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10181_1960348744039595_1748467708_o.jpg

 

        喜歡看熱鬧本來就是人的本性。

 

        在這個國家,只要一有警車或救護車停在路邊,就會看到旁邊的家家戶戶有的開窗戶、有的直接跑到街上來看熱鬧,為的就是要看是哪位鄰居送醫院了?或是誰家又喝醉酒打人來給警察抓了?

 

        與其說是看熱鬧,不如說,現代人的生活壓力實在大太大了,所以才需要這些事情來排解生活中的不愉悅。

 

        因此,當警車的燈光閃進夜貓子家的窗戶時,我跟蘇羿的頭就一起湊到窗戶邊,想看清楚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夜貓子則是若無其事地待在餐廳裡,從我們身後問:「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了?看到了嗎?」

 

        「有台警車停在對面,」我說:「是佩蓉姐的房子……啊,佩蓉姐走出來了。」

 

        佩蓉姐是住在夜貓子對面的鄰居,跟剛上國小的女兒一起住,人很不錯,常常會做一些自製的小蛋糕跟點心給夜貓子跟鶴瑩,然後她們會再帶來詭誌出版社分大家一起吃。

 

        佩蓉姐三十多歲,比我還大上幾歲,所以當我來夜貓子家作客,偶爾跟她見到面的時候,我都會禮貌的稱她一聲「姐」,後來夜貓子有警告我,女生最忌諱「姐」或「阿姨」這種稱呼,不過佩蓉姐倒是跟我說沒關係,她完全不在意。

 

        佩蓉姐走出房子的時候,雙眼都是紅的,像是剛剛才哭過,佩蓉姐本身就是位美女,而她現在整張白皙的臉微微帶點紅,看上去楚楚可憐又十分動人。

 

        只見佩蓉姐跟來的兩位員警說了一些話以後,三人就一起進到屋裡了。

 

        「狀況不太對勁,佩蓉姐出事了。」我跟蘇羿一起離開窗邊,回到了餐桌旁。

 

        在餐桌上,擺滿了剛送來的外送比薩,還有剛從冰箱拿出來的甜派跟布丁,笑笑、謙慧跟陳希這幾個女生已經在大快朵頤了,鶴瑩跟夜貓子的手上也各拿著一塊派,不過還沒入口,她們似乎是因為擔心佩蓉姐的情況,所以還沒開始吃,畢竟平常就是她們兩個最常受到佩蓉姐的照顧。

 

        今天晚上是2018年的第一個週末,我們一起約好在夜貓子家裡聚餐慶祝,除了酒鬼跟老熊沒來之外,算是全員到齊了。

 

        我跟蘇羿回到椅子上,蘇羿拿起一塊比薩也開始吃,我因為相當介意佩蓉姐叫警察的原因,所以暫時還不想吃東西。

 

        我說出我所看到的:「佩蓉姐帶警察進屋了,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

 

        「有看到小蘋嗎?」夜貓子問,小蘋就是佩蓉姐剛上小學的女兒,圓圓的小臉就跟蘋果一樣。

 

        我搖搖頭:「沒看到,應該在屋子裡。」

 

        「會不會是小蘋發生了什麼事?」鶴瑩突然說了這一句。

 

        確實也有這個可能,但我可不希望被鶴瑩說中。

 

        「等警察走了以後,我們再去問佩蓉姐吧。」我也拿起比薩,咬下一大口,「我可不希望今年才剛開始,就遇上什麼事件了啊。」

 

        「嗯,但願一切都平安。」夜貓子也終於吃下她手上的派。

 

 

 

        當食物都被我們吃完,眾人一起在收拾餐具時,總算聽到了警車駛離的聲音。

 

        夜貓子把餐廳交給其他人整理,然後帶著我一起走到了佩蓉姐的家,由她按下門鈴。

 

        佩蓉姐打開家門,雖然哭過的痕跡沒那麼明顯了,但是一雙眼睛仍充滿濕潤,她看到我們,趕緊又抹了一下眼睛,才跟我們打招呼:「嗨,是你們啊。」

 

        「是啊,佩蓉姐,妳還好吧?」我問:「剛剛我們看到有警車來,發生了什麼事嗎?」

 

        夜貓子則是問:「小蘋在家嗎?她還好吧?」

 

        「小蘋……」夜貓子的話像是觸發了佩蓉姐的淚腺,佩蓉姐整個人往前傾,抓住夜貓子的肩膀,又開始哭了起來。

 

        我跟夜貓子一下子手忙腳亂,只好先扶佩蓉姐進她家,聽她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佩蓉姐跟我們解釋,今天晚上,當她在房間裡整理工作資料時,聽到了大門打開的聲音。

 

        由於家中只有她跟小蘋,而小蘋已經在睡覺了,而且也不可能自己跑出去,大門怎麼會打開?還是她今天自己沒把門關好呢?

