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25672_1941998842541252_141649229_o.jpg

 

        打開電腦,KILLSWITCH那令人不舒服的開頭畫面再度在我眼前展示。

 

        只是這次的操作者不是我,而是莊老師。

 

        在剛剛與莊老師的談話中,莊老師將事情的詳細經過解釋給我們聽,而我們也將KILLSWITCH的真相據實以報,陳韻他還沒有死,他還活在KILLSWITCH這款遊戲裡面。

 

        談話結束後,莊老師請我們用他的電腦下載模擬器來執行KILLSWITCH,而JEFF也利用了他的權限,從尚未開放的KILLSWITCH官網上下載了遊戲。

 

        「我想親自跟這孩子談一談。」莊老師這麼說。

 

        而我、酒鬼、老熊跟JEFF則一起站在莊老師的身後,等著看陳韻見到莊老師後,會發生什麼事。

 

        跳過新手教程後,我告訴莊老師陳韻的位置在哪,莊老師馬上靈活地操縱著主角往那間教室移動,不愧是專門教導遊戲設計的老師,對於遊戲的操作方式馬上就可以上手了。

 

        來到那間教室後,陳韻的角色果然在他應站的位置上,一樣靠在窗戶旁邊。

 

        莊老師讓主角接近陳韻的身邊,並按下了互動鍵。

 

        「你們來找我有事嗎?」對話的欄框出現,一樣出現了那句對白。

 

        「我該用什麼方法回覆他?」莊老師問。

 

        我說:「直接用說的就好了,他聽得到。」

 

        「真的?」莊老師聽到我所說的,便清了一下喉嚨,說道:「陳韻,是我,莊老師。」

 

        我們都集中精神看著對話欄中的字,看陳韻會怎麼回覆。

 

        但欄裡還是那幾個字:「你們來找我有事嗎?」

 

        「陳韻,我想跟你談談,好嗎?」莊老師說:「我知道你聽得到我說話,我身後的這些人都把事情告訴我了,我知道你還活在這款遊戲裡。」

 

        對話欄裡的字仍沒有變化。

 

        莊老師決定動之以情:「當初你決定離開的時候,我跟同學們,還有你的父母都很難過,如果你真的還在的話,可以給我一點回覆嗎?」

 

        陳韻這時回覆了,但他並不是透過對話欄來回覆,而是透過電腦的喇叭。

 

        他巨大的怒吼直接從喇叭中衝了出來:「別再跟我提到他們!」

 

        他的聲音之大,連喇叭都差點破音,我們也被這突然的怒吼給嚇到了。

 

        再看螢幕內的陳韻,角色的虛擬外貌已經被他真實的臉孔取而代之,正惡狠狠地瞪著莊老師看。

 

        不過莊老師看起來並不害怕,而是持續以溫和的語氣說道:「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你還好嗎?」

 

        「他們……現在在哪裡?」陳韻怨恨的聲音從音響裡傳出,雖然情緒還是相當氣憤,但是音量已經稍微平穩了。

 

        「在你離開之後,他們就搬走了,老師現在也不知道他們搬去哪裡。」莊老師說:「所以你是帶著對他們的怨恨才做出這款遊戲的嗎?甚至把自己的靈魂也賣給這款遊戲了?陳韻,他們畢竟是你的父母……

 

        「老師,不要再說了!」陳韻的聲音又差一點衝破喇叭,「你難道不知道,就是這種話逼死我的嗎?」

 

        莊老師頓時噤聲,他滿臉糾結,看起來心痛到了極點,而我們也大致能理解此刻雙方的感受。

 

        在不久前的談話中,莊老師解釋了陳韻被霸凌的細節,而真相出乎我們預料,他並不是被同學或同輩所霸凌,而是被他的父母所霸凌。

 

        不,準確來說,那已經不能算是霸凌了,而是更進一層的控制跟奴役。

 

        在陳韻的校園生活中,同學跟老師都與陳韻非常要好。

 

