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35590_1933463363394800_1079437579_o.jpg

 

        夜還未深,許多市內的夜店、酒吧,此刻都正準備要開門營業。

 

        雖然我家附近就有幾間酒吧,但我都沒有光顧過,在我的印象中,酒吧是時髦的年輕人才會去的地方,而我早已經跟這種身份脫節了。

 

        這是我第一次光顧酒吧這種場合,而且還是跟老熊、酒鬼一起。

 

        至於我們為什麼會坐在酒吧裡?那是因為酒鬼在電腦被老熊強制關機後,突然丟出的一句話。

 

        「我想喝酒,一起吧?」在歷經遊戲裡的驚魂後,酒鬼看起來另有打算:「風海,你家附近有酒吧嗎?」

 

        「啊,有幾間,只是我都沒去過。」

 

        「那好,我們走吧。」他還跟老熊交代:「老熊,打給JEFF,叫他等一下跟我們會合,就說我們有關於遊戲製作者的重要訊息要給他。」

 

        接著,我們三人就一起坐在酒吧裡,等JEFF來了。

 

        我跟老熊都只點了調酒,酒鬼卻點了威士忌。

 

        我一邊小啜著調酒,一邊觀察著酒鬼,而他也只是慢慢喝酒並低頭看著地板,好像在思考什麼計畫。

 

        我一直覺得,當酒鬼發現KILLSWITCH的真相以後,他就有點不太對勁,不管是一開始跟JEFF在會議室裡談話的時候,或是剛剛在進行遊戲的時候,酒鬼都有點積極過頭了,目前為止幾乎都是他帶著我跟老熊在衝,這完全不是酒鬼的作風。

 

        酒吧門口的風鈴聲響起來,代表有人開門走進來了,來的人正是西裝筆挺的JEFF,他跟吧台隨便點了一杯特調後,就急匆匆地坐到我身邊,問:「怎麼樣?你們知道是誰製作這款遊戲了?」

 

        酒鬼把頭抬起來,盯著JEFF:「還不知道。」

 

        「不知道?」JEFF皺眉,聲音帶著些許不滿:「你們不是說有重要的資訊嗎?難道不是製作者的真實身份?」

 

        「也差不多了,我們看到他的臉了。」

 

        「看到他的臉?」JEFF的臉色從不滿變成詫異:「怎麼看到的?」

 

        「這不是重點。」酒鬼接過話題,「JEFF,從你們收到KILLSWITCH以後,你應該也有試圖想辦法找出製作者的真實身份吧?結果怎麼樣?有能力製作這麽龐大且細膩的遊戲的人,在國內應該不多吧?」

 

        「我當然有自己搜查過,但是名單跟範圍實在太廣了」JEFF兩手一比,表示搜查名單的範圍之大,「其實國內現在的遊戲業,發展的速度比外人想像的還要驚人,如果是五、六年前,可能只有幾個人可以做出KILLSWITCH這種遊戲,但現在遊戲界的人才數量以可怕的速度在成長,根本難以鎖定對象。」

 

        「那如果……」酒鬼在桌上轉動了一下酒杯,問:「把範圍縮小到國高中生,這會容易點嗎?」

 

        JEFF眉毛一揚,似乎是在質疑酒鬼:「你是指這遊戲是國高中生做出來的?」

 

        我想了一下,酒鬼會這樣推論並不是全無道理,因為KILLSWITCH是以真實的校園生活當作素材,而且還加上了霸凌的元素,或許製作者本身是一名飽受霸凌的天才學生,所以才製作出這款遊戲向霸凌者報仇。

 

        但以此來推斷製作者目前的身份還是不精準的,我想酒鬼的依據還有一個……就是那張臉。

 

        那張在螢幕上顯現的,真實的臉。

 

        在驚駭過後仔細回想,那張臉相當清秀,充滿稚氣,而且感覺並不凶惡,看起來的確是一張清純的學生臉。

 

