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71694_1968168506590952_1861956862_o.jpg

 

        雖然我曾說這棟廢墟沒有名氣,沒有靈異事件,也沒有任何遺留物,但並不代表裡面什麼都沒有。

 

        當我跟蘇羿靠著手機的燈光一間又一間房間探索時,發現了遊民居住的痕跡,以及許多被丟棄的大型傢俱跟垃圾。

 

        這棟廢墟的構造實在太大,宛如百貨公司,從我跟蘇羿目前所在的位置,完全聽不見另外兩位員警的腳步聲,不知道他們現在身在何方或哪一樓,如果我們真的遇上什麼情況而大聲呼救,員警會不會及時趕來,也很難說。

 

        如果真的發生危險,我跟蘇羿只能靠自己了。

 

        「那個……風海,」一直走在我後面的蘇羿開口說話,他的聲音在空蕩蕩的廢墟內產生了些許回音,「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可以啊,不過要小聲一點。」

 

        「如果把小蘋抓走的真的是Slender Man,那他有什麼弱點嗎?」

 

        「這個嘛……」我努力回憶以前所聽過的關於Slender Man的所有傳言,「就我所知幾乎沒有,雖然有人說他怕水,不過這似乎只是傳言,是有人在製作Slender Man的遊戲時,因為必須要幫玩家想出一個可以擊敗Slender Man的方法,所以才想出『怕水』這個弱點。另外還有傳言說,如果真的遇到他的話,建議就是不要直視他的臉,這樣一來他就不會對你下手。」

 

        基本上來說,Slender Man可以說是無敵的,但我還是要幫蘇羿打一下定心丸:「你不用擔心那麼多啦,Slender Man只是虛構的傳說,根本不是真的。」

 

        「那麼,你覺得把小蘋抓走的,會是MIB嗎?」

 

        我回頭看著蘇羿:「蘇羿,你是認真的嗎?」

 

        蘇羿滿臉無辜:「……我只是想問問看你的想法。」

 

        我嘆了一口氣,繼續往前走:「如果真的是MIB,那還比較好一點,他們只要用光線筆對我們一照,就什麼事情也沒有了,現在最怕的是,犯人是個恐怖的變態。」

 

        之前我跟蘇羿也一起經歷過家用電話、隙間女這些事件,而這些事件的經驗告訴我,比起Slender Man或是MIB這些可能是虛構的傳說,現實中的犯罪分子才是最恐怖的。

 

        我跟蘇羿一步一步往樓上移動,每上一層樓,垃圾跟遊民居住的痕跡就越少,看來連遊民都懶得爬這麼高了。

 

        從窗口可以聽到其他警車越來越近的警笛聲,看來剛才那兩名員警所呼叫的支援終於要來了,不過目前為止我們完全沒發現小蘋跟犯人的蹤影。

 

        直到我們聽見那兩名員警的喊叫聲。

 

        「把臉轉過來!」

 

        「往旁邊退三步,轉過來!」

 

        員警的大喊迴盪在整棟建築物內,我跟蘇羿相視一眼,彼此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兩名員警比我們先找到了小蘋跟犯人。

 

        「聽起來在我們樓上,快點!」我們兩人快馬加鞭衝上樓,循著聲音一路追尋,果然在樓上一處相當寬廣的大廳內找到了對峙的兩邊人馬。

 

        一邊是右手放在槍套上面,準備隨時拔槍的兩名員警,另一邊則是那位西裝男跟小蘋。

 

        兩名員警已經處於全身警戒的狀態,當我們出現時,他們還嚇了一跳,但一看到跑過來的是我們,他們便鬆了口氣:「原來是你們啊,請先後退,等我們逮捕犯人再說。」

 

        員警正用警用手電筒照著小蘋跟西裝男。

 

        小蘋站在西裝男面前,身上還穿著睡衣,她臉上沒有哭,也沒有驚慌,而是呆滯地抬起頭,看著西裝男的臉,就算面對著刺眼的警用手電筒,她也完全沒有眨眼。

 

