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希醒來時,我跟醫生站在她的床邊,一起低頭看著她,我們兩人的臉上都沒有任何表情,此刻的我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表達我的情緒。

 

    小希的眼睛不停的眨動著,等她的眼睛適應燈光後,她似乎也發覺我跟醫生等一下會做出某些事情……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問:「怎麼了嗎?看你們的樣子,好像……」

 

    「我們要著把妳體內的東西趕出來,」醫生直接開口:「接下來妳什麼事都不要做,只要躺在床上就好了,可以嗎?」

 

    小希的嘴唇緊緊的閉了起來,然後堅強地點了一下頭。

 

    「很好,」醫生轉向我,「給她看吧。」

 

    「嗯。」我的手上正握著幾張紙,那正是可以將異物趕出小希體內的「武器」,希望這武器會有用。我說道:「小希,等一下我會有一些東西給妳看,妳只要負責把它看完就好了,懂嗎?」

 

    小希再次點了一下頭。

 

    「很好。」我把那幾張紙拿到小希面前,從第一張開始給小希看。

 

    一開始似乎很順利,小希的眼睛一個接一個的瀏覽著那些文字,但看了幾行後,她突然猛的偏過了頭,眼神從紙上移開來。

 

    「怎麼了?」我發覺我拿紙的雙手開始些微的顫抖。

 

    「我不知道……」小希的頭扭了一下,她似乎想把眼神重新移回紙上。「我想去繼續看……但好像有其他東西在控制我的頭,我轉不過去……」

 

    是她體內的異物在搞鬼,他不想讓小希去看這些文字,這代表了我們的計劃有效!

 

    一知道這點後,醫生馬上往前用雙手鉗住小希的頭,嘴巴上用溫和的口氣說著:「請妳忍耐一點吧,正是因為這些文字會消滅他,所以他才不讓妳看,妳必須懂得抵抗他,繼續把這些字看完。」

 

    「我知道了……」小希嘴巴上發出輕微的呻吟,重新想把視線移回紙上,但她的脖子似乎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焊住了,壓根無法動彈。

 

    於是我把那些紙移到小希的面前,小希的頭卻又馬上甩開醫生的手,倏的轉向另一邊。異物完全操控了小希的頭部,不讓她去看這些文字,真是王八蛋。

 

    「醫生,我們一起把她的頭抓緊,準備好了?」我把紙放到桌上,和醫生一起抬起小希的頭,並用力抓著,讓她的視線停留在桌面的紙上。

 

    這是一副很詭異的畫面,兩個男人暴力的抓住一個女孩子的頭,強迫她去看一張紙,不知情的人看起來,可能會以為我們在玩什麼變態遊戲吧。

 

    每當小希看完一張紙,她就會點一下頭,而我則會空出一隻手去換頁……小希看的很辛苦,她緊咬著牙齒,脖子上異物的怪力與我跟醫生的力量造成了一種難熬的痛苦。

 

    在這個時間點,我有種自己似乎變成電影「大法師」裡的驅魔法師一樣,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但我也能感覺到,小希體內的異物正在掙扎。

 

    這是一段難熬的時間,每分每秒都讓我難以忍受,我想放開手讓小希從這種痛苦中解脫,但是在異物消失前我不能放手。

 

    我只能希望小希能夠快點把這些文字看完。

 

    當終於翻到最後一頁時,我們三人都已經筋疲力盡,但我能感覺到異物的能量也削弱了不少。當小希的眼睛終於看到最後一個字時,一股力量突然從小希的體內衝出,我跟醫生只感覺到手一麻,然後雙手皆被震飛了小希的頭部。

 

    小希的嘴巴忽地張開,一道綠色的光霧從她的嘴巴裡衝了出來,然後衝撞到天花板上,化成許多灰白色的粉末,緩緩落在我們三個人的身上。

 

    在這一瞬間,我感覺到小希身上的異物消失了。

 

    「成功了?」我看著眼前慢慢落下的粉末,自己問著自己。

 

    「我想是的。」醫生一笑,說:「我能感覺到她身上的異物不見了。」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小希整個人在床上癱軟下來,好似已經耗盡了全身的力氣:「那個東西,好像真的從我身上消失了……」

 

    「幹的好,我們真的找到消滅異物的方法了。」醫生大笑幾聲,開始動手解開把小希固定在床上的繩子。

 

    而我則把那幾張作品折了起來,如果沒事的話,我希望不要看到裡面的內容,甚至連我都不知道作品的內容到底是寫什麼。在右手完成創作後,我連內容都沒看,馬上就去找醫生了。

 

    如果這作品能夠消滅異物,那麼人類看了以後會有什麼反應,那我可不太敢想像。如果我右手完成的作品是一篇小說,那麼他可能是全世界最恐怖的小說了吧……但也是對付這些異物最有效的武器。

 

    但該如何運用這個武器呢?

 

    我們的動作必須要快,如果這些異物是真的可以互相溝通,那他們現在應該已經發現有一個同類消失了,代表有人找到消滅他們的方法了。

 

    晚餐時,我們叫了幾塊素食比薩當晚餐,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三個人都很有默契地不想吃肉。

 

    接下來的我們必須進行一場賭博,簡詭說,在今天有一個力量非常強大的異物被送進了澄平醫院,如果那就是異物的母體,那麼只要消滅他,其他的異物也會跟著消失囉?

 

    這是樂觀的想法,我們只要進入醫院,把這篇作品拿給被母體侵入的患者看就好了。

 

    但如果這計劃不可行,那麼我們就真的完了……

 

    不過,我們要如何進入全面管制的澄平醫院呢?

 

    「很簡單,」關於這點,醫生早就想好了:「我可不是冒牌醫生,在澄平醫院我認識幾個同事跟學弟,只要我開口,他們一定會幫助我們的。」

 

    「嗯,我們進去以後就跟簡詭會合,一起找到異物的母體。」我說。

 

    「但必須小心,母體的力量很強大……而且整醫院都是受異物操控的病患,簡單的說,打從我們一踏進醫院,我們就被敵人包圍了。」

 

    「但我們不得不這麼做,不是嗎?」我咬著比薩。

 

    而小希一直在旁邊聽著我們的對話,她已經知道我們所擁有的能力,也知道了這個世界所面臨的危機:一群異物從天而降,想讓人類彼此吃個精光。

 

    「我也能去嗎?」聽著我們的對話許久後,小希開口問道。

 

    我跟醫生一起開口:「不行。」

 

    那種地方妳不該去……那種事情不是女孩子該做的……我的腦裡充滿著這種念頭。

 

    倒是醫生說的很直接:「如果妳想去,那妳最好先寫好遺書,因為我不能保證妳的安全……不,就連我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在醫院裡被患者們吃個精光。」

 

    小希倒吸了一口氣,醫生的這番話真的嚇到她了。

 

    醫生看著窗外,仿佛已經覺悟了某件事情,緩緩地說:「那些躲在外面沒被送到醫院的患者,應該已經暗自集結,準備一舉救出澄平醫院裡的其他患者了……我已經能聞到整座城市的血腥味了。」

 

    「但……如果我們把那個母體消滅以後,其他的異物還是存在的話呢?」我還是問了一個悲觀的假設性問題。

 

    醫生連頭都沒轉一下,只是說:「那我們只能自求多福了。」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