        當電腦主機被關閉的那一霎那,他透過臉孔傳達給我們的,是悲傷及無奈的情緒。

 

        就像在說,我並不壞,我只是真的受不了,才這麼做的……

 

        「如果只鎖定國高中生的話,那名單就沒剩幾個了。」JEFF用手指頂著下巴沈思道:「不過為什麼要鎖定國高中生?」

 

        「只是想證明我的推論是正確的,有辦法總比束手無策好。」酒鬼補充說:「你先從名單裡找出那些還是國高中生身份的人後,再比對他們的學校,應該就可以找到製作者了。」

 

        「比對學校?」

 

        「對,查查他們所就讀的學校,看那間學校的環境構造是不是跟KILLSWITCH裡的學校一樣。」剛剛酒鬼的腦裡應該就在籌備這些計畫,他不急不徐地說:「你應該也發現,KILLSWITCH裡的學校雖然沒有名字,但是他的校園環境、教室細節都非常逼真,就像我們作家也都會將自身的經歷投擬到作品裡一樣,KILLSWITCH的製作者應該也是以他自己的學校來建構KILLSWITCH的世界。」

 

        原來如此,除了JEFF之外,我跟老熊也聽得直點頭。

 

        「這點應該很容易就做到,我明天就可以查出來。」JEFF說:「查出來製作者的身份後,該怎麼做?現在不管怎麼樣,我的高層都已經決定好要把遊戲上市,已成定局了。」

 

        「只好親自去問問看這位製作者,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關閉KILLSWITCH裡那股會殺人的邪惡力量了吧。」

 

        「但既然對方可以在遊戲裡加入這種力量,也代表他不是等閒之輩,你確定要這樣直接把他查出來?」JEFF問道,語氣中有點挑戰的火藥味。

 

        酒鬼則是帶點諷刺地回答:「不然該怎麼辦?報警嗎?」

 

        「哼。」JEFF嘴角一笑,拿起他的那杯調酒一口喝完後,站了起來:「那我先回去叫我的助理幫我調查,明天我會告知你們調查的結果。」

 

        JEFF說完後便轉身離開了酒吧,透過酒吧的玻璃門,可以看到他坐上了一輛賓士的後座,看來有司機的他不用擔心酒駕的問題。

 

        酒鬼看著賓士車駛離,也仰頭將威士忌喝乾,當他杯子放回桌上時,眉頭也沒皺一下。

 

        「我等一下慢慢走回去。」酒鬼站起來拍拍膝蓋,「明天見。」

 

        在我跟老熊的目視下,酒鬼也走出了酒吧,而我跟老熊的調酒都還喝不到一半。

 

        「老熊,」我忍不住問:「酒鬼這次到底怎麼了?」

 

        在剛剛的對話中,酒鬼完全把我跟老熊的發言權奪走,直接代表了詭誌來跟JEFF交涉,如此主導的氣勢,讓我懷疑是酒鬼的另一個人格跑出來了。

 

        「我也從來沒看他這樣過。」老熊聳聳肩,「或許,KILLSWITCH的製作者讓酒鬼重新想起他的父母,所以惹火他了吧……

 

        「你覺得酒鬼真的殺了他的家人嗎?」

 

        「我不知道……」老熊把頭靠在沙發上面,長嘆一聲,「除非酒鬼願意再跟我們提起這件事,不然我們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

 

        我看著桌上酒鬼剛剛喝光的酒杯,感覺酒鬼背後的故事,就跟威士忌的口感一樣,從嘴唇到喉嚨,每個部位都有不同的感覺……

 

 

 

 

        有了酒鬼的提示,JEFF那邊很快就有了結果,隔天出版社一到上班時間,老熊就接到了JEFF的電話。

 

        老熊走上二樓來告知我這件事情:「JEFF說,他已經找到那名符合條件的學生了。」

 

        「哇,這麽快。」我停下打鍵盤的手,「有打算去拜訪那學生嗎?」

 

