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昏昏欲睡的情緒收起來,到浴室洗了把臉後穿好裝備,準備上哨。

 

        我今天晚上站的是04-06(即晚上四點至六點)的夜哨,雖然不是24-0202-04之類的艱苦哨,不過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只要輪到夜哨,不管是哪一哨,心情就是不爽。

 

        特別是聽著其他弟兄在寢室裡發出的打呼聲一邊穿裝備時,更是不爽,不過夜哨這種東西就是這樣,每個一段時間總會輪到的,明天晚上就換我呼呼大睡,其他人半夜起床上哨了。

 

        我所處的單位據地不大,營區中只有我們這個獨立連隊,連上主官人也都不錯,士官兵們相處起來相當輕鬆,要說單位唯一的缺點的話……那就是指揮部就在離我們營區不到六公里的地方,因為車程短,所以督導官也愛來我們這邊。

 

        兩天一小督,四天一大督,用這短短兩句話來形容我們單位督導的頻率相當貼切。

 

        雖然連上氣氛不錯,不過在督導愛來的情況下,連上的業務跟各項工作還是馬虎不得,衛哨工作更是嚴格,畢竟誰也不知道督導官會不會在半夜突然出現。

 

        檢查好裝備沒有問題後,我跟在外面的安全士官打了聲招呼,走向離營舍並不遠的哨點,也是我們營區最重要的一個哨點,大門哨。

 

        說是大門,其實門口並不大,大小剛剛好足夠讓一台中型戰術輪車進出,外面也沒有招牌或路燈,如果在晚上從外面的產業道路往這邊看的話,根本不會察覺到這裡有一個營區存在。不過這個門口畢竟是營區的門面,督導官來也最愛督大門,所以太菜的弟兄我們也不敢排來站這個哨點。

 

        「嗨,學長。」正準備下哨的學弟阿燦一看到我出現,便跟我揮手打招呼。

 

        「哈囉,辛苦啦。」我問道:「沒什麼問題吧?」

 

        代為回答的是在旁邊的副哨學弟阿棟:「啊,這個……」阿棟說到一半欲言又止,但鐵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門哨共有兩個人一起站,一個是負責掌管人員進出、配帶伸縮式電擊棒、階級較高的哨長,另一個則是手持步槍負責對外警戒的副哨,我正準備要接的則是哨長的位置。

 

        「怎麼了?剛剛有督導來?」我問道,並一邊從阿燦的身上接過電擊棒及其他裝備。

 

        「沒有,督導今天沒來。」阿燦說,「只不過發生了一件怪事,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只要不是督導,其他都是小事,到底怎麼了?」

 

        副哨阿棟的頭往大門外面擺了一下,說:「學長,你看一下外面。」

 

        我往哨所外面望去,外面並沒有路燈,但是因為這邊沒什麼光害的關係,所以月光很明亮,通常在月光的照耀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到整條產業道路的動態,或是有沒有督導官接近等等。

 

        不過比起其他上哨的夜晚,在產業道路上,明顯多了一樣東西。

 

        有一台小客車停在離哨所門口約一百公尺處的路邊,通常是不會有人把車停在那邊的,因為這附近一公里內除了我們營區之外,沒有其他建築物或民宅了。

 

        我指著那台車,問阿燦跟阿棟:「你們是指那台車嗎?」

 

        「沒錯,就是那台車。」

 

        「嗯……是誰停在那邊的,你們知道嗎?」我問道。

 

        阿燦說:「我不知道,不過重點是……站24-02的偉哥學長交接的時候說,那台車從十二點半就開過來停在那邊了。」

 

        十二點半……現在是四點,也就是說那台車至少停了三個半小時了。

 

        「開過來停在那邊,然後呢?」我問。

 

        「然後就沒有了。」

 

        「沒有了?」

 

        「對,偉哥學長說,車停下來熄燈之後,車門就沒有開過,也沒有人下車,就只是停在那邊……」

 

        「一直都沒有人下車嗎?」

 

        「嗯,我上哨以後也一直在注意那台車,完全沒有人下車。」

 