        西裝男則是背對著我們一行人,微微低頭像是在跟小蘋說些什麼。

 

        我們從西裝男的背面可以看到他的全身,幸好,他並不像Slender Man那樣有可怕的四肢及觸手。

 

        西裝男的身材中等,但西裝配合著他的體型顯得十分服貼好看,其他特徵包括黑髮,身高大概一百七十五,這樣的背影如果出現在街頭,可能會被當成剛下班的上班族或業務員,毫無特色。

 

        但是出現在此時此地,就是完全詭異到了極點。

 

        我們完全看不到西裝男的臉部,就算員警不斷叫他轉過來,他的脖子卻完全沒有想轉動的意思。

 

        小蘋跟我見過幾次面,應該認得我,因此我也試著出聲呼喚小蘋的名字,但是小蘋完全不理我,只是持續面無表情地仰頭看著西裝男。

 

        「風海,小蘋不太對勁。」蘇羿說。

 

        「廢話,還用你提醒。」我說。

 

        西裝男跟小蘋站的極近,員警可能是怕西裝男突然傷害小蘋,所以一直沒有試著靠近。

 

        眼看時間拖的太久,兩名員警用眼神打了個暗號,其中一名員警便開始慢慢移動腳步,往西裝男的身後靠近,等距離足夠時,便一口氣壓制上銬。

 

        我跟蘇羿不再隨便出聲,而是在旁邊屏氣凝神看著員警的動作。

 

        當那名員警移動到離西裝男只差一步的時候,西裝男突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手電筒的照射範圍內消失,脫離了明亮的光圈,融入旁邊的黑暗中。

 

        「喂!別跑!」正準備要出手壓制的員警大喊。

 

        但我覺得,與其說他是「跑」掉的,不如說,他是突然「飄」走的比較貼切……

 

        西裝男雖然不見了,但小蘋仍站在原地,表情呆滯。

 

        「這女孩先拜託你們了,我們支援的同仁已經到了,把女孩交給他們就行了!我們先去追犯人!」兩名員警對我們下了這道指示後,便往西裝男消失的那片黑暗區域追趕而去。

 

        我過去搖了一下小蘋的肩膀:「小蘋!是我!風海大哥!我最愛吃妳媽媽做的點心了,妳還記得嗎?」

 

        但小蘋的反應像是完全看不到我,她的眼神聚焦在不知名的黑暗處,完全把我忽略。

 

        眼看小蘋沒有反應,我只好說:「蘇羿,你來抱小蘋,我們先下去找其他警察幫忙。」

 

        蘇羿一把將小蘋抱在懷中,小蘋並沒有抵抗,而是宛如嬰兒般乖乖依偎著蘇羿。

 

        我們深怕詭異的西裝男會突然出現,所以下樓時幾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在跑,一跑到樓下,已經有好幾台警車跟員警在下方待命了。

 

        我跟警方解釋狀況後,一名女性員警從蘇羿懷中接過小蘋,她簡單檢查了一下小蘋的狀況,並同時呼叫救護車,要把小蘋送往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

 

        而我在這時總算有時間拿出手機,打給夜貓子告知這個好消息,我們找到小蘋了。

 

        「太好了!」夜貓子她們在手機那端歡呼,慶祝完後,夜貓子問:「小蘋會去哪間醫院呢?佩蓉說她要直接過去醫院等。」

 

        「我剛剛聽女警說是新德市第一醫院,救護車應該很快就到,妳跟佩蓉姐說她可以先出發過去等。」

 

        「好,你等一下。」夜貓子接著跟佩蓉姐在手機的另一端相互交談,佩蓉姐似乎要去拿車鑰匙,準備動身去醫院,而夜貓子在確認佩蓉姐已經離開她身邊後,才壓低音量問我:「小蘋的狀況還好吧?」

 

        「不太好,魂不守舍的。」

 

        「把小蘋從家裡拐走的犯人呢?抓到了嗎?」

 

        我抬頭看向廢墟大樓,從窗戶中射出許多警用手電筒的光束,因為剛剛又有好幾位員警進去幫忙追捕,不過目前還沒有抓到犯人的消息。

 