 

        佩蓉姐於是離開房間去檢查大門,只見大門果然是打開的,佩蓉姐過去把門重新關上,但當佩蓉姐一關上門,順勢看向鞋櫃的同時,整個人差點暈過去。

 

        因為小蘋平常最愛穿的那雙卡通布鞋不見了。

 

        佩蓉姐馬上衝到小蘋的房間檢查,但小蘋的床上只剩下空蕩蕩的被窩,根本不見小蘋的人。

 

        如果剛剛出去的是小蘋,那不可能會走太遠!

 

        於是佩蓉姐跑出去,繞了一整條街,但都沒有看到小蘋的身影。

 

 

        「小蘋根本不會一個人在晚上跑出去,她是最怕黑的,我真的不知道她去哪裡了……」佩蓉姐坐在夜貓子的旁邊,邊哭邊說著事情經過,「然後我剛剛就報警了,警察先生有記下小蘋的特徵跟照片,說今天晚上會通知轄區巡邏的警察幫我注意……

 

        夜貓子從旁邊輕輕摟著佩蓉姐,輕拍著她的背安慰她,「既然警方已經有照片了,那天亮前一定會找到的,小蘋應該只是迷路而已。」

 

        我說:「嗯,而且現在的街頭到處都是監視器,一個人要在城市裡面無緣無故不見,根本是不可能的。」

 

        突然,我的腦裡靈光一閃:「會不會是妳的先生突然回來,帶小蘋出去了呢?」

 

        但這個可能性馬上被佩蓉姐推翻:「我跟他剛剛才聯絡過,他人還在國外,不可能是他帶小蘋出去的。」

 

        夜貓子在佩蓉姐背上輕拍幾下:「沒關係,我今天就陪在妳這邊,一起等警察的消息,而且說不定小蘋晚點就會自己回來了,我先去幫妳泡一下熱茶,喝了以後感覺會好一點。」

 

        夜貓子說完後就站起身往佩蓉姐的廚房走過去,她還對我使了個眼神,叫我跟她一起去。

 

        我只好跟著夜貓子去到廚房,夜貓子熟門熟路地從佩蓉姐廚房的櫃子裡拿出花茶來泡,看來她很常來作客,什麼東西放在哪裡她都知道。

 

        「妳應該不是叫我來看妳泡茶的吧?」我看著夜貓子把熱水倒入花茶中,芬香的茶味馬上飄了出來。

 

        「當然不是,」夜貓子伸手進口袋裡,丟了一串鑰匙給我,那是她的車鑰匙,「等等我會在這裡陪佩蓉,你先回去開我的車。」

 

        自從廣播猜謎的事件之後,我就先打算不買車了,所以我目前還是無車族,不過夜貓子自己有一台車。

 

        我問:「要開去哪裡?」

 

        「去外面幫忙找小蘋,最好叫蘇羿一起去,你們兩個一起行動應該比較安全,我家交給鶴瑩她們收拾就好了。」

 

        蘇羿是詭誌出版社的美編,長相斯文帥氣,很受出版社那些女孩的歡迎,雖然看起來瘦弱了一點,但遇上關鍵時刻時也是個十分可靠的同伴。

 

        「嗯……」我將夜貓子的車鑰匙放到口袋裡,答允了:「這樣也好,我等等會叫蘇羿一起去找,妳有小蘋的照片吧?等一下再傳給我,搞不好會歪打正著,我們比警察先找到小蘋。」

 

        「那你先去吧,我會在這裡陪佩蓉等你的好消息。」夜貓子攪拌著花茶,對著我輕柔一笑。

 

        「嗯,妳好好陪佩蓉姐聊聊,讓她的心思不要一直放在小蘋失蹤這件事上面。」

 

        我走回客廳中,跟佩蓉姐說我要回去開車一起幫忙找小蘋,佩蓉姐則是站起來對我鞠躬致謝:「真的很謝謝你,這麼晚了還要麻煩你們。」

 

        「這本來就是應該的,放心,我們會把小蘋平安帶回來的。」

 

        回到夜貓子家後,其他人已經把餐廳全部收拾完畢,蘇羿正好拿著背包想要走,被我一把攔下來:「蘇羿,等一下,你有特別任務。」

 

        蘇羿滿臉莫名其妙:「什麼特別任務?」

 

        「風海哥,佩蓉姐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鶴瑩問,以她的年齡,稱佩蓉為「姐」合情合理。

 

        我如實把小蘋失蹤的事情都告訴他們,大家聽完後,不只鶴瑩,笑笑、陳希跟謙慧的臉上都憂心重重,或許有小孩失蹤這件事,本身就會激發女性身上所潛藏的母性本能吧。

 

        陳希提議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來幫忙吧!我們各自騎機車去找。」

 

        「嗯,好!」其他女孩一起附和。

 

        我趕緊打消她們的念頭:「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妳們還是不要亂跑比較好,我跟蘇羿去找就好了,如果妳們想做些什麼的話,就去佩蓉姐的家,跟夜貓子一起陪佩蓉聊天,分散她的注意力,這樣或許比較好。」