        「也就是說人還在車上囉?」我瞇起眼睛,但只靠著月光根本看不到車內的情況,可能車窗也有貼隔光紙的關係吧,我不禁臆測:「靠,該不會是中共什麼的在外面偷拍我們吧?」

 

        「少來了啦,學長,我們國軍裡面還有什麼機密是可以偷拍的?早就都被高官賣光光了好不好。」阿燦講完這句玩笑話後,突然臉色一變,「不對啦,學長,雖然沒有人下車,但是我跟阿棟都看到了。」

 

        「看到了?」我轉過頭看著兩人,只見他們兩個都表情陰沉,臉色慘澹,就跟看到十個督導官蜂擁而來一樣,「到底看到什麼,說清楚啦。」

 

        阿棟跟阿燦兩人相互對視,最後才由梯數比較老的阿燦說:「有個小女孩,會突然出現在車子旁邊,我們剛剛已經看到好幾次了。」

 

        「小女孩?」我察覺到一絲詭異的氣氛:「是從車上下來的嗎?」

 

        「不知道,我們很肯定沒有人從車上下來,但也有可能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有人下車也不一定,總之那個小女孩很奇怪……」

 

        「怎麼說奇怪?」

 

        「就一個大概八、九歲的小女孩,她都躲在車子後面,然後會探出頭來跟我們招手,可是都不講半句話,而且好像怕被發現一樣,很奇怪吧?」

 

        我看向車子,並沒有看到什麼小女孩,阿燦補充說:「學長,她大概十幾分鐘會探出來一次,現在……」

 

        阿燦還沒說完,我就看到了,那女孩的頭跟手臂從車子後方出現,距離太遠看不清楚她臉上的表情,但可以感覺到她直勾勾地看著我們,然後揮了兩下手,像是在叫我們過去一樣。

 

        揮手的動作一做完,女孩的臉跟手就消失在可見的範圍內,重新躲回車子後方,仿佛她如果暴露太久,就會被什麼東西發現一樣……

 

        我愣住了,阿燦則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說:「如何,學長?很詭異吧。」

 

        「嗯……」我可以感覺到防彈背心底下的胸膛正在出冷汗,「喂,阿燦,問你一個問題。」

 

        「學長怎麼了?」

 

        「你急著下哨嗎?」我拿出剛從阿燦那邊交接過來的電擊棒,測試了一下功能,「不急的話,手電筒帶著,跟我一起去檢查一下那台車。」

 

        「靠,學長你說真的假的?」

 

        「當然是說真的,這裡先給阿棟一個人顧就好了,阿棟你沒問題吧?」

 

        阿棟做出一個持槍敬禮的動作,看來他是會盡責掩護我們的。

 

        我在連上算是很照顧人的優質學長,阿燦也不敢拒絕我,只好拿上手電筒,乖乖跟我一起出去。

 

        我跟阿燦就這樣一人一支手電筒,走出大門哨所往那台車挺進。

 

        阿燦還邊走邊問:「欸,學長,這會不會是督導官的陷阱啊?說不定督導官就坐在車上,看我們會不會擅離職守什麼的……」

 

        「如果是陷阱,那更要檢查啊,盤查可疑車輛本來就是我們哨長的任務耶。」

 

        「好像是這樣沒錯……」阿燦又想了一下:「靠,學長,那等一下如果督導官真的坐在車上,你直接拿電擊棒朝他身上電個爽啦,媽的三更半夜還來搞這招。」

 

        「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啦。」我此刻左手拿著手電筒照路,右手卻是不離腰際的電擊棒,只要一有狀況就馬上抽出來。

 

        終於慢慢靠近那輛車了,那個女孩現在沒有再從車子後面探出頭來,不過現在手電筒的燈光已經慢慢可以照輛車子,雖然隔著隔光紙,不過在手電筒的照射下,我可以肯定,駕駛座上的確有坐人。

 

        阿燦不知何時慢慢躲到我的身後:「靠,學長,很恐怖啊。」

 

        「怕三小啦,你這樣我壓力很大耶。」我慢慢走到車前,朝車子問道:「請問有什麼事嗎?」

 