        因為陳韻擅長製作與玩遊戲,所以他本身就是一本遊戲教科書,他除了精通星海爭霸、英雄聯盟、傳說對決、爐石英雄傳等各種競技遊戲外,陳韻有時也會分享一些自己製作的小遊戲提供給大家下載玩,莊老師更把陳韻當成自己的獨門弟子,打算把畢生所學都傳授給他。

 

        陳韻曾跟莊老師提過,他的夢想是年輕時先當電競選手,等退休後再專心製作遊戲。雖然說「退休」聽起來好像是很久之後的事情了,但對電競選手來說,一般在2830歲之間就已經算是老將,並面臨退休門檻了。

 

        莊老師也支持陳韻的規劃,現在的電競產業蓬勃發展,頂尖電競選手的薪資早已超越了台灣企業的許多主管階級,況且以陳韻的實力,莊老師相信他可以成為其中的佼佼者。

 

        基於這點,莊老師也曾跟陳韻的父母建議,可以協助陳韻上專研遊戲設計的大學,並幫他找電競隊伍加入,一邊就學一邊在電境界打出名聲。

 

        但陳韻的父母卻強力反對。

 

        應該說,一提到電競、遊戲等名詞,台灣有八成以上的家長都會反對的吧。

 

        他們對於陳韻,有著另一套規劃,而且是相當自私、早已寫好劇本的規劃。

 

        為了強迫陳韻照著劇本走,他的父母甚至趁著陳韻不在家時,將他的硬碟以及電腦通通砸毀,摧毀了陳韻所有的心血結晶。

 

        在霸凌的分類中,有校園霸凌、職場霸凌、軍隊霸凌等等,但是卻很少人注意到家庭中的霸凌,這種霸凌是最可怕也是最無助的。

 

        當你最親近的家人就是欺壓你的對象時,你還能找誰求助?

 

        陳韻也找過其他親戚跟師長求助,但得到的往往都是制式答案。

 

        「他們是你爸媽耶!」

 

        「他們把你養大耶!」

 

        「他們這樣是為你好啊!」

 

        就是這幾句話,完全扼殺了陳韻的希望。

 

        也是這幾句話,讓家庭霸凌被這個社會合理化。

 

        雖然莊老師跟同學們仍努力在幫陳韻爭取機會,但仍無力回天。

 

        陳韻便是帶著這樣的怨念完成了KILLSWITCH,並將存有主程式的硬碟藏在學校裡,以防被父母毀掉。

 

        而逼陳韻自殺的最後一根稻草,則是父母擅自幫他辦了轉學,父母要讓他轉去的學校,是跟遊戲程式設計完全接不上關係的軍事化管理學校。

 

        而這結果也是莊老師所不樂見的,莊老師好幾次想跟陳韻的父母溝通,但都被拒於門外,陳韻父母甚至還請警察來趕他走。

 

        最後,萬念俱灰的陳韻在留下遺書後,選擇上吊一途。

 

 

 

 

        「好吧,老師不提他們了。」莊老師換了個話題,問道:「那你可以回答老師,你是怎麼進到遊戲中的嗎?」

 

        「哈哈……」陳韻先是苦笑了幾聲,然後說:「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我跳上繩子,然後掙扎,慢慢窒息……等我醒來後,我就在程式裡,跟遊戲合而為一了。」

 

        「是這樣?」酒鬼從旁搶過話鋒:「所以利用這款遊戲殺掉其他霸凌者,本來不是你的本意囉?」

 

        「不是,我製作這款遊戲,並請老師寄給遊戲公司發佈,主要是想說在我死後,至少能讓全世界都玩到我的遊戲……」陳韻的眼神突然一陣迷濛,卻又突然充滿殺氣:「不過像我這樣跟遊戲合而為一,而且可以幫世界殺死霸凌者,也很不錯啊!至少讓其他被霸凌的人有可以反擊的武器,而不是像我一樣,被逼到去自殺!」

 

        「真的是這樣嗎?」酒鬼也以相當的殺氣反擊回去,這股氣息讓站在旁邊的我們都全身一聳。

 

        酒鬼往前一大步,調整了一下電腦的螢幕,讓他能正對著陳韻。

 