        「還沒有,警方還在努力。」我說。

 

        「好吧……我等你們回來。」

 

        跟夜貓子結束通話後,救護車沒多久就趕來了,醫護人員快速地把小蘋載上救護車,前往醫院,而我跟蘇羿則留下來看熱鬧,看警方能不能逮到西裝男。

 

        結果是讓人失望的,警方在大樓內搜了一圈後,完全找不到西裝男的蹤跡,跟我們一起進去的那兩名員警是最後出來的,他們嘆著氣從大樓裡頹喪地走出來,嘴裡不斷唸著:「奇怪,他人怎麼會就這樣直接不見了呢?」

 

我們在旁邊看著這一幕,蘇羿問我:「風海,你覺得我們在上面所看到的西裝男,是屬於哪種都市傳說?」

 

        「可以確定他不是Slender Man,也不是MIB,」我說:「或許只是個變態怪人吧,希望警察可以快點抓到他。」

 

        雖然我這麼說,但我總覺得,當西裝男從小蘋身邊「飄」走的時候,那瞬移的動作實在不像人類……

 

 

        我開車載蘇羿回到夜貓子家時,笑笑她們都還待在那裡等我們,我問夜貓子:「佩蓉姐在醫院那邊還好嗎?」

 

        夜貓子搖了搖頭,說:「我剛跟她聯絡過,她說小蘋現在完全不跟她說話,就像是完全不認得自己的媽媽了。」

 

        「唉,佩蓉姐一定很難過。」我想起在大樓裡發現小蘋時的狀況,驚呼:「該不會,那個西裝男對小蘋下了什麼藥,才會這樣子的吧?」

 

        「風海,你們發現小蘋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笑笑問。

 

        我跟蘇羿把在廢墟裡的經過如實告訴她們,她們聽完後對於西裝男都是一頓臭罵。

 

        「真的是變態耶!衣冠禽獸。」

 

        「對這麼小的孩子下藥,真的很可惡!」

 

        最後是夜貓子阻住了她們的怒火:「好了,我們只能希望小蘋可以快點恢復,佩蓉跟我說她明天已經請好假,一整天都會陪小蘋,我們就不要窮擔心了。現在時間也真的很晚了,你們還不準備回家,難不成今天你們這麼多人要睡我這邊嗎?」

 

        夜貓子都這麼說了,除了本來就跟夜貓子一起住的鶴瑩之外,其他人只好準備回家,畢竟今天晚上也折騰夠了,明天還是要乖乖去出版社上班的。

 

        這起事件也就暫時告一段落,以現代警方的辦案能力,應該只需要幾天的時間就可以把西裝男逮捕歸案了吧。

 

        我在回家時,心裡是這麼想的。

 

        但沒想到,惡夢卻在隔天等著我們。

 

 

 

 

 

 

        隔天的午餐時間,詭誌出版社的大家聚在一樓吃飯,一邊看著新聞節目。

 

        新聞上剛好播出了昨天小蘋的新聞,不過為了保護當事者,新聞並沒有報導詳情,報導中只說,有名女孩昨晚遭到穿黑西裝的不明男子從住家帶走,該男子目前還下落不明,警方仍在持續追查。

 

        「結果警察現在還沒捉到人嗎?真可怕。」

 

        「聽說這種的人再犯率很高,夜貓子姐姐,妳要提醒佩蓉姐小心一點喔!」

 

        一看到這篇新聞,陳希跟笑笑便開始討論起來,我也加入這個話題:「夜貓子,妳上午有聯絡佩蓉姐嗎?狀況如何?」

 

        「喔,小蘋的身體狀況很好,可是精神方面就很糟糕……小蘋還是一樣完全不理佩蓉,佩蓉說今天她要帶小蘋回家休養,看會不會好一點。」

 

        我擔憂地說:「佩蓉姐有考慮帶小蘋去看精神科嗎?」

 

        如果西裝男不是對小蘋下藥的話,那很有可能是對小蘋做了其他恐怖的事情,才讓小蘋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不跟任何人接觸。

