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40787_2035641506510318_1597131188_o.jpg

 

        簡詭的右手停在空中,筆下的畫紙一片空白。

 

        天色已經慢慢暗下,宇光大學的學生成群從簡詭的面前走過,準備離開學校,而這也代表,簡詭獨自一人坐在校園裡已經一整天了。

 

        在跟志翔分開後,簡詭便回到宇光大學,在校園內找了一個張長椅坐下準備作畫,希望自己的能力能夠在這個城市裡感應到雅嵐,並畫出她身處何方。

 

        但是,一整天過去了,簡詭的右手連動都沒有動一下,甚至一點感應也沒有。

 

        簡詭相當沮喪地看著空白的畫紙,嘆氣道:「難道什麼都感覺不到嗎?」

 

        他的右手以靜止不動來回應簡詭,現在確實什麼感覺也沒有,他身為異數的這份能力,現在並無法找到雅嵐。

 

        「簡詭老師。」

 

        簡詭的身後傳來幾聲呼喚,簡詭轉頭看去,發現禹安、李墨跟薇蓉都站在他的後面。

 

        簡詭跟她們打了招呼:「嗨,妳們都沒事啦?」

 

        「嗯,我們等一下要一起出去吃晚餐。」三人一起走到簡詭的身邊,此時她們都看到了簡詭手上的空白畫紙,聰明的她們心裡都猜出了簡詭正在做什麼。

 

        「簡詭老師,我們都聽說了雅嵐的事情了……」禹安開口說道:「你正在試著找她嗎?」

 

        「是啊。」簡詭低頭看著空白的畫紙,又低聲嘆了口氣:「但我已經在這裡坐了一個下午,什麼也畫不出來……

 

        簡詭將筆放到畫紙上,舉起右手,凝視著,「之前,當我跟他求助時,他都會主動幫我畫出需要的答案,但這次就是什麼也感應不到,就好像在跟我說,他也無能為力了。

 

        「會不會是……」李墨突然提出一種假設,「是因為雅嵐已經不在這個城市裡了,距離太遠,所以才沒辦法感應到雅嵐的下落?」

 

        「確實有可能。」簡詭放下右手,說:「但她還可以跑去哪裡呢?」

 

        雅嵐雖然是住宿生,但她其實是在地人,是因為想獨立才搬離家裡,而她的家人、朋友都在這個城市,她還可以離開去哪?

 

        這時,簡詭的手機響起。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打來的,簡詭沒看過這組號碼。

 

        但對方選在這種特殊的時機打來,絕對不是偶然。

 

        「喂?」簡詭接起電話。

 

        「是我。」

 

        一聽到這個聲音,簡詭整個身體挺了起來。

 

        這通電話,讓李墨剛剛所提出的假設變成了真實。

 

        簡詭跟對方通完話收起手機後,便從長椅上站起,他知道繼續坐在這裡等待只會一籌莫展,因為雅嵐已經不在這座城市裡了。

 

        而剛剛的對話內容,當然被禹安等三個人聽得一清二楚,禹安問:「簡詭老師,你要馬上過去嗎?」

 

        簡詭臉上掛著苦笑:「是啊……看來今晚我得坐高鐵趕去新德市一趟了。」

 

 

 

 

 

 

        簡詭坐高鐵抵達新德市後,這次沒有急著找旅館住,而是先前往高鐵站內設的咖啡廳,與電話中的人碰頭。

 

        而對方不是別人,正是酒鬼。

 

        簡詭在櫃檯隨便點了一杯咖啡後,便走向酒鬼的座位,酒鬼看似已經等了很久,眉頭深深地皺起來,不悅地問:「怎麼這麼久?」

 

        「從我那邊坐高鐵過來,最快也要一個多小時,我已經盡力了。」簡詭坐下來後,終於把在高鐵上憋了好久的問題問出口:「你在電話裡說,你看到雅嵐了,是怎麼回事?」

 

        「對,下午準備要下班時,我在出版社外面看到她了。」酒鬼說:「雖然我沒看過她本人,但是從她身上散發的氣息,以及她傳達給我的訊息來判斷,她就是雅嵐沒錯。」

 

        「她對你說了什麼?」

 

        「正確來說,她不是用說的,而是用寫的。」酒鬼詳細講述事情的發生經過:「我看到她站在出版社外面,用一種想殺掉仇人的眼神瞪著我,我就知道她是來找我的。接著,她把這張紙丟在門口後,就跑走了。」

 

        酒鬼拿出一張紙放到桌上,上面的筆跡跟簡詭所撿到的稿紙一模一樣,確實是雅嵐的字。

 

