而不是遊戲工作者。

 

        老熊一開始先丟了好幾個問題,像是遊戲為何以霸凌為主題?遊戲的發想等等,JEFF則回答這是為了關注校園霸凌問題,以及提醒民眾最後以暴力解決問題絕對是有害無益等等,大部份都是我在發表會上就聽他講過的東西。

 

        而這些問題都是煙霧彈,老熊真正的問題藏在後面。

 

        KILLSWITCH可以讀取玩家的記憶,直接投射到遊戲當中,這很酷,是如何做到的?」老熊問。

 

        「啊。」JEFF轉頭看了我跟酒鬼一眼,我突然全身不太舒服。

 

        JEFF說:「看來兩位作家已經玩過遊戲,體會到遊戲的精華之處了。」

 

        老熊又問:「精華之處?」

 

        「沒錯,這遊戲厲害的地方就在於可以將玩家真實被霸凌的經歷放到遊戲裡,讓玩家有更深的體會,並增加逃亡時的恐懼感,這技術說起來很玄,但我們確實成功做到了,要說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就是商業機密了,恕我無法透露。」

 

        酒鬼這時在旁邊發出「哼哼」一笑,充滿了諷刺,JEFF瞄了他一眼,但眼神中沒有不悅。

 

        老熊這時再繼續丟出問題:「既然是商業機密,那我先不繼續問了……不過我很好奇,如果是從來沒有被霸凌過的人來玩這款遊戲,那會發生什麼事呢?」

 

        「從來沒有被霸凌過?」

 

        「是,也就是說,如果是霸凌者來玩這款遊戲的話……

 

        「真的會有這種人嗎?」JEFF將身子往前傾,用滿是懷疑的口吻回問:「沒有被霸凌過的人?這種人真的存在嗎?」

 

        「呃……」老熊一時語塞。

 

        JEFF用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說道:「這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霸凌造就被霸凌者,然後這批被霸凌者有一部分會轉化成霸凌者,接著就變成一種循環,那些手段殘忍的霸凌者,都是經歷過霸凌才會變這樣的。」

 

        接著,JEFF雙手撐在桌上,十指交錯,以財經專家般的姿勢說道:「就算不是肢體上的霸凌,對那些霸凌者而言,家長、師長間的冷落嫌惡,同學的異樣眼光,社會對他們的責罵,難道不是一種霸凌嗎?學校都如此了,更不用說整個社會了,出社會的人會變現實,這點你我都知道,而現實的社會觀代表的就是更深一層的心理霸凌,所以這世界不存在沒有被霸凌過的人,任何人只要進入了這款遊戲,都只能扮演被霸凌的角色,並重新思考霸凌的意義。」

 

        「恕我直言,」我終於加入了話題,而且我接下來要說的,就是要直接翻出今天的底牌:「重新思考霸凌的意義……這套遊戲想傳達的,是要玩家理解暴力反抗不能解決一切,所以遊戲系統才會鼓勵玩家以逃亡並存活到畢業來破關,而不是觸發殺戮開關,對吧?」

 

        「是的。」JEFF大力地點了頭。

 

        我繼續說:「但我玩了幾次KILLSWITCH,我發現不管玩家怎麼努力逃跑,都會被霸凌者捉到,仿佛系統就是這麽設定的,殺戮是必定的結果,逃亡是沒有希望的,根本沒有HappyEnd,可以逃到畢業只是給玩家的謊言」

 

        JEFF的眼神變了,他微微皺起眉頭,感覺像在說:「難道這傢伙已經知道了嗎?」

 

        我的下一句話,終於亮出了底牌:「系統把玩家逼得無路可逃來觸發殺戮開關,然後藉由遊戲殺掉所有人,在現實世界中的霸凌者也會跟著死亡,說好聽點是罪有應得,但事實上是謀殺,你覺得這真的是正確的?」

 

