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121571_726873734342065_5217208684119064576_n.jpg

 

        深夜的山路,疾駛的休旅車,再加上沉默的乘客。

 

        這些組合所搭配出來的畫面,絕對不會讓人產生美好的聯想,而是會想到逃亡跟犯罪之類的詞彙。

 

        車上雖然播放著電台音樂,但卻沒人在聽,駕駛座上的老熊緊握著方向盤,雙眼專注地看著山路的每個彎道,在夜晚的山路上,不容得他分心。

 

        而後座的我跟蘇羿則各自看向窗外,明明外面只有漆黑的樹林,毫無風景可言,但看著深不見底的森林跟山谷,卻會讓人產生一種負面情緒都將被黑暗給吸走的錯覺。

 

        但那終究只是錯覺,該解決的事情還是要解決,逃不了的。

 

        我微微轉過頭觀察蘇羿,雖然看不到他的正臉,但他的頸部跟側臉幾乎沒有血色,緊緊抱在胸前的雙手不斷發抖,代表他還沒從公寓裡所發生的事情中走出來,身心上還未平復。

 

        在這種情形下,各自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至於今晚的目的地,只有老熊知道。

 

        身為全國第一廢墟通的他知道哪個廢墟的人煙最為稀少,也知道若要徹底讓一個東西永遠不再被人找到,可以藏在哪裡。我們所要做的就是什麼都不用懷疑,跳上老熊的車,相信他就對了。

 

        這趟車程的路途之遠,甚至已經超過了新德市的轄區,我不知道老熊要把我們載往哪個縣市,我也不想知道。

 

        最後,老熊帶著我們來到了不知名山區內的一間廢棄學校。

 

        每間學校門口都應該要有的鐵門這裡卻沒有,從門柱上可以看到強行拆除的痕跡,整個校園門戶洞開,老熊就這樣直接駛進學校裡,把車停在操場上。

 

        從校舍的建築規模,以及操場旁邊一些破舊的溜滑梯等遊樂器材來看,這裡應該是一所小學。

 

        我也算是個廢墟愛好者,但我卻沒有在網路上看過任何跟這間廢墟小學有關的照片或資訊,或許這是一間尚未在廢墟迷間曝光,只有像老熊這樣的內行人才知道的秘境廢墟。

 

        車停好後,我跟老熊率先下車,這是在出發前就已經決定好的,由我跟老熊來執行最後的工作。

 

        老熊打開後車箱,把行李箱從後面拖出來,一路拖到操場中間,我跟在老熊後面,其中一手拿著手電筒幫老熊照明,另一手則拿著一個寶特瓶,瓶中裝的不是別的,正是剛才路途中所買的汽油。

 

        這時,蘇羿也下車了,但他全身無力,只見他的腳一碰到地面,就整個人癱軟在原地,好不容易才把背靠在輪胎上,勉強坐了起來。

 

        「老熊,風海……」蘇羿幾乎是用盡他全身的力氣在說話,非常吃力,「你們真的要這樣做嗎?」

 

        剛蹲下來正要把行李箱打開的老熊停下動作,我也轉頭看向蘇羿,對他說道:「我們還在公寓裡的時候不是討論過了嗎?這是目前唯一的方法。」

 

        「我知道、我知道,我有聽到你們討論。」蘇羿用雙手分別壓著兩邊的太陽穴,說:「但是在公寓裡的時候,我頭還好痛,根本沒辦法思考,我甚至聽不清楚你們到底在說什麼……」

 

        蘇羿說話的同時,臉上慢慢浮現出痛苦的表情:「但是在車上的時候,我想過了,事情不一定要走到這樣,我們應該還是有其他辦法的吧?」

 

        「蘇羿,我們人都到這了,已經來不及了。」老熊拍了拍行李箱的外層,說:「現在就要下決定,如果我們不這麼做,失去的就會是你。」

 

        「兩個只能選一個,而你們選了我,我知道……」蘇羿把雙手從太陽穴邊放下來,並用拳頭輕輕敲了一下休旅車的車身,對車內的人說:「喂,妳也說句話吧……妳覺得呢?真的要這樣嗎?」