        紙上只寫著兩句話:我會寫出並讓自己成為經典,超越你。

 

        「這是在對我宣戰,」酒鬼解讀這兩句的含義,解釋道:「她決定繼續跟魔鬼合作把那篇故事寫出來,她覺得那篇故事可以成為經典,她的成就也可以超越我跟其他恐怖作家,把我們踩在腳底下。」

 

        「這點我可以看出來,但是『讓自己成為經典』要怎麼解釋?」簡詭想起那天雅嵐墜樓的畫面,「難不成她又要再一次自殺,讓她自己的死幫作品宣傳?」

 

        「魔鬼不會犯同樣的錯誤,而是會讓她做出更瘋狂的行徑。」酒鬼的眉頭越皺越緊,「如果我們不快點把她找出來把她從魔鬼的身邊拉開的話,她所做的事將無可挽回。」

 

        「嗯……」簡詭拿過那張雅嵐要給酒鬼的訊息,翻到了空白的背面。

 

        酒鬼不解地看著簡詭:「你要幹嘛?」

 

        簡詭拿出筆來,已經準備好了作畫的姿勢:「如果雅嵐還留在新德市,那我應該找得到她。」

 

        「是嗎……你要怎麼找?」

 

        「上次在旅館酒吧的時候,你不是猜我是特殊能力者或靈媒嗎?你猜對了。」簡詭嘴角露出了神秘的微笑,「等一下你就會看到我的能力了,再給我一些時間。」

 

        簡詭深呼吸一口氣,將全部的精神都灌注在右手上。

 

        拜託呀……簡詭在心中對著附在右手上的能力再次請求幫助。

 

        如果雅嵐還在新德市裡的話,請你畫出來吧,就像之前一樣。

 

        而這次簡詭沒有失望。

 

        雖然一開始只是輕微的抖動,但右手馬上接收到一股強大的力量,持筆開始在紙上舞動著。

 

        酒鬼看著簡詭筆下越來越越清晰的圖像,好像懂了什麼:「原來如此,你是繪畫型的靈媒啊?」

 

        對於這種形容,簡詭哭笑不得:「可以不要用這麼俗的稱呼嗎,我可是異數家耶。」

 

        「隨便,反正那對我而言不重要。」酒鬼聚精會神看著簡詭筆下的圖畫。

 

        沒一會兒時間,整幅畫就完成了。

 

        酒鬼跟簡詭一看到完成後的畫作,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確認彼此間的想法是否一樣。

 

        紙上畫著兩個人,其中一個是雅嵐,另一個則是面貌模糊的男人身形。

 

        雅嵐在畫中全裸並直直站立著,兩手臂交叉上舉,作出像是在游仰式的動作,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平靜。

 

        而男人則蹲在雅嵐的前方,手中拿著一柄刀子,抵在雅嵐的腹部,像是在刻東西。

 

        而他所刻的東西也有被畫出來,那是一行又一行,密密麻麻的小字,如螞蟻般印在雅嵐的全身。

 

        兩人在交換眼神後,酒鬼先問了:「你想的跟我一樣嗎?」

 

        「我想八九不離十吧。」簡詭說:「這就是『讓自己成為經典』的意思,兇手要雅嵐把她自己的身體當成稿紙,直接把字刻在上面。」

 

        「你既然會畫出來,代表這是已經發生的事情了嗎?」酒鬼對簡詭的能力並不熟悉,所以才有這個問題。

 

        「不一定,」簡詭說:「說實話,我對於自身能力所畫出的這些作品還無法完全正確解讀,他有可能是已經發生的事,也有可能是將發生的事,也有可能是別人心裡的邪念或惡意……

 

        「所以魔鬼現在可能還沒把雅嵐當成稿紙,我們還有機會。」酒鬼敲了教桌子,催促簡詭進行下一步,「那她現在在哪裡?你畫得出來嗎?如果不找到她,我們根本什麼都做不了。」

 

        忽然,一股力量又再次湧入簡詭的右手。

 

        這股力量驅使著簡詭的手在原來的畫上面繼續作畫,筆尖圍繞著那兩個人形,在周遭不停的加上圖案。

 

        「他在畫背景。」簡詭意識過來,睜大眼睛看著加上去的背景。

 

        因為這背景跟環境,竟然越看越覺得眼熟,簡詭感覺自己好像不久前才去過這邊。

 

        酒鬼看著看著,臉色也越來越鐵青。

 

        或許,他已經一眼認出了背景的所在。

 