        現實中的霸凌者會跟遊戲裡的角色同步死亡,這點雖然只是毛球的說法,還沒有證實過,但是JEFF的反應會是很好的參考答案。

 

        JEFF的手仍然撐在桌上,看起來沒有太大反應,但他的眼皮卻在這瞬間輕微跳動了一下。

 

        對於他這樣的人來說,一個跳動就足夠代表他的不安了。

 

        「謀殺……你是指,現實中的霸凌者會真的死掉?我想遊戲中並沒有這樣的設定,我們的技術只能讀取玩家的真實經歷,而無法真的殺人。」JEFF在講這段話的時候,語氣仍十分柔順,不像在說謊。

 

        「如果你所說的是真的,那當然最好。」我說:「不然等這遊戲上架後,我們在座的四個人,應該都會死。」

 

        JEFF歪了一下頭:「我不太瞭解你的意思。」

 

        「你剛剛也提過,在社會上有更多的、更深的心理霸凌,這代表我們也是霸凌者之一,或許我們無意間的眼神或是言語,就讓對方把我們認為是『霸凌者』,這點絕對是可能發生的,你同意嗎?」

 

        JEFF沒有回話,而是一直盯著我。

 

        「既然我們都有可能成為霸凌者,那代表我們都有可能以霸凌者的角色出現在KILLSWITCH中,如果那位玩家觸發了殺戮開關,然後殺死了我們……

 

        我本想加重語氣繼續說下去,但被JEFF給打斷了。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JEFF伸出手,示意我不用再說下去了。

 

        但我執意要把我的話說完:「JEFF,如果這遊戲真的可以殺人,那代表你也有可能會死,大家都可能會死。」

 

        JEFF的手仍停在空中,這個動作阻擋不了我的言語。

 

        JEFF,我們需要你告訴我,KILLSWITCH究竟是什麼?他到底會不會真的殺死現實裡的人?如果真的會殺人,那這款遊戲就絕對不能上架,你也知道嚴重性對吧?請你回答我。」

 

        我以言語作箭,不斷攻擊JEFF,而攻勢有了成效。

 

        「我不知道……JEFF總算鬆口,「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一點…」

 

      「不知道?」老熊狐疑了:「你不是製作KILLSWITCH的人嗎?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吧。」

 

        「不,你錯了。」

 

        JEFF露出苦笑。

 

        「遊戲並不是我製作的,我只是掛了頭銜而已,我的團隊只負責了KILLSWITCH10%,主要是音樂、美工,還有行銷包裝的部分,製作出主程式的另有其人。」

 

        這一番話徹底超乎我們的預料。

 

        而跟我們坦承這件事的JEFF,他的西裝跟油頭突然不再那麼閃亮了,在這瞬間他彷彿從頂尖商人變成了普通人。

 

        JEFF,」老熊相當慎重地問,「KILLSWITCH,這款遊戲的真面目到底是什麼?」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自己也很想知道……JFEE的語氣也很無奈,「KILLSWITCH的主程式並不是由我們公司內部製作的,而是我們公司收到的。」

 

        「收到?」

 

        「沒錯,主程式是一名匿名人士寄給公司的。」

 

        「匿名人士?」一聽到匿名,讓這整件事情的秘密又多了一個,老熊問:「你們公司有找出這個人到底是誰嗎?」

 

        「沒有,完全沒有線索,這位匿名人士只在信件中提到,因為某些原因他不想出面,但他想讓全世界都可以看到他的遊戲,所以願意無條件把遊戲主程式讓給公司,公司高層便找了我的團隊來評估這遊戲的價值,當然,我的團隊對遊戲內容驚為天人,便跟公司回報這會是一款不得了的遊戲,於是高層就指示我把遊戲完成,並負責包裝行銷。」

 

        我問:「既然如此,你一定也有玩過遊戲內容了,你應該知道我剛剛說的都在指什麼吧?」

 