 

        副駕駛座的車窗緩緩放了下來,冰琦的臉露出車窗,她的眼神宛如黑洞,一點靈魂都沒有。

 

        「我無所謂。」冰琦冷冷地說。

 

        「但如果這樣……你朋友可能就永遠回不來了。」

 

        「無所謂,隨便了。」冰琦把車窗重新關上,就算蘇羿又敲了好幾下車身,冰琦都沒有再把車窗放下來。

 

        「蘇羿,別再敲了,如果車身凹進去,你還是要負責賠的喔。」老熊拉開了行李箱的拉鍊,說:「就讓我們做該做的事吧,況且……我也不敢保證這方法可以成功,若是失敗了,我們就真的會失去你了。」

 

        老熊把行李箱的蓋子掀開來,裡面的東西正是承財的那些物品,衣服、牛仔褲、鞋子、毛巾、書本文具以及冰琦送給承財的那張專輯,全都裝在這裡了。

 

        既然這些東西丟掉後會再自己跑回來的話,這次我們就要把它們燒到連灰都不剩,看它們怎麼回來。

 

        正因為要徹底燃燒,老熊才特地選了這個廢墟,就算在這裡製造出大量的火光,方圓好幾公里內應該都不會有人注意到。

 

        在把汽油倒入行李箱的那一刻,我再次看向蘇羿。

 

        蘇羿在公寓裡差點掐死冰琦的恐怖畫面突然襲入我的腦海。

 

        當時的場景又再次回到我眼前。

 

 

 

 

 

 

 

 

******

 

 

        當冰琦只差一點點就要命喪蘇羿手下時,我喊出了那個名字,筱柔的名字。

 

        「筱柔不會想看到你殺人的!」我對著蘇羿喊道,而這湊效了,蘇羿全身一顫,雙手突然不再出力。

 

        趁著他的力道消失之際,我跟老熊趕緊把蘇羿拉開,拖到沙發上,老熊緊緊壓著蘇羿,以防他再次暴走,我則是快點檢查冰琦的情況。

 

        冰琦用力深呼吸好幾次,舒緩缺氧的情況,讓血液重新流通之後,臉上總算恢復了血色。

 

        蘇羿也在這時恢復了理智,當他看到壓在身上的老熊時,驚慌地大喊:「哇啊!老熊!怎麼回事?」

 

        「你差點犯下大錯,你不記得了?」老熊不敢大意,仍牢牢控制住蘇羿的行動。

 

        「什麼?我做了什麼?」蘇羿輪流看著我們,最後眼神停留在冰琦身上,看到冰琦揉著頸部喘息的模樣,蘇羿似乎想起了自己剛剛的瘋狂行徑。

 

        「你想起來了?」

 

        「有一點點,我的手上還留著那種觸感……」蘇羿的十根手指都在劇烈顫抖,「感覺就像是,我剛剛還用力握著某種很軟的東西,而且我拼命試著想把那東西弄斷……」

 

        蘇羿說著,聲音就越是不成形,到最後根本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但在他的心裡一定意識到了他剛剛想掐死冰琦的這個事實。

 

        若不是我喊了筱柔的名字,悲劇就會發生了。

 

        筱柔的名字對蘇羿來說,就像一個制約,可以直接碰觸到他內心裡最傷痛的地方,讓他清醒,就像簡婕對於我一樣。

 

        這兩位紅點事件的犧牲者,是我們心裡深埋著的一根刺。

 

        確定蘇羿已經恢復理智後,老熊朝那些堆在沙發上、屬於承財的物品瞪了一眼,緊接著起身走進蘇羿房間裡,似乎在裡面翻找什麼。

 

        當我們都搞不清楚老熊到底在幹嘛時,老熊就從房裡拖了一個空的行李箱走出來。

 

        「希望你不介意我擅自使用你的行李箱。」老熊對蘇羿說完後,就開始把承財的東西往行李箱裡丟。

 

        「老熊,你在幹嘛?」我問。

 