        背景完成後,簡詭將手抬離畫紙,驚訝地問:「喂,酒鬼,這不是……

 

        「王八蛋。」酒鬼站起來,轉身往門口急速行走,並轉頭對簡詭說:「快走吧!坐我的車,現在趕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簡詭到櫃檯結完帳後,小跑步追上了酒鬼,他們必須要趕往剛剛簡詭所畫的背景:詭誌出版社。

 

 

 

 

 

 

        在驅車前往詭誌出版社的路途上,簡詭問:「你們出版社裡面現在還有人嗎?」

 

        「我們不常加班,現在這個時間大家都已經回去了。」酒鬼雙手握著方向盤,整台車以逼近超速的速度在市區內行駛。

 

        「這件事需要叫你的同事來幫忙嗎?」簡詭想起了上次在門口遇到的那兩位作家,風海與夜貓子。

 

        「不用,這件事我們來解決就好。」酒鬼踩下油門,車子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兩人抵達詭誌出版社後,就如酒鬼所說,其他員工都已經下班,出版社內一片漆黑,看不出是否有人在裡面。

 

        簡詭與酒鬼走到出版社門口時,酒鬼突然駐足看著玻璃門,說了句:「她果然在裡面。」

 

        玻璃門上的鑰匙孔已經被破壞了,門此刻只是虛掩著而已。

 

        「我們進去吧,」酒鬼伸出手,推開了玻璃門,並對簡詭提醒:「你走在我後面,我來負責跟她談。」

 

        「你打算怎麼做?」簡詭問道,雖然知道雅嵐在這裡,但是要怎麼把她救回來,簡詭還沒有半點頭緒。

 

        「恐怖小說家有自己的解決方法。」酒鬼說完後,便將玻璃門完全推開,踏入了漆黑的詭誌出版社。

 

        酒鬼的座位就在一樓更裡面一點的地方,只要一進門口就可以看到。

 

        而現在,簡詭跟酒鬼也確實看到了。

 

        在酒鬼的座位上,有著兩個模糊的人影,他們兩人的動作跟簡詭剛剛所畫的一致,一人雙手交叉上舉站立著,另一人則蹲在前方刻劃對方的腹部……

 

        此刻,酒鬼打開了電燈驅離黑暗。

 

        原本在座位上的兩個模糊人影,變成了清晰可見的一個。

 

        雅嵐坐在酒鬼的椅子上,右手拿著一柄美工刀,低頭專心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刻下一行又一行的文字,目前,整個左手上臂的部位幾乎都要被刻滿了,皮膚跟地板都鮮血淋漓。

 

        簡詭知道,剛剛在黑暗中所看到的才是真實情況,雅嵐仍被兇手操控著,以寫出經典故事的誘因,讓雅嵐把自己當作稿紙……

 

        簡詭上前一大步,打算出手阻止雅嵐,卻被酒鬼伸出手擋住了去路。

 

        「讓我來跟她談。」酒鬼的模樣十分冷靜,看起來胸有成竹。

 

        簡詭好奇問:「你這麼有把握?」

 

        「不,我沒有把握。」酒鬼坦承:「但那不重要,要解決這件事,關鍵不是我們這些旁人,而是雅嵐自己本身的想法。」

 

        還沒等簡詭問下一句話,酒鬼已經走到了自己的座位旁邊,準備與雅嵐開始對峙。

 

        低頭在手上刻字的雅嵐也察覺到了酒鬼的來訪,她抬起頭來盯著酒鬼,她此時的臉已經不像一個女大學生。邊刻邊哭的淚痕、因切割手臂而噴到臉上的血跡及皮膚,讓她看起來像一個沈迷於恐怖法術的女巫。

 

        「你比想像中的還早到來。」雅嵐開口了,枯啞的嗓音聽起來讓人感覺很不舒服,「我本來打算等你明天上班時,再給你一個驚喜的。」

 

        酒鬼把身體靠在電腦桌旁,沈著地應對:「早上上班時在自己的座位上發現全身都是血字的屍體,這可不算是什麼驚喜。」

 

        「那是因為你們不懂。」雅嵐激烈地搖起頭來:「等你們看到我所寫的故事,你們就懂了!其他人一定會嚇死,我的故事會刊載在詭誌上,然後我就會贏過你們了!」

 

        看著雅嵐激動的模樣,酒鬼冷冷地問:「這樣值得嗎?」

 

        聽到酒鬼的這個提問,雅嵐停止搖頭,眼神瞪著酒鬼:「絕對值得,我在網路上寫了這麼多東西,大家看都不看一眼,但只要我完成這部作品,大家都會知道我有多厲害,比酒鬼你還厲害。」