        JEFF點點頭:「沒錯,我非常清楚你在說什麼,我個人試玩過KILLSWITCH好幾次,當每次觸發殺戮開關,用手中的武器殺死霸凌者時,每次的手感都無比真實,感覺我的雙手真的伸入螢幕殺了他們。」

 

        「那些霸凌者在現實中真的死了嗎?你們有調查過嗎?」

 

        「他們真的死了。」JEFF的回答,也幫毛球所說的話做了見證:「我在試玩遊戲過後因為很擔心,就去找那些霸凌者的聯絡資料,他們有的是我同學,也有的是我當兵時的學長,我一聯絡後,發現他們在當天我試玩後就出事了,有幾個死於意外,還有幾個死因不明。」

 

        「所以這遊戲是真的會殺人的,根本是另類的死亡筆記本……」我們之前的猜測獲得證實,這真的是天大的壞消息,這也代表毛球真的殺死了霸凌他的人。「既然這遊戲有如此恐怖的陰謀,為何你們還要上架?」

 

        「我有跟公司高層反應過了,但他們不信我說的,他們眼中只有遊戲上市後的龐大利潤跟話題性的商機,畢竟之前『返校』才在這個市場打下一片藍海,而公司也想搭順風車在市場撈一票。」JEFF的語氣相當憤憤不平,「我沒辦法,只好演到底,就算這遊戲有危險性,我還是只能配合公司演出,假裝遊戲沒問題。」

 

        所以說,發表會當天在台上看起來無懈可擊的JEFF,事實上只是傀儡。就連他剛剛一開始講得頭頭是道的那些東西,也都只是擬好的台詞,他真正的想法,其實跟我們一樣,是想抵制這款遊戲的。

 

        在旁邊一直默默聽著的酒鬼這時問了一句:「那名製作主程式的匿名者,你們真的沒有任何線索?」

 

        「公司有派人找過,但一點結果也沒有。」JEFF說:「就連在遊戲的主程式裡,製作者也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酒鬼又問道:「我再問一個問題,主程式內的角色設定,你們可以變動嗎?」

 

        「沒有辦法,主程式對於角色的部分都有加密,無法變更,我們只能針對音樂或環境作更改。」

 

        「說的也是,因為一但更改了角色設定,把他刪掉的話,殺戮開關可能就無法觸發了……」酒鬼像是在自言自語般說著,在座的人全都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而我跟老熊都可以感覺得到,酒鬼不太對勁,酒鬼平常沒這麼多話,也不會問這麼多問題,除非……他問這些問題有其目的。

 

        最瞭解酒鬼的老熊試探地問:「酒鬼,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了?」

 

        「是啊,我目前知道了一件事。」酒鬼盯著JEFF,針對性地說:「這位遊戲製作人,顯然對自家公司所推出的這款遊戲還不夠瞭解。」

 

        「不夠瞭解?」JEFF不甘示弱,回道:「希望酒鬼先生可以告訴我,我哪裡不夠瞭解?」

 

        「如果你真的瞭解的話,在玩的時候你就應該已經發現問題所在了,在遊戲的過程中,這位匿名製作者就大喇喇地站在那邊看著你,你卻沒發現。」

 

        酒鬼既然會說出這種話,就代表他也玩過KILLSWITCH了?

 

        我驚訝問道:「酒鬼你也玩了?」

 

        「我不只玩了,還破關了,是BadEnd。」

 

        「我以為你不會玩。」

 

        「我只說我沒興趣,並沒有說我不會玩。」

 

        沒想到酒鬼也會玩這種文字遊戲。

 

        可以肯定的是,酒鬼掌握了我們所不知道的情報,此時的JEFF怎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好吧,酒鬼先生,也許我真的對遊戲內容有一些地方沒有去注意到,這是我的失職……如果你知道什麼,請一定要跟我說。」

 