        老熊回答:「當然,JEFF已經跟那所學校約好了,他的公司好像跟那所學校有產學合作,所以是用訪談的名目約的,不過JEFF要找我們一起去,他說下午會派車來接我們,你覺得如何?要一起去嗎?」

 

        「酒鬼怎麼說?」

 

        「酒鬼說會同行。」老熊聳了一下肩膀:「很不像他,對吧?」

 

        「沒錯,平常他應該懶得去的……」我將雙手枕在後腦勺,整個人靠在椅背上,「酒鬼有跟我說過,他不喜歡JEFF,感覺JEFF也不喜歡酒鬼,他們好像把彼此當作對手。」

 

        「是啊,JEFF這麼快就把那名學生查出來,感覺就像是要做給酒鬼看的。」

 

        「不過他贏不了酒鬼的,」我問:「JEFF有把那名學生的資料傳給你嗎?」

 

        「沒有,他說下午在車上會再跟我們講解。」

 

        「這次換他賣關子了啊……」我嘖嘖,看來只能等下午JEFF的車到了。

 

        下午,老熊叫其他人先提早下班,而他跟酒鬼還有我則有另外的採訪工作,陳希、笑笑、謙慧她們知道可以提早下班都非常開心,只有夜貓子的臉色微微擔憂。

 

        或許她從老熊告訴我的事情中,也大概察覺到,這不是例行的採訪工作,而是另一起事件……

 

        其他人都從出版社離開,只剩下我們三人後,JEFF的車子也到了。

 

        那是一台相當高級的進口休旅車,後座還有冰箱跟飲料,駕駛座上則是一個帥氣的年輕駕駛在開車。

 

        「冰箱裡的飲料自己拿吧,出發的路上,我跟你們說一下調查的結果。」JEFF身上的西裝今天走商務風,雖然不再那麼閃閃發光引人注目,但也是十分帥氣。

 

        JEFF一邊說,一邊把資料傳給我們:「我找到的這名學生叫陳韻,就讀F高中三年級,而F高中的構造就跟KILLSWITCH裡的學校一模一樣,陳韻在就學期間,曾經多次參加學校跟遊戲公司所舉辦的各項設計比賽,幾乎都有得獎。」

 

        「高中有舉辦遊戲設計比賽?」我問。

 

        JEFF以一種看鄉巴佬的藐視眼光看著我:「我昨晚不是有說過,現在遊戲界的人才正以恐怖的速度在增加,許多學校都有遊戲設計或電競的相關科系了,而我們公司也是因此才跟F高中有產學合作的。」

 

        我看著手機,盯著JEFF所傳的資料,陳韻的大頭照相當清楚的附在上面,他是一名面貌清秀的男學生,戴著一副氣質彬彬的黑框眼睛,臉孔所傳達出來的氣質不像是會寫程式的人,而像是一名詩人。

 

        而這張臉,就是我當時在電腦螢幕上所看到的臉。

 

        我向酒鬼求證:「酒鬼,是他沒錯吧?」

 

        「嗯。」酒鬼簡單地回應。

 

        有了酒鬼的認證,更加確認了陳韻就是KILLSWITCH的製作者。

 

        一個學生到底是如何製作出這樣帶有恐怖力量的遊戲?這就得等等親自問他了。

 

        不過,這時JEFF卻說:「不過這次去F高中,主要是要找陳韻的指導老師訪談,而不是找陳韻。」

 

        一聽這句話,我們三個人都疑惑地望向JEFF,我不解地問:「為什麼不直接去找陳韻問個清楚?而是先找他的老師?」

 

        「原因很簡單,」JEFF說:「因為陳韻已經死了,他在半年前上吊身亡。」

 

        上吊身亡,一聽到這四個字,我們都糊塗了,所以說陳韻已經死了?那KILLSWITCH的程式又是誰寄給JEFF的公司的?