        但對方好端端地坐在駕駛座上,沒有回答。

 

        我往後比了比手勢,示意阿燦從側邊接近。

 

        阿燦往側邊走了幾步後,忽然大叫一聲,說:「學長,那個小女孩……她躺在後座。」

 

        我也趕到車子的側邊,原來旁邊的車窗都沒有貼隔光紙,手電筒一照就可以完全看到車內的景象。

 

        只見剛剛還躲在車子後面朝我們揮手的小女孩現在躺在後座上,臉色發白,嘴角邊吐出白沫。

 

        而坐在駕駛座上的人則是一位女子,她歪著頭,披頭散髮,臉色是恐怖嚇人的紫黑色,嘴巴中正泊泊流著漆黑的鮮血,我只瞄一眼就知道她已經完全死了,不敢再看第二眼。

 

        兩人可能都是服下了什麼毒物吧,不然不會這麼嚇人。

       

        「學長!」阿燦大聲叫我,「後座的那個小女孩,她好像還有呼吸!」

 

        這聲呼喊把我拉回現實,我大呼:「你退開!」

 

        我右手抽出伸縮式電擊棒,順勢甩開電擊棒,變成了長警棍的形狀。

 

        我卯足全力,將電擊棒往後座的車窗上砸去。

 

        啪!

 

        電擊棒應聲而斷,車窗卻完好無缺。

 

        我跟阿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上個月不是才剛高裝檢過嗎?怎麼這麼不堪一擊……」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啦,阿燦,你看路邊有沒有什麼大石頭,拿來把玻璃砸破,快點。」

 

        「喔,好!」

 

        阿燦轉身去找石頭的時候,我的眼角餘光瞄到前座,看到了一幕讓我嚇破膽的畫面。

 

        駕駛坐上那個早已氣絕的女子,正轉過頭,兩眼翻白地瞪著我。

 

        像是在說:「少管閒事。」

 

        這個時候,我似乎明白了什麼。

 

        阿燦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學長,你讓開!」

 

        我身子剛閃到旁邊,阿燦已經拿著一個跟我的頭一樣大的石頭砸向車窗,這次湊效了,車窗霹靂啪啦的全碎了,還好石頭砸進去沒傷到小女孩。

 

        忍著手臂被玻璃碎片傷到的疼痛,我伸手進車內將小女孩抱出來,的確還有體溫跟呼吸,還有救!

 

        「啊啊!學長!」阿燦發出尖叫,而這次我也差點尖叫出來了。

 

        因為駕駛座上的女子,現在已經打開車門,一隻腳跨下車身,伸出雙手要往我們抓過來。

 

        「我以為她死了……」阿燦這傢伙還搞不清楚狀況。

 

        「你白癡啊!她早就死了!我們先跑回營區,快點!」

 

        我抱著小女孩開始往大門跑。

 

        回頭看,阿燦跑在我的身後,而那個滿臉紫黑色,雙眼翻白,嘴中正在吐出烏黑色鮮血的女子追在他身後,完全就是要來索命的女鬼。

 

        「站住!妳不要再追了!我以中華民國陸軍所擁有的權力命令妳……」阿燦這傢伙跑得慢,眼看那女子快追上他了,他還有時間打嘴砲。

 

        「你瘋了嗎?現在說那些屁話幹嘛啊?快點跑啊!」

 

        從現在的距離,我可以看到阿棟在哨所裡拿著槍瞄準,全身都在發抖,看的出來他完全嚇壞了,不曉得該怎麼處置現在的狀況。

 

        畢竟衛兵守則可沒有提到遇到女鬼要怎麼處理啊。

 

        「開槍!」我大喊:「快點開槍!開一槍啊!」

 

        那恐怖的女人仍緊追在後,只差兩三步就要追到阿燦了,但離哨所還有五十公尺,現在只能靠阿棟了。

 

        「有責任我扛,你快點開槍啊!」我最後大喊,這句話是一劑強心針,阿棟終於也豁出去了。

 

        槍聲響起,我跟阿燦同時趴倒在地,槍聲的餘音在道路上繚繞許久,營區裡的人這時如果還沒被吵醒,我也佩服他們了。

 