        「我目前還不能多說什麼,倒是你必須先澄清你的立場。」酒鬼這時的語氣柔和許多,或許在他眼裡,JEFF已經不再那麼討厭了,「這款遊戲不應該存在,它是某人基於自身的怨念跟憎恨所創造出的遊戲,你腦袋如果正常的話,就應該努力跟公司爭取,不讓這遊戲上架。」

 

        「我試過了,但這已經超出我的權責,而且公司為了KILLSWITCH的發表也付出了很多,不能收手了,木已成舟,我無能為力。」

 

        「那麼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酒鬼雙手一攤,表示就這樣了。

 

        看來酒鬼有自己的打算,而我跟老熊都打算相信酒鬼,所以我們都先暫不作聲。

 

        JEFF無奈地看向老熊:「如果酒鬼先生真的不願說的話,那麼我猜……這次的訪談過程算是很不順利囉?」

 

        「很不幸,我想是的。」老熊說。

 

        「那麼,我想這次的專訪就到此結束吧。」

 

        老熊呼叫陳希進來送JEFF離開,JEFF離開時,對我們說:「我知道你們想用自己的方式調查,而公司那邊,我也會再爭取看看,希望他們不要把KILLSWITCH上架,雖然我覺得公司一定不會理我。」

 

        JEFF走後,會議室內只剩下我們三個,這時我跟老熊總算可以公開地來問酒鬼了,他到底在KILLSWITCH裡發現什麼祕密?

 

        「我想等晚上再講,」酒鬼站起來伸了伸懶腰,「之所以不跟JEFF說,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最好用我們自己的方法查比較好。」

 

        「那麼,晚上我們三個去老地方吃飯,到時你再說吧?」老熊提議,老地方指的當然就是那間拉麵店。

 

        酒鬼點點頭,代表贊成了。

 

        其實我心裡還有一個問題很想問酒鬼,但我沒那個膽子問。

 

        那就是……在酒鬼玩的KILLSWITCH中,出現的霸凌者是誰?

 

        而我相信老熊也跟我一樣好奇,就算他可能是全國最瞭解酒鬼的人,但一塊老熊應該也是毫不知情。

 

        畢竟每個人被霸凌的經歷,應該都是會被帶入棺土、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的骯髒記憶。

 

        酒鬼可能是感受到從我跟老熊的眼神裡不斷散發出來的疑惑,在他要離開會議室前,酒鬼轉身跟我們說:「我知道你們想要問什麼。」

 

        突然被酒鬼戳破,我跟老熊只好先裝傻:「咦?什麼?」

 

        但酒鬼下一句話完全超乎我們的意料,他毫不隱瞞地說出答案。

 

        「是我的父母。」

 

        我跟老熊啞口無言,雖然我們都猜到一定會是讓人震撼的答案,但沒想到是這個。

 

        「你們表情別太沉重,反正他們很久之前就死了,而且都是人渣。」酒鬼輕鬆的一笑,好像這根本沒什麼,「再說……我不介意再殺他們一次,所以你們別想太多。」

 

        酒鬼說完後,關上會議室的門,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剩下我跟老熊兩人在會議室內,腦袋都處於爆炸狀態。

 

        因為我們剛剛都聽到了。

 

        酒鬼用了「再」這個字。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终极蒙面FAM
  • 游戏越来越紧张了!

    真的可以在虚拟世界中杀死现实生活中的霸凌者!

    依照游戏风海所说的,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他人眼中的霸凌者。那这世界的人不都会死光吗?
  • 留言多了一個,先幫你刪掉囉XD

    是啊,世界上到處都有惡意,遊戲也可能成為武器

    於 2017/12/06 08:51 回覆

  • 全部
  • 這系列還是延續著攤大的風格呢!!!! XDD

    而且覺得攤大的故事結構更嚴謹了
  • 其實還好耶.....只是很擔心結尾會收不好 XD

    於 2017/12/10 08:4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