        「蘇羿可是差一點就變成殺人犯了,這件事情今天晚上一定要解決掉,若是拖到明天,我無法想像還會發生什麼事。」老熊繼續進行著他的動作,一邊說:「這些東西出現的越多,蘇羿的人格就改變越大,這就是關鍵,就是這些玩意在影響蘇羿,我敢說上面一定還附著其他力量,而不是肉眼所見的這麼簡單,這些東西今晚一定要處理掉!」

 

        「但是蘇羿之前就試過了,就算把那些東西丟掉,它們還是會自己跑回來不是嗎?」

 

        「誰說要丟掉了?」老熊已經把所有東西都丟入行李箱中,準備要把行李箱關上了,「我要把這些東西徹底燒掉,看它們還怎麼回來?」

 

        「但這樣的話,承財就無法回來了……」我說,如果老熊說的是對的,把東西燒了就可以解決這件事,那承財就將永遠被困在這公寓裡了。

 

        聽到承財這個名字,老熊皺起了眉頭:「誰是承財?」

 

        我這時才想起來,老熊跟蘇羿還不曉得冰琦室友的事情,於是我很快把承財的事情告訴他們,並說出我的推測,我認為這房間就是一個陷阱,必須犧牲一個人,才可以救出原本困在裡面的人。

 

        聽完我的講解後,老熊的目光投向冰琦,詢問:「所以承財是妳的朋友?」

 

        冰琦以點頭來回覆老熊,她的呼吸雖然已經平緩下來了,但手仍按在頸部處,看來疼痛感尚未褪去。

 

        「既然他是妳的朋友,那麼應該要聽一下妳的意見,妳覺得呢?」老熊跟我都等待著冰琦的回答。

 

        冰琦先把手從頸部放下來,左右轉動了一下脖子後,雙眼中冒出怒火,爆氣回答::「全都燒了!你們沒看到他剛剛想要殺我嗎?」

 

        對於冰琦如此直接的回答,我並不意外,她要是回答「再想想辦法」之類的,那我才會嚇一跳。

 

        「風海,你呢?」老熊重新把目光對向我,「蘇羿跟那個叫承財的人,你要選哪一個?」

 

        蘇羿,跟陌生人,當然要選擇蘇羿。

 

        我用眼角餘光觀察蘇羿的反應,他卻只是呆坐在沙發上面,恍神地看著我們的討論,那模樣就好像……他無能為力。

 

        此刻的他像是只能等待判決下來的囚犯,而我跟老熊則是決定他生死的法官。

 

        「風海,我要提醒你。」老熊說:「就算我們把這些東西都燒了,也不能保證事情就解決了,或許我們最後仍會失去蘇羿,把這些東西燒了只是孤注一擲的方法,但我們至少要賭賭看。」

 

        「嗯……」我伸手往懷中掏,拿出了那張冰琦送給承財的專輯,「你漏掉了這個。」

 

        我想,這個動作就足夠表示我的決定了。

 

 

 

 

 

 

 

 

******

 

 

        我的思緒從公寓房間回到了廢墟操場,老熊從我手中拿過汽油,正開始倒在行李箱裡面。

 

        當時在公寓裡沒有表達任何意見的蘇羿,卻在這時幫承財爭取喘息的時間,其實我能理解。

 

        只因為承財對蘇羿來說,已經不是陌生人了。

 

        我相信當承財的人格入侵蘇羿的體內時,他們兩人的記憶、個性都彼此有了交流。

 

        從那時起,承財對蘇羿來說就不再是個陌生人,而是個無辜、可憐的朋友。

 

        畢竟承財也沒做什麼壞事,他只是一個肉體被搶走,靈魂被困在那棟公寓裡的犧牲者。

 

        不過現在蘇羿也放棄爭論了,此刻的他應該也瞭解,如果不這麼做,承財會帶著他的身體逃走,而他則將被關在那房間裡。

 