        「你的出發點是對的,但是作法錯的離譜,你這樣做只會殺死更多無辜的人。」

 

        陳韻斥駁道:「無辜?但我只殺死霸凌者!」

 

        「每個人都是被霸凌者,也都是霸凌者,你敢說你沒有歧視過其他人?沒有以異樣眼光看過別人嗎?」酒鬼的聲音顯露霸氣,「如果沒有,那你就是在說謊!」

 

        酒鬼說的完全正確,我可以看到螢幕中的陳韻緊抿著嘴唇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確實,當我們走在路上,看到身材寬大的人,難道不會眼露異樣眼光,在心裡想著「死胖子到底怎麼吃成這樣的啦站在我旁邊好擠啊過去一點啦」,但是表面上卻裝正常嗎?

 

        當我們在電梯或在馬路讓道給長輩時,雖然表面彬彬有禮,但是心裡卻是罵著「死老人怎麼不走快一點林北趕時間耶要不是旁邊那麼多人在看又可能會被PO網林北早就把你踹下去了讓屁啊讓」這樣的想法嗎?

 

        每個人的身上都一定有缺陷跟缺點,這些缺陷可能微不足道,但人與人之間不管是在眼神上、或在肢體動作中,都會針對這些缺陷做出異樣的行為。

 

        儘管你以為那微小的動作不會被發現,但你錯了,人們總是對這種動作非常敏銳,而且很輕易就會被發現。

 

        JEFF曾對我們解釋過,世界上不存在沒有被霸凌過的人。

 

        同樣,就如酒鬼所說的,每個人都是霸凌的受害者,同時也是霸凌者。

 

        酒鬼繼續對說不出話的陳韻斥道:「你的作法,讓每個人都被貼上『霸凌者』的標籤,他們都有可能會死,包括了你的同學,還有莊老師,你真的覺得這樣是正確的?」

 

        「那不然我該怎麼做?讓被霸凌的人無能為力嗎?」

 

        「不是無能為力,至少每個人都很努力的在尋找或提供幫助。」酒鬼往後方比了一下我們每個人,「他們全被霸凌過,你以為他們是怎麼撐過來的?除了自己的毅力跟堅持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來自家人的鼓勵。只是我跟你都比較倒楣,霸凌我們的正是我們自己的家人。」

 

        「是嗎?」陳韻問道:「那你又是怎麼撐過來的?」

 

        「我用了錯誤的方式。」酒鬼轉過頭,慎重地看了我們一下,像是相當顧慮他接下來要講的話:「我間接害死了我的父母。」

 

        間接,這兩個字有很大的解釋空間。

 

        不過聽到這個詞,讓我跟老熊都寬心了,因為這代表酒鬼不是直接殺害他父母的兇手。

 

        「啊,是嗎?」陳韻感到相當吃驚。

 

        「相信我,我跟你有一樣的經歷,可以完全理解你的感受,但你的方式用錯了,如果是要讓全世界看到你的遊戲,那一定可以成功,但要是用這種方式伸張正義,反而會變成另一種邪惡。你要報仇的對象,只有你的父母,但我相信你的死,對他們已經是很慘痛的復仇了。」

 

        陳韻低頭不語,看得出來酒鬼說的話已經打動了他,酒鬼則繼續追擊:「你要讓全世界都玩到你的遊戲,讓全世界知道你有多厲害,這點絕對沒問題,KILLSWITCH是一款很棒的經典遊戲,這點我認同,而且JEFF也會幫你,但前提是你必須從遊戲內離開,不然的話,這款遊戲只會變成殺人兇器。」

 

        「離開?」陳韻問:「把我的角色移除嗎?」

 

        酒鬼對JEFF使了個眼色,JEFF便馬上說:「對,你只要把角色設定的密碼給我們,我們就可以移除。」

 

        JEFF目前之所以無法更改KILLSWITCH的角色,是因為角色設定的部份被加密了,加密人想當然是陳韻,只要陳韻說出解密的方式,把他的角色移除掉,KILLSWITCH或許就會失去他的力量,變成一款單純無害的遊戲了。