        原本右手已經勾到阿燦的恐怖女子,消失無蹤了。

 

        以一般的衛哨守則來說,步槍裡面前兩發子彈都是空包彈,以前聽過鬼怕槍聲,看來是真的,我趴在地上緊緊抱著女孩,終於鬆了一口氣。

 

        果然,連長跟其他士官兵都被槍聲吵醒,通通跑到哨所來了。

 

        「怎麼回事?怎麼開槍啦?」

 

        我這才想起救人要緊,我馬上朝他們大喊:「醫護士!快點過來!」

 

        希望懷中的這個小女孩還有救……

 

 

        當連上弟兄一起去檢查那台車時,那個女子仍低頭坐在駕駛座上,好像她剛剛沒有離開車子追過我們。

 

        但我、阿燦跟阿棟都確實看到了,那女子想追殺我們,阻止我們去救那個小女孩。

 

        而我的猜測果然沒錯,警方在隔天來調查以後,發現女子跟那女孩是一對母女,果然是一齣母親強行帶著小孩服毒自殺的慘劇。

 

        她原本應該是要選擇一處人煙稀少的山路進行的,不過那位母親可能求死心切,沒注意到前方有營區,就這樣把車停在我們營區前面進行自殺計畫了。

 

        不過小女孩的藥劑稍微少了一點,所以沒有馬上中毒身亡,而是在死亡邊緣徘徊。

 

        或許就是在這瞬間,她的靈魂脫離了身體,而從車後探出身來朝我們求救,而當我們去救她時,那位母親強烈地警告我們:「少管閒事。」

 

        甚至要阻止我們……

 

        不過在醫護士的急救及緊急後送後,小女孩相當平安,沒有生命危險。

 

        由於當晚所有夜哨的說法都一致,所以連長也相信我們的經歷。

 

        但是那些指揮部的高級長官腦袋構造就不一樣了。

 

        他們說我下令開槍的決定太過輕率,決定把我、阿燦、阿棟都禁假兩天。

 

        靠,什麼狗屁國軍。

 

 

 

 

 

 

 

 =======================

 

好像很久沒有寫這麼歡樂的故事了吼 XDDD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0.0
  • 好政治...
  • 呃⋯⋯可以請問故事中哪邊有提到政治的點嗎?

    於 2016/05/23 18:53 回覆

  • 0.0
  • 看到我們國軍裡面還有什麼機密是可以偷拍的?早就都被高官賣光光了好不好就看不下去了...
  • 如果這句玩笑般的情節是所謂政治點的話,那可能想太多了喔,因為這句玩笑話跟藍綠無關,而是我在軍中服役四年多來的感觸喔,相信有服過兵役的讀者應該都100%跟我有一樣的感覺。


    每次有共匪案發生,出賣資料的都是掛星星的將軍,可是檢討的都是基層士官兵,這句話算是一個調侃,跟藍綠政治完全無關喔!

    雖然我早期的故事是常常會罵政府,不過現在已經收斂很多啦。XDDD

    於 2016/05/23 18:57 回覆

  • 3 0.0
  • 這篇會有政治意味嗎?我覺得還好ㄟ
    讀起來就像有點好笑又有點恐怖的短文
  • 嗯嗯,是久違的風格~

    於 2016/05/25 20:24 回覆

  • Wa Kai Lang
  • 這是鬼故事
    不用太往政治想~
    話說原來鬼也會怕槍
    還是是被槍聲嚇回去
    其實比起開槍
    有人說把褲子脫了
    那把"槍"也能嚇走女鬼
  • 這這.....太驚嚇了...

    於 2016/05/25 20:25 回覆

  • OWO
  • 重點是最後一句嗎XDDD
    真的好歡樂,一點都不恐怖
  • 歡樂的國軍~

    於 2016/05/25 20:25 回覆

  • 全部
  • 盲從阿
    台灣很多人沒辦法接受那些把「事實」講出來的人
    總是批判那些罵自己支持對象的人
    像說某偶像做錯事被罵,粉絲就會一窩蜂護航
    某團體違反道德良知被譴責,總有鐵粉以不同角度回擊
    公正無私的人越來越少....