 

        聽完這番話,酒鬼竟哈哈一笑,說:「不會有人用『厲害』這種詞來形容殺人犯行,除非她自己也是共犯。」

 

        雅嵐瞪酒鬼的眼神變得更兇狠了。

 

        酒鬼從旁邊的座位拉過一張椅子坐下,雙手食指交叉,傾身向前對雅嵐說:「如果可以的話,請妳快點看清自己,住手吧,那不是我們所能控制的故事,如果一場真實慘案成為讚頌兇手的故事,那代表作者要對死者及家屬負責,這不是作家該做的事情,而且,不管妳怎麼寫,都一定會有其他力量阻止妳的。」

 

        「阻止我?」雅嵐抬起刻滿文字的左手臂,炫耀般的在酒鬼面前晃動著,「我上次已經把故事完成了,只是稿子被白痴警察拿走,但這次沒有人可以阻止我,因為我自己就是稿紙,我的身體只要還存在,大家就看得到我寫的故事。」

 

        酒鬼挑了一下眉毛,要雅嵐看清真相:「是嗎?妳仔細看看妳的手,妳跟兇手的偏執,已經讓他們不惜手段也要阻止妳了。」

 

        雅嵐眉頭深鎖,不理解酒鬼所說的意思,但她手上所傳來的撕裂疼痛感,讓她很快知道了是怎麼回事。

 

        在雅嵐的左手臂上,那些已經刻上去的血字突然像是被人用指甲撕裂一樣,皮膚跟那些字跡被攪在一起,慘不忍睹。

 

        「這是怎麼回事!」雅嵐驚慌地看著自己血肉模糊的左手臂,大叫著,「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幹的?」

 

        簡詭這時走上前來,手上拿著一張紙,說:「雅嵐,我覺得……妳用你自己的眼睛看清楚會比較好。」

 

        簡詭將那張紙放到雅嵐的面前,原來簡詭剛剛並不只是站在旁邊當旁觀者,當酒鬼跟雅嵐在對話時,他的右手有了巨大的感應,簡詭在短短的時間內便完成了一篇畫作。

 

        在畫的正中央是一隻手臂,正是雅嵐刻滿血字的手臂。

 

        這隻手臂也將整幅畫分成了左右兩側。

 

        畫的左邊,有三雙手正用指甲用力摳著手臂上的皮膚,試圖撕裂這些文字。

 

        畫的右邊,則是另一雙手,持著刀子試圖在手臂上多刻上一些文字。

 

        畫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簡詭說:「在那篇故事中的兇手,正試圖讓妳犧牲自己成為他犯行的廣告用具,而他所殺死的那三名死者正在極力阻止他,雅嵐……妳必須好好想一想,哪邊才是正確的。

 

        簡詭的這番話,似乎讓雅嵐稍微清醒了過來,她眨了眨眼睛,眼神變得逐漸清澈。

 

        酒鬼看著雅嵐,語氣轉為溫和:「妳看過我全部的故事,對吧?」

 

        雅嵐點了點頭,她的眼神雖然回復清晰,但是精神面仍處於迷濛之中,不曉得自己的方向該往哪邊走。

 

        「既然如此,妳對我的風格應該很瞭解,恐怖作家寫的故事,不該是讚頌血腥、兇殺這些事物,而是要想,我該如何在這些恐怖的劇情中,讓讀者看到希望的存在跟人性的光芒。」

 

        酒鬼將手輕輕放到雅嵐的臉上,微微調整雅嵐的臉龐角度,讓雅嵐的眼神正對著自己:「如果妳有認真看我寫的小說,應該很明白這些道理。」

 

        在暴力美學中藏著光輝,這就是酒鬼的風格。

 

        雅嵐的眼珠開始急速轉動,她的腦裡可能正在回想酒鬼所寫的所有故事,酒鬼寫過的每個文字,每個劇情,每個細節。

 

        那些文字看似暴力無情,但是只要融會貫通酒鬼想在故事裡表達的真正意義,便會發現背後的溫暖。

 

        突然,雅嵐「哇」的一聲大哭,往前撲倒在酒鬼的懷裡,這哭聲跟她剛剛枯啞的嗓音完全不同。

 

        是後悔、反省的痛哭聲。

 

        簡詭知道,酒鬼已經把她救回來了。

 

        「好了,魔鬼已經無法再利用妳了。」酒鬼拍著雅嵐的背部,並一邊轉頭對簡詭說:「喂,我們的廁所裡有毛巾,你去拿一下,還有,幫忙叫一下救護車,她的手情況很糟糕。」

 