 

        「但,被移除後,我會去到哪裡呢?」陳韻像是在自問自答。

 

        「我也不知道,但總比帶著仇恨活在遊戲裡好吧?」酒鬼說:「在遊戲裡看著許多人被殺掉,難道這樣你會比較開心嗎?」

 

        陳韻沈思著,我們都等待著他的回應。

 

        他這孩子並不壞,他只是希望世上不會再出現跟他一樣的受害者,只是手段太極端了。

 

        「老師。」陳韻抬起頭,看著莊老師:「我的死,對我父母來說算是報仇嗎?。」

 

        「我相信是的,」莊老師的語氣相當柔軟,「他們畢竟是你父母,怎麼不會對你的離開感到難過呢?」

 

        「真的是這樣嗎?」陳韻又說:「讓他們玩一次這款遊戲吧,這就當作是交換條件,讓他們玩一次,我就離開KILLSWITCH。」

 

        「讓他們玩一次嗎?」莊老師確認。

 

        「是的,我想知道他們對於我的死到底有什麼感受……」陳韻咬住嘴唇,「我也想知道,如果他們再看到我,知道害死我的兇手其實是他們自己後,他們會跟我道歉嗎……」

 

        陳韻的聲音越說越小聲,不過陳韻所開出的交換條件似乎是可行的方法,我們的視線一起集中到莊老師身上。

 

        老熊問:「莊老師,你還有方法可以聯絡到陳韻的父母嗎?」

 

        「這……」莊老師面露難色,「陳韻的父母已經搬家了,不過他們的手機號碼我是還留著啦,可是他們一直都在躲我,我實在沒有把握可以把他們找出來。」

 

        「這點不是問題。」JEFF像是終於找到地方可以發揮一樣,威風地說:「我有方法可以把他們約出來,別擔心。」

 

        JEFF接著看向電腦螢幕,對陳韻說:「小子,那就這麽約定了,我們讓你的父母來玩KILLSWITCH,然後你就離開這款遊戲,而我也保證,會全力包裝跟宣傳KILLSWITCH,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玩到,這樣可以了吧?」

 

        陳韻點了點頭,沒說話,或許他正在程式裡運算思考,想著要怎麼對付自己的父母吧。

 

 

 

 

        JEFF用的方式其實很簡單,那就是以公司的名義直接聯絡陳韻父母,說遊戲公司已經決定要發行陳韻所製作的遊戲,有一筆三百萬的權利金要給付給陳韻,雖然陳韻是無條件免費將遊戲程式交給遊戲公司發行,不過陳韻的父母卻不知道這一點。

 

        於是JEFF便胡謅說因為陳韻已經去世,所以這筆三百萬的權利金要請陳韻的父母來公司代領。雖然這都是胡扯的,不過相信陳韻的父母一聽到有錢可以領,又是跟陳韻有關,一定會出來露個面的。

 

        果然,陳韻的父母上鉤了。

 

        JEFF與他們約見面的那天,老熊因為有個大會議要開,人不在新德市,所以只有我跟酒鬼一起跑去JEFF的公司,一起與會。

 

        JEFF公司舒適的會客室中,我們與陳韻的父母相對而坐,陳韻的父親看起來是個難以親近的中年男子,五官像是直接在岩石上面刻出縫隙來一樣,看起來毫無情感。

 

        而陳韻的母親給人的感覺,則是有一種教職人員的莊嚴感,面對她會讓人忍不住坐正。

 

        JEFF坐在我跟酒鬼中間,在跟陳韻的父母介紹時,他一樣說我跟酒鬼是他的助理,感覺酒鬼的臉比去找莊老師那天還要臭。

 

        一開始,JEFF先跟陳韻的父母稱讚陳韻,說陳韻所製作的遊戲幾乎有世界級的水準,還說等遊戲正式上市後,一定可以寫下台灣本土遊戲的新紀錄。

 

        我相信JEFF是打從真心的在稱讚,不過陳爸爸跟陳媽媽的表情卻沒有因此而出現一絲的喜悅或笑容,難道是因為還沈浸在喪子之痛裡嗎?