    扯遠了

    這篇故事很棒,每個人都有權利開玩笑
    何況這又是攤大自己的網誌
    單純把它當鬼故事看看就好
    別因為某些文字影響自己閱讀的心情了~
  • 謝謝,給你一句中肯囉!

    努力在創作的過程中不會再犯錯。

    於 2016/05/29 13:51 回覆

  • A先生
  • 大大的故事一直都很好看,不過有些人的想法比較敏感,就不用太糾結了,謝謝您從未放棄過寫作這條路。

    BY台論支持者
  • 謝謝從台論支持到現在~

    於 2016/05/29 13:52 回覆

  • asuen
  • 好 恐 怖!! 好有畫面!! 尤其是對那母親的描述; 臉色發青明明已死呢. 卻還起身, 然後還追人. 它奶奶的. 佳恐怖 (抖)
  • 大家的恐懼是我的榮幸~

    於 2016/06/03 22:50 回覆

  • 待命班 班長
  • 哨長是下士嗎 ? 聽說槍撞針都拿掉 怕阿兵哥自殺
  • 現在都有撞針喔~

    於 2016/06/03 22:50 回覆

  • Sorry
  • 我覺得很棒,有久違的阿攤的感覺XDDD

    其實政治在我們生活中無所不見,校園有校園的政治、公司有公司的政治,到處都是政治。人要避開政治去談任何事情其實很難,只是人們不知道那其實就是政治而已。你們所以為避開的所有「政治」,不過是國家的政治、政黨的政治。
    但我想說的是,看到好像有政治的玩笑話就讀不下去的人……真的是不用敏感成這樣啦……既然有些事情講的的確是「真實」,那為什麼不能拿出來開玩笑?現在軍中的確就是有這樣多莫名其妙的鳥事,為什麼不能談?
    如果國家機構做錯事我們不能批評,我們只能避開那些而讓自己陷入政治冷感,這個國家能夠進步嗎?為什麼做錯事情要擔的都是市井小民們,而不是這些一開始就把整個制度搞爛的上層官員?而且我們還不能帶一絲批評,不能開一絲玩笑?如果說這是假的那可以稱作抹黑,實在不可取。但這是真實的!的確有在發生的事情啊!更何況阿攤根本也無意涉及政治吧!

    老實說我真的很喜歡也很懷念阿攤這種跟市民生活有所連結的故事。
    (當然不是說不喜歡現在的風格,現在的風格也很有味道,各種的都很喜歡!像是那篇「活著的人終究期待著」真的是非常深刻地打到我的內心深處。)
    還記得在台論的時候有看過一篇故事是兩個男性友人在開車,然後聽到車上廣播的某一段時,異口同聲地說了:「幹!」這篇讓我印象很深刻,因為我在讀到一半的時候也跟著罵了幹XDDD。撇除這個,那篇故事的內容也是我最喜歡的題材之一。
    這樣結合台灣生活與時事的故事很讓人會心一笑,也是我一開始迷上攤大的原因之一,真的真的沒有必要對政治冷感又對政治敏感成這副德行……

    對不起無意引戰但我真的覺得阿攤很無辜。
  • 辛苦你打這麼長一篇了 O_O

    在很早期我寫的故事真的有很多靠北政府或環境的小插曲,不過現在已經很少了,可能是心境隨著出社會後而有所改變了吧~

    偶爾寫到的時候,又怕被人戰,其實我的網誌已經算很和平,幾乎沒有筆戰XDD

    接下來會繼續努力寫更好的故事~

    於 2016/06/13 01:09 回覆

  • 阿娘
  • 竟然禁假XDDDDDD超可憐ww
  • 長官的腦袋阿 WW

    於 2016/06/29 22:58 回覆

  • 小蝶兒
  • 夭壽喔!!集體出現幻影,好家在人有救到;不過想女孩還有親人嗎?這樣太悲慘嘞~~
    長官就是這樣,不開槍出事也是他們扛,開槍了還是要受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