 

        JEFF彷彿猜到了我們心中的疑問,他繼續說:「在上午的時候,我已經先跟他的老師聯絡過了,老師也跟我坦承,KILLSWITCH是陳韻在自殺前完成的,而陳韻在遺書中有提到,要將KILLSWITCH視為遺物,並委託老師將遊戲程式以匿名的方式寄給我們公司,而這名老師也遵從了陳韻的遺囑,所以我們公司才收到了KILLSWITCH,而這次的訪談,就是要跟這位老師多問一些關於陳韻的事情。」

 

        對於KILLSWITCH的由來,到這邊算是解答了,但是又跑出了新的謎團。

 

        那就是關於陳韻這個人,他既然製作了KILLSWITCH,為何要在製作遊戲後自殺?他又是如何讓KILLSWITCH有殺人的力量?

 

        JEFF從車上的冰箱裡拿出高級的洋酒,倒了一杯在自己面前,淺淺飲了一口後問我們:「你們有什麼想法嗎?兩位作家?」

 

        「唔,這個嘛……」我的頭腦開始運作,而酒鬼則是看著窗外,沒有要發言的意思。

 

        以恐怖小說家的思維來推論的話,這些謎團其實很容易就可以推理出真相。

 

        既然KILLSWITCH的主題是霸凌,那麼陳韻很有可能是霸凌下的受害者,身為設計程式的天才,因此與眾不同而被周遭同學所霸凌,這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而在霸凌的欺壓下,他最後還是無法承受而選擇自殺,但他在死前因為恨意而設計了KILLSWITCH來向所有的霸凌者報仇,KILLSWITCH之所以有這麽可怕的力量,就是因為遊戲內加載了他的怨念吧。

 

        這也是昨晚他的表情跟我們所傳達的情緒,那張無可奈何又悲傷的臉,像是在說:這一切都是你們逼我的……

 

          JEFF聽完我的推論後,大笑了一聲:「哈哈,不愧是恐怖作家,竟然可以得到這樣的結論,不過這內容確實有點誇張,遊戲製作者的恨意竟然附在遊戲裡……」

 

          「現實世界裡發生的事情,比小說誇張的多的是,不然該怎麼解釋KILLSWITCH可以殺人的事實?」我說。

 

          在經歷過這麼多事件以後,我可以保證,現實世界中絕對有更多比小說還誇張的情節。

 

        我也打開車上的冰箱,不過現在實在不想喝酒,所以我只拿了一瓶沛綠雅來喝,老熊也跟著拿了一瓶。

 

        我灌下一大口沛綠雅氣泡水後,繼續說:「既然陳韻是想要對霸凌者復仇,那我們就要找到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也就是霸凌陳韻的那些學生,是嗎?」

 

        「嗯,如果我們讓他們得到制裁,陳韻的恨意跟怨念或許就會從KILLSWITCH中消除,KILLSWITCH就變成一套普通的遊戲了。」

 

        雖然說了這麼多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推論,但我最後還是補充:「不過事情的發展不一定會照我的推論走,我們還是要先找老師問清楚再說會比較好。」

 

        「也是,不管如何,等等到學校後跟老師問清楚就知道了。」JEFF說,然後他的眼神轉向了酒鬼。

 

        而酒鬼則是繼續看著窗外不理他,或許他的腦裡正在建構屬於他的推理方式吧……

 

 

 

 

        抵達F高中後,校園警衛一看到JEFF的高級休旅車,只簡單問了一下以後就放行了,看來車子只要夠高級,在氣勢上就可以加不少分。

 

        負責接待我們一行人的正是陳韻的指導老師,在自我介紹時,我們知道老師姓莊,是一位穿著格子襯衫配上粗框眼鏡的中年男性,看上去一副標準老好人的模樣。

 

        JEFF在介紹我們時,則說我們三位是公司新來的助理,這個身份讓老熊跟酒鬼的臉都非常臭。

 