 

      「咳,抱歉……」我忍不住插話,「想必,對於陳韻的去世,兩位還是十分傷心吧……

 

        「你們知道就好。」陳爸爸直接幫遊戲相關的話題下了句點:「所以錢要怎麼領?是支票還是匯款?」

 

        我感覺到沙發另一邊的酒鬼好像有股怒氣慢慢跑出來了,我急忙從後面繞過手腕偷偷拍了他一下,叫他不要輕舉妄動。

 

        「支票的部份我已經簽好了,只是……JEFF眨眨眼睛笑了笑,「是這樣的,在陳韻寄給我們公司的聲明書中,有提到一點,就是……如果兩位要領取權利金的話,必須要親身玩過一次他所製作的遊戲才行。」

 

        「玩遊戲?」陳爸爸那宛如岩石縫隙的眼睛又瞇的更小了,而嘴角也同時浮現藐視的輕笑,「我們對遊戲沒興趣,不會玩啦。」

 

        陳媽媽也在旁邊助攻:「這部分應該沒差吧,我想我們就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快點把手續辦一辦,名簽一簽就好了,行嗎?」

 

        「很抱歉,這是公司與陳韻共同的堅持。」JEFF當然打死不退:「我本人也希望能讓你們體會一下,看看陳韻他製作的遊戲是多麽優秀。」

 

        陳爸爸陳媽媽說到底仍不想玩,又繼續跟JEFF討價還價,這幅模樣讓我聯想到在餐廳跟工讀生坳特價的奧客。

 

        但在眼前的終究是三百萬的鉅款,陳爸爸跟陳媽媽最後終於跟JEFF妥協,願意玩KILLSWITCH了。

 

        JEFF拿出了藍芽遊戲手把,並把畫面接到電視機上,這樣讓大家都看得清楚,負責操作的則是陳爸爸。

 

        陳爸爸在接過遊戲手把時,臉色相當不耐煩:「所以我要玩多久?」

 

        「請至少完成第一個任務吧,來,我教你。」JEFF說。

 

        可以看得出來陳爸爸平常根本沒有在玩遊戲,他的模樣就像是只會用計算機的人突然接觸到電腦那樣,一堆有的沒的按鍵根本記不住,必須依賴JEFF在旁邊教導。

 

        角色設定完畢,新手教學流程也完成後,陳爸爸在操作上才感覺有點順手了。

 

        「然後呢?我要去哪裡才可以完成第一個任務?」陳爸爸問,陳媽媽則是一直在旁邊滑手機,看來她完全不想管自己兒子所製作的遊戲,而是想快點領錢離開這裡。

 

        「依照指示,你要先回自己的教室……JEFF在旁邊引導著。

 

        但突然間,JEFF沒有了聲音。

 

        陳爸爸本來還一直問著問題,現在也沒有出聲了。

 

        我跟酒鬼也陷入沈默。

 

        察覺有異的陳媽媽抬起了頭,她滑手機的手也跟著停了下來。

 

        陳韻此刻就出現在螢幕上,站在陳爸爸所控制的主角前面,而且是以他自己的型態,而非遊戲內的角色,看起來就像是他本人站在前方一樣。

 

        看來陳韻自己稍微修改了這次遊戲的內容,他到底想幹什麼?

 

        我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再看酒鬼,他也是全身都保持在緊繃狀態。

 

        緊接著,兩名身形模糊的角色突然從旁邊的教室衝出,兩人一左一右抓住陳韻,飛快地逃走了。那兩名角色的外型,就是霸凌者一開始的型態,看來陳韻是想要讓他的父母依照他自己的劇本,來體驗一下這個遊戲。

 

        同時,遊戲介面上也出現了任務提示,上面用紅色的字樣大大標示著:救救你們的兒子!