 

        「佩蓉還沒有這個打算,她說她會請假陪小蘋在家休息一段時間,看看小蘋會不會好轉。」

 

        「嗯,這麼做是比較保險啦……

 

        「唉,你們昨天晚上的經歷,我沒有參與到真是太可惜了。」老熊這時從旁邊拿著便當出現,並在我旁邊的位置坐下來。

 

        昨天晚上的聚餐只有老熊跟酒鬼沒有參加,老熊是因為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跟其他的特約作家討論,所以人不在新德市。

 

        至於現在在旁邊默默吃便當的酒鬼,昨天晚上其實我有開口問他要不要一起聚餐,不過被他拒絕了,不過這也是預料內的結果啦。

 

        老熊打開便當準備開動,一邊說:「風海跟蘇羿你們所看到的那個西裝男,我也蠻想親眼見識一下的……真得很可惜昨天我不在。」

 

        老熊說話時那惋惜的模樣,就好像自己錯失了某種珍貴、可以親眼目睹都市傳說的機會。

 

        「老熊,你不在也好,」我說:「那個西裝男蠻邪門的,感覺不是變態這麼簡單。」

 

        「喔?怎麼說?」

 

        「就……」我正要繼續講下去時,突然,我透過落地窗玻璃看到一個嬌小的人影站在出版社外面的人行道上。

 

        我的眼神停留在那個人影身上。

 

        當我認出對方的身份,以及看到她身上的模樣時,我一句話也無法再說下去了,我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腦中也冒出一個疑問。

 

        為什麼,她會以這種模樣,出現在這裡?

 

        其他人也注意到我的異樣,一起轉頭往出版社外面看過去。

 

        接著,夜貓子驚呼出聲:「小蘋!」

 

        小蘋獨自一人站在出版社外面,盯著我們這一桌人看。

 

        夜貓子先跑出出版社,而我很快回過神,也跟在她身後跑了出去。

 

        剛剛坐在裡面,我還懷疑自己的眼睛,但現在跑出來看後,我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的了。

 

        小蘋胸口以下的衣物一片血紅,滿是鮮血,血滴陸續滴落到人行道上。

 

        夜貓子蹲下來檢查小蘋的身上有沒有傷口,一邊問:「小蘋,妳怎麼會在這裡?妳哪裡受傷了?來,姐姐看看。」

 

        小蘋沒有回答夜貓子,她就只是像木偶一樣,乖乖地站在原地不動。

 

        老熊跟其他人也都跑出來了,酒鬼也在其中。

 

        酒鬼看了一下小蘋,隨即問旁邊的路人:「她是怎麼來的?你們有看到嗎?」

 

        但旁邊的路人都閃得遠遠的,一副「我也不知道」的表情,不願回答。

 

        「夜貓子,怎麼樣?」我也蹲在夜貓子的旁邊,問:「小蘋哪裡受傷?」

 

        「不,」夜貓子的雙手觸摸過小蘋的衣物後,也沾滿了鮮血,她訝異地說:「她身上沒有受傷。」

 

        我皺起眉頭,這代表,小蘋身上的血不是她的?

 

        「小蘋,」夜貓子看著小蘋,期望能得到一些答覆,「媽媽呢?」

 

        這個詞終於引起了小蘋的反應。

 

        小蘋把眼神對著夜貓子,開口給了我們一個驚悚至極的回答。

 

 

 

        「媽媽在這裡。」

 

        小蘋翻開雙手,朝我們展示著滿手的腥紅液體。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媽媽在這裡…………

    攤大的恐怖總是跟普通鬼故事不一樣,打從心底毛了一樣這種
  • 我的恐怖好像都是另一種層面的....

    於 2018/01/17 08:05 回覆

  • 小粉絲
  • 是新的連載耶ヽ(●´∀`●)ノ
    泡咖啡坐等後續
    謝謝攤大
  • 啊啊啊啊,痞客邦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不讓我發文 QQ

    於 2018/01/17 08:0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