        莊老師相當客氣地備好茶水,在教師辦公室裡請我們坐下,JEFF先簡單稱讚了一下F高中學生的素質後,便很快地切入主題,那就是關於陳韻的資訊。

 

        一提到陳韻,莊老師便顯得相當難過,看得出來陳韻是他很喜歡的學生。

 

        莊老師說道:「當我依照他的遺書在電腦裡找到那套遊戲的程式時,我真的嚇到了,因為這遠遠超出我教導他的部分,他竟然靠著自己的力量,作出一個這麼優秀的遊戲,只可惜他最後還是走不出來,不然以後一定是這一行的明星。」

 

        「冒昧問一下,走不出來是指什麼呢?」我發問。

 

        莊老師發現自己剛剛似乎多言了,急忙說:「啊,那是陳韻的一些私人問題……」

 

        「恕我直言,」JEFF直接開門見山:「陳韻他之所以會製作這種題材的遊戲,是因為他個人也遇到了霸凌的狀況嗎?」

 

        「呃……」老好人代表的莊老師根本無法抵擋JEFF的氣勢,只好說:「像他這麼特殊的孩子,當然一定會遇到這種問題的。」

 

        「我同意,每個天才在成長的過程中,往往都有成千上萬眼紅的人想把他拉下來。」JEFF說,眉宇間也配合著莊老師,透露出悲傷之意。

 

        本來在旁保持沉默的酒鬼這時直接殺出一刀:「霸凌陳韻的那些學生,現在還在校嗎?」

 

        「喂,酒鬼。」我連忙出聲提醒他,因為這有點問的太快了。

 

        我們原本說好,是要由善於言辭的JEFF一步步套出那些學生的身份的。

 

        JEFF不悅地瞪了酒鬼一點,隨即對莊老師一笑:「抱歉,因為我們也想跟那些學生稍微談一下,看看他們對這套遊戲的看法……」

 

        「學生?」莊老師反而斜著頭,不解地看著JEFF

 

        「是的,那些霸凌陳韻的學生們。」

 

        「啊,」莊老師腦中的某條線彷彿終於被接通了一樣,「原來你是問這個啊。」

 

        「呃?」這下換我們疑惑了,從頭到尾我們都在談陳韻的事情不是嗎?還是這名老師有點老人癡呆了?

 

        「我想你們搞錯了,」莊老師揮揮手,說道:「關於發生在陳韻身上的霸凌,我想你們有一些誤解……」

 

        誤解?

 

        酒鬼的身子往前靠,擠過了我跟老熊之前。

 

        「請你務必解釋清楚。」酒鬼銳利的眼神讓莊老師全身一顫。

 

 

 

 

 

 

 

 

======================

 

 

本來是打算這一篇就完結的,可是篇幅會拉太長,所以就先寫到這邊。

 

下一篇就真的要結束這個故事了喔!很久沒寫連載了,節奏還是有點問題,希望大家看的還順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粉絲
  • 上一篇不是說:下一篇會正式結束嗎Q口Q
    又要再等一個禮拜了啊啊啊啊啊
  •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因為字數的篇幅差不多了,再寫下去會爆表XD

    而且,雖然結局已經大致想好了,但還是希望可以再想精彩一點!

    於 2017/12/18 04:16 回覆

  • 尼膩
  • 啊啊好吊胃口啊啊啊
    還要等一個禮拜嗎😭
  • 如果有提早完成會放上來的,雖然我想這有難度 QQ

    於 2017/12/18 04:17 回覆

  • 訪客
  • 什麼誤解啦QAQ嗚嗚嗚又要等一個禮拜了……(畫圈圈
  • 不要擔心,一定會讓大家看到的,下禮拜準時更新完結的!

    於 2017/12/18 04:17 回覆

  • 草莓海豚
  • 該不會陳韻是被老師霸凌吧!!!
    好期待 好期待
  • 完結篇PO上去囉~

    於 2017/12/22 01: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