 

        陳爸爸手上拿著遊戲手把,沒有接觸過遊戲的他現在完全處於狀況外,JEFF臨機應變,提醒他:「這就是第一個任務!快點依照地圖的指示跟上去!快呀!」

 

        陳爸爸聽到JEFF的提醒,才仿如大夢初醒般,操縱著角色往地圖提示的地點趕過去。

 

        標示的地點在學校的升旗台,當陳爸爸趕過去的時候,很明顯已經來不及了。

 

        陳韻已經被那兩名角色吊死在升旗台上,身體掛在升旗桿上微微擺動。

 

        而那兩名霸凌者的角色,就站在升旗台的左右,他們抬頭看著吊在上方的陳韻,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這時他們的真面目也已經完全露出來了。

 

        他們正是陳韻的父母。

 

        陳爸爸看到自己的臉孔也出現在遊戲中,而且還是吊死自己兒子的兇手,情緒上卻沒有太大的波動。

 

        他只是把遊戲手把慢慢地放到桌上,然後問JEFF:「這是什麼意思?」

 

        「陳爸爸,你指的是?」

 

        「你該不會想跟我說,遊戲劇情原本就是這樣的?我跟太太把他吊死了?這很明顯有被修改過!這是什麼離譜的惡作劇是嗎?」陳爸爸站起來,怒氣沖沖地指著JEFF的鼻子罵囂。

 

        陳媽媽也加入了戰局:「剛剛你一直不拿票出來,我就知道有問題了,原來是這樣啊……你是不是跟那個莊老師一起串通好的?」

 

        難道這對夫婦眼裡看到的只有錢,而看不到陳韻想透過遊戲跟他們表達的意思嗎?

 

        眼看JEFF招架不住,我站了出來,說:「難道兩位都沒有發現,陳韻在遊戲中想對你們說的話嗎?」

 

        「你該不會想說,是我們害死自己兒子的?」陳爸爸陳媽媽的戰火轉移到我身上:「我們有多愛兒子,這點我們自己知道,輪不到你們外人來講!」

 

        「是這樣嗎?」酒鬼在我旁邊往前站了一步,我知道他一出手勢必無法收拾,正打算要阻止他時,電視中傳來了陳韻的聲音。

 

        「爸,媽。」

 

        所有的人都停下動作看向電視,陳韻的父母也暫時閉上嘴巴,與兒子面對面。

 

        陳韻已經從升旗桿上下來了,他兩眼血紅,嘴巴裡憤恨地吐出對父母的自白:「難道你們真的都沒發現,是你們把我逼死的嗎?難道你們真的只把我當成工具,而不是家人嗎?」

 

        陳韻看著自己的父母,血淚滾滾從眼睛裡流出。

 

        陳韻期望聽到的,應該是他父母口中的一句「對不起」吧。

 

        但從陳爸爸口中所說出來的,卻不是這句話。

 

        「背叛父母的培養,用自殺來逃離人生的膽小鬼,有什麼資格說這些?」陳爸爸回過頭瞪了我們所有人一眼,說:「如果沒有什麼權利金就算了,還用這種遊戲跟恐怖的動畫來嚇我們,你們這些人真是無恥到了極點!」

 

        陳媽媽從旁邊拉住陳爸爸,罵了一聲:「快走吧,遊戲公司裡的人本來就都是三教九流,早知道今天就不要過來了。」

 

        「氣死我了!」兩人一邊罵著一邊離開了會客室。

 

        而我們三個人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的反應,陳韻想說的話都已經這麼清楚了,他們卻仍以為剛剛電視裡的內容都是我們所準備的。

 

        「陳韻……」我撇過頭偷偷觀察陳韻的反應。

 

        兩道血淚的痕跡深深印在陳韻的臉上,最後他還是沒有聽到雙親對他的道歉,甚至他們完全不曉得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錯的。

 

        JEFF,我會履行約定,把角色設定的解密方式給你。」陳韻說著,但他的眼神有點怪異,他的情緒彷彿正從悲痛慢慢轉換到另一種可怕的境界。

 

        「只是在那之前,我要做一件事。」陳韻的手上多出了兩把刀子,這是他製作的遊戲,他可以修改遊戲內的劇情、道具,當然也可以隨時觸發殺戮開關。

 