        汽油倒完後,老熊拿出一卷舊報紙,用打火機點燃,然後丟進倒滿汽油的行李箱內,輝煌的火光跟刺鼻的燃燒味在短短一瞬間爆發而出,我跟老熊都退到安全範圍,靜靜地看著它燃燒。

 

        同時,靠坐在車輪上的蘇羿像胎兒般捲縮起身子,把頭埋在雙腿之間痛哭著。

 

        我以為蘇羿是在為承財而哭,但仔細一聽,才發覺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因為那根本就不是蘇羿的聲音。

 

        那是承財在為自己哭泣的聲音。

 

 

 

 

 

 

 

 

******

 

 

        在回去的車程上,車上的環境就跟來的時候一樣安靜。

 

        老熊這次連廣播都不開了,車上保持著一種詭譎的沉默感。

 

        這是正確的決定,因為車上的四個人現在最需要的是安靜沉澱,而不是吵雜的流行音樂。

 

        雖然不是真正的謀殺,但我們確實在某種形式上殺掉了承財,而在棄屍回家的路上,自然不會有人想講話,因為每個人都被罪惡感折磨著。

 

        直到我們離開山區,回到新德市區後,蘇羿才說了第一句話。

 

        「事情並不是只發生在我身上而已……」

 

        蘇羿開口後,沒有任何人接話,因為我們都知道,蘇羿會繼續說下去,而我們唯一該做的就是聽他說。

 

        「當那些東西在燒的時候,我看到了。」蘇羿看著窗外,就像自言自語般,說道:「我看到好多房間,還有好多人,每間房間裡各關著一個人,我看到其中一間房間裡的就是承財,我沒有見過他,但是我知道那就是他,因為在那麼多人裡面,只有他的身體正在燃燒……他哭著在求我放過他,他也是受害者,如果我們之中有人被關進去,都會想找替死鬼出去的。」

 

        正在開車的老熊在這時轉頭了一下,似乎想說什麼,不過他很快又把頭轉回去繼續開車。

 

        「你們能理解我所看到的嗎?那個空間裡的就是那些被困住的人,我想世界各地都在發生這種事情,到處都有陷阱。」平常並不多話的蘇羿,此時像是要把心裡的情緒一次都宣洩出來般,源源不絕地說著:「你們應該也有過這種經歷吧?突然在路上遇到好久不見的朋友,但是他卻不認得你,而且他的動作、講話的語氣跟態度也全都不一樣了,就像是完全變了個人,最後只能用『應該是跟我朋友長很像的人而已吧』這種想法打發過去,但這完全不對啊,事實上是,真的有某種力量在操弄這一切……」

 

        這時,老熊突然將方向盤往右邊一打,把車子停在路邊,接著熄火。

 

        「蘇羿,這件事只能到此為止了。」老熊轉過頭,說出剛才想說的話:「我們無能為力,這件事背後的力量已經不是我們可以解決的了,現在能把你救回來,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蘇羿搖著頭,說:「不行這樣,老熊,我們不能讓這股力量繼續害人……」

 

        「風海會解決的。」老熊突然指著我說道。

 

        老熊的舉動害我錯愕了一下,我該怎麼解決這件事情?我自己怎麼不知道?

 

        「從明天開始,風海會開始寫有關於這件事情的專欄,」老熊的手持續指著我,但他的話卻是對蘇羿說的:「風海會把這個故事寫出來,我也會叫陳希她們加強宣傳,在網路上同步發表,我會讓所有讀到這個故事的人都知道,當他們在家中發現不明的物品時,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燒掉。」

 

        老熊說完後,他的手終於不再指著我,而是搭到蘇羿的肩膀上,用力握著蘇羿的肩頭。

 

        透過這種強而有力的肢體語言,老熊想要傳達的意思再直接不過了,那就是:

 

        請你信任我,至少我們能在自己的能力所及裡,提醒世人這件事的存在。

 

 

 

 

 

 

******

 

 

        老熊開車載我們回到蘇羿家時,天已經快亮了,一夜無眠的我們都覺得疲憊萬分。

 

        就目前的情況看來,蘇羿應該已經沒事了,不過老熊堅持要留下來陪他收東西,晚點再一起到出版社去,以防萬一。

 