        雖然酒鬼的口氣完全把簡詭當跑腿小弟在使喚,但簡詭卻一點生氣的感覺也沒有。

 

 

 

 

 

 

        比起上次見面,志翔的氣色好了很多,也許是因為案件結束後,這幾天都睡得非常飽的關係吧。

 

        這次見面的便利商店跟上次同一間,簡詭照慣例請志翔喝咖啡,志翔不好意思地拼命致謝:「簡詭老師,不好意思呀,每次都讓你請客。」

 

        「沒關係,你們工作辛苦了。」簡詭語氣僵硬,畢竟此刻他心裡滿是擔憂。

 

        這點志翔當然很清楚,他先把咖啡放到旁邊,以平穩的語氣對簡詭說:「簡詭老師,你別擔心雅嵐的狀況,沒想像中那麼糟。」

 

        「是嗎?」簡詭在臉上擠出笑容,「但她最後還是被你們逮捕了吧?」

 

        「沒錯,畢竟她在逃跑時攻擊了護士跟女警啊……」志翔一說到這邊,語氣也相當失落。

 

        只要走錯一步路,就必須負上所有責任,這份責任雅嵐必須承擔。

 

        志翔又補充道:「不過,因為沒有直接證據,所以她已經跟自助洗衣店分屍案沒關係了,儘管如此……我還是把雅嵐的的稿子看了一百多遍,結果找不到任何跟兇手真實身份有關的線索。」

 

        志翔握緊雙拳,相當憤恨:「就算兇手真的已經死了,也該把他從墳墓裡拖出來繩之以法才對,唉……

 

        「看來你跟我一樣,都有無奈的地方呢……」簡詭唸唸有詞。

 

        「老師你剛剛說什麼?」

 

        「不,沒什麼。」簡詭搖搖頭。

 

        簡詭想起了那天晚上,他跟酒鬼將雅嵐送上救護車後的畫面。

 

        救護車離開詭誌出版社後,酒鬼打電話給出版社的老闆告知情況,並說大門可能需要修理。

 

        等酒鬼講完電話後,簡詭問他:「這樣一來,一切就結束了吧?」

 

        「很難說,」酒鬼給了一個含糊的答案,「我們把雅嵐救出來了,但魔鬼還是會去找其他人合作的,現在只要有題材,就什麼都敢嘗試的創作者實在太多了,特別是真人真事的題材……

 

        簡詭想起了美國一位因為拍攝屍體而身敗名裂的Youtuber,那應該算是最活生生血淋淋的例子了。

 

        真實的事件,到了創作者手上,都必須要謹慎思考後再決定怎麼做。

 

        「所以你覺得……會有下一個跟雅嵐類似的受害者出現嗎?」簡詭問。

 

        「一定會有,魔鬼不怕找不到合作對象。」酒鬼斬釘截鐵點地說:「畢竟……越殘忍真實、越傷害人的題材,大家才愛。」

 

        酒鬼看著在夜空下的詭誌出版社招牌,像是在跟看不見的讀者說話般,以極端無奈的語氣說:「那些人的胃口,只會越養越大而已……

 

 

 

 

 

 

 

 

 

 

 

==========================

 

大家好,我是阿攤。

 

因為手上還有其他的故事要進行,所以在這篇故事結束後,詭誌跟異數也都會暫時休息。

 

下禮拜會換個風格,連載新系列的故事。

 

看著大家一路捧場到現在,萬分感謝。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天天開心
  • 期待新故事喔~~
    (當然也希望詭誌和異數能盡快更新...)
    不然我午休都沒故事可以看~~~
  • 哈哈,新的連載今天會開始喔!

    於 2018/03/13 07:37 回覆

  • Mr.信
  •   「恐怖作家寫的故事,不該是讚頌血腥、兇殺這些事物,而是要想,我該如何在這些恐怖的劇情中,讓讀者看到希望的存在跟人性的光芒。」這篇裡最喜歡這段話。我覺得攤大寫的故事也都帶有這樣的特性。

      最喜歡異數這個系列了,但是也相當期待新故事︿︿

      攤大很棒!要繼續加油喔!
  • 謝謝~雖然自己還沒有這麼偉大,總之就是繼續寫下去就對了!

    於 2018/03/13 07:38 回覆

  • 迪
  • 新德市感覺好像Cinder city的意思~XD (所以住在這城市裡的人都...咦!?
  • 沒有那種意思啦 XDD

    於 2018/03/13 07: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