        而此刻陳韻的眼神正如獵鷹般盯著遊戲中那站在升旗台左右的父母。

 

        當下,我們三人都察覺出陳韻想做什麼了,但我們還沒來得及強制關閉遊戲,陳韻就已經下手了。

 

        陳韻將刀子快速地往他們兩人的咽喉處刺了進去。

 

 

 

 

 

 

 

 

        KILLSWITCH正式上架那天,耀眼的下載點擊數,以及瘋狂的討論度席捲各大媒體與排行榜,甚至還有國外媒體看好,KILLSWITCH可以超越「返校」成為台灣恐怖遊戲經典。

 

        JEFF特別邀請了詭誌的人去參加公司的慶功宴,而當我在會場看到JEFF時,我馬上湊過去問他關於陳韻的後續。

 

        JEFF說:「我依照陳韻給我的解密方式修改了角色設定,把他的角色移除了,並套用到供玩家下載的程式中,這麼一來,KILLSWITCH也就恢復成一款普通的遊戲了。」

 

        也就是說,會出現在遊戲中的霸凌者角色,都會變成是固定的NPC,就算觸發殺戮開關,也不會傷及現實世界裡的人了。

 

        「那麼,他被移除後,會到哪裡去呢?」這個問題我一直很好奇。

 

      「或許去陪他爸媽了吧,如果他們一家現在能夠團圓,不曉得會是怎樣的場景呢?」JEFF聳了聳肩膀。

 

        在那一天,陳韻父母一離開JEFF的公司後,他們因為要走到對面的停車場而隨意跨越馬路,接著就被大型貨車給一起撞死了……

 

        「好啦,會場裡的東西你們盡量吃盡量喝,我要去跟其他媒體打招呼了!」JEFF拍拍我們的肩膀,跑去跟記者打招呼了,而我的腦袋還在想,如果陳韻一家現在團圓,是他的父母終於悔痛跟陳韻道歉了?還是陳韻會依然活在他們的控制之下呢?這點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在人群中,我還看到了毛球,他看起來似乎已經走出陰霾,恢復活力了。

 

        不過當他問我:「好奇怪,正式發佈的KILLSWITCH,跟我們玩的封測版本,怎麼會差這麼多?」

 

        「唉,你就把封測的版本當成是一場夢,忘了他吧。」

 

        「風海你知道怎麼回事是嗎?」

 

        「哈哈,這個嘛……」我拿起飲料喝了一口,裝傻來轉移話題。

 

 

 

        當我跟毛球聊完,要找酒鬼跟老熊的時候,我看到他們兩個正在自助餐區吃東西。

 

        老熊一邊吃一邊跟旁邊的記者聊天,酒鬼則是低頭專心吃他的東西。

 

        或許,關於酒鬼間接殺死父母的謎團,可能要等到下次有適當的機會,他才會願意跟我們說了吧。

 

 

 

 

 

 

 

 

 

 

 

=================================

 

 

大家好,我是阿攤,這篇的系列到這邊就算結束了。

 

因為真的很久沒有寫連載的故事了,所以角色個性的變化、故事節奏跟整個結構性真的是還有超多地方需要加強的。

 

接下來也會慢慢一篇一篇修正,慢慢寫成大家都滿意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终极蒙面FAM
  • 其实,这篇故事真的很不错。

    只是剧情好遗憾,父母到最后仍坚信自己的立场,出发点是好的。到底有这种傀儡孩子有什么好?

    天下父母都是为孩子着想,为他们将来打算好一切。却忘了问他们这是否是他们想要的。

    这是一篇沉重的故事。
  • 這篇故事的結局雖然沉重,但也是最貼近現實的,只希望這種情況能夠不再上演....

    於 2018/01/04 08:38 回覆

  • 小鄔
  • 你的故事很有張力,會讓人想接著一直看下去!!
    追著你的文跑,果然是對的~~~
  • 謝謝你,我會保持步調讓大家繼續跟著的~

    於 2018/01/04 08: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