        至於冰琦,則由我騎機車載她回去。

 

        在我載她回去的這一路上,我們之間都沒有對話,沉默像是一種傳染病,而我們兩人已經病入膏肓了。

 

        抵達冰琦的公寓後,冰琦拎著安全帽跳下機車就要往公寓裡走,一句話都不想跟我多說。

 

        但我決定打破這個窘境,出聲叫住她。

 

        「妳真的是原本的那個冰琦嗎?」

 

        冰琦聽到我的問題後,她停下了腳步,然後俐落地轉身,雙手抱胸瞪著我問:「你剛剛問什麼?」

 

        我把問題描述的更詳細一點:「我問,妳真的是原本應該擁有這具身體的那個冰琦嗎?」

 

        「你什麼意思?」冰琦瞪我的眼神更有殺氣了。

 

        我聳聳肩,說道:「我的意思是,妳的個性,還有妳的生活模式真的太特殊了,完全不是一般人。而且妳在那間公寓裡已經住一年多了,卻什麼事情都沒發生,直到阿財搬進去以後,他才出事……但真的是這樣嗎?」

 

        「那不然呢?」

 

        我搖搖頭:「我不知道答案,所以請妳親口告訴我,妳是真的、原本的冰琦嗎?還是妳是佔用了冰琦身體的某個人?」

 

        原本我以為冰琦會跟之前一樣把問題丟回來,以逃避問題本身,但她這次沒有這麼做。

 

        冰琦往前走了好幾步,直到我跟她的臉之間只剩下十公分的距離時才停下腳步。

 

        在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下,她的眼神對我來說更有壓迫性了,但我選擇挺直站好,不往後退一絲一毫。

 

        「或許你有理由可以懷疑我的身份,但你給我聽清楚了,這的確就是我沒錯。」冰琦直直盯著我,我幾乎可以看到她瞳孔內的每一絲變化,更可以看清楚我自己在她眼中的倒影,「你可以說我是個爛女人,你也可以說我的生活糜爛,沒有任何未來可言,但那又如何?我並沒有違法,也沒有傷害到任何人,我只是照著我喜歡的方式過生活。」

 

        冰琦所說的每一個字都十分用力,像是要把生命寄託於這些話語中。

 

        「我問你,當你早上起床,看到鏡子裡的那個人時,有對他問過『你是誰』這個問題嗎?」冰琦突然問了這樣一個問題,就在我還來不及回答時,她已經繼續說了下去:「我沒有,完全沒有過,我不像外面的一堆人,他們每天起床看著鏡子,問鏡子裡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對著鏡子懷疑自己的長相怎麼變這樣,懷疑自己的工作怎麼這麼無能,懷疑自己的家庭出了什麼問題。」

 

        冰琦用手指大力戳著自己的胸膛,說道:「這些煩惱我都沒有過,因為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是誰,我知道自己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根本沒必要去質疑自己的人生。」

 

        「呃……」我聽得啞口無言,沒想到我竟然被冰琦上了一堂人生教育課。

 

        「希望你滿意我的回答。」

 

        這是冰琦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她說完這句話後,就頭也不回地轉身回到公寓裡了,只剩我愣在原地。

 

        或許,這就是她可以在蘇羿的公寓裡平安住上一年多的原因吧,她的人格太獨特、太過強烈,也很具攻擊性,所以前房客不敢招惹她。

 

        如果把《你是誰》的都市傳說套用到冰琦身上,就算連續實驗個三千天,對她來說應該一點效果也沒有。

 

        因為她知道自己是誰,她每天都可以說得出答案。

 

        或許,當我在詭誌開始連載這篇故事的時候,我應該要在結局加上這樣一句註解:

 

 

 

 

        讀到最後的讀者們,你們又知道自己是誰嗎?

 

 

 

 

 

 

 

 

 

 

 

 

 

 

==============================================

 

 

大家好,我是阿攤。

 

這次的故事到這邊結束了,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劇情,以及這個故事的意義。

 

下禮拜再見!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