 

        笑笑瞪了我一眼,她身高雖然只有一百四十出頭,但瞪起人來殺傷力十足:「風海,我感覺你在歧視女性喔。」

 

        「不是,我絕對沒有這個意思……」我急忙說:「現在那麼晚,又是週末假日,路上的酒駕、瘋子一堆,我跟蘇羿一起開車去找是最安全的,不是嗎?」

 

        「嗯,風海說的很合理。」蘇羿也幫我搭腔。

 

        經過一番交涉,最後總算達成共識,我跟蘇羿一起開車去找小蘋,其他人去幫忙陪佩蓉姐。

 

 

        坐上夜貓子的車,我負責開車,蘇羿則坐在副駕駛座上,我們兩人就這樣往深夜的新德市街頭前進。

 

        夜貓子已經把小蘋的照片傳給我們,我就負責專心開車,而蘇羿就是一邊拿著手機,一邊在街頭上尋找小蘋的蹤跡。

 

        現代人普遍晚睡,儘管已是深夜,但路上仍有不少車輛來來去去,偶爾看到路邊有幾個行人,但都是大人,沒有看到小孩出沒。

 

        開車到一半時,蘇羿開口:「喂,風海。」

 

        「怎麼了?」

 

        「我在想,如果小蘋是刻意被人帶走的話……歹徒不可能牽著她在馬路上逛大街吧?」

 

        「這我當然知道,但小蘋也很有可能是自己走出去,然後迷路的啊。」我要蘇羿樂觀一點:「盡量往好的方面想,好嗎?她被人帶走也是有可能,但那是最壞的打算,我完全不敢往那方面想。」

 

        「好吧,我會盡量保持樂觀。」蘇羿振作起來,繼續尋找。

 

        開了一段路之後,我在前方的路邊看到了閃爍的警車警示燈,心裏隱約閃過了不好的預感,因為我記得在那個位置的,是一棟廢棄的商業大樓……警車為什麼要停在那裡?

 

        蘇羿也感覺到前方的情況不太對勁,開始臉色緊繃不發一語。

 

        開近一看,警車果然就停在那棟廢棄大樓前面,兩名員警站在車旁,用無線電好像在說什麼。

 

        我開到警車的後方停了下來,此時我看到警車的車牌,正是稍早停在佩蓉姐家門口的那台警車。

 

        兩名員警看到我跟蘇羿下車,兩人的神情都充滿警戒,其中一人還把手壓在槍套上面,對我詢問:「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我跟他們解釋,稍早我有看到他們的警車停在佩蓉姐家的前面,而我跟蘇羿都是佩蓉姐的朋友,現在是出來一起幫忙找小蘋的,經過這番解釋後,兩名員警總算放下了警戒。

 

        「兩位長官,你們會停在這裡,會不會是因為……」接著換我問回去了:「在這大樓裡面發現了什麼?」

 

        「嗯,沒錯。」員警直接承認了。

 

        該不會……

 

        拜託不要是我最不想聽到的那個答案……

 

        「有人報案,說一小時前看到有可疑的人牽著一位小女孩走進這棟大樓裡,我們懷疑那個小女孩就是失蹤的小蘋。」

 

        還好,員警給我的答案並不是最壞的那個,我鬆了一口氣。

 

        「我們剛剛有呼叫同仁來支援,要一段時間才會到,現在我們打算先進去搜索。」兩名員警的手上都準備好了警用的手電筒。

 

        「我們也可以進去幫忙嗎?」蘇羿抬起頭,看著這棟壯觀的廢墟,「這棟建築物這麼大,全部搜索完要花很多時間吧?」

 

        我也跟著抬起頭,仰望這幢雄偉的怪獸,這棟商業大樓廢棄已經十幾年了,雖然規模巨大,但是在廢墟迷間並沒有什麼名氣,主要是因為這棟大樓是在正式啟用之前,就因為廠商倒閉而廢棄了,所以裡面半點遺留物也沒有,更不用說鬧鬼傳言或靈異事件了,就只是單純的一棟空大樓,屬於最無聊的廢墟。

 

        員警又打量了我們一下,最後答應了我們的請求:「好,不過你們進去後,我們可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如果遇到危險,盡量大聲呼救,知道嗎?」

 

        「知道啦,」我說:「長官,再請問一下,在報案的電話中,有說那個可疑的人身上有什麼特徵嗎?」

 

        「特徵嗎?」員警歪頭想了一下:「有一個特徵。」

 

        「是什麼?」

 

        「報案者說他只看到那個人的側面跟背面,沒看到臉,不過他很肯定,那個人身上穿著黑西裝。」

 

        「黑西裝?」

 

        「對,很合身的一套黑西裝,身材很削瘦。」

 

        ……那個人的臉部,有五官嗎?」

 

        「剛剛不是說沒看到臉了嗎?」員警皺起眉頭:「而且怎麼可能沒五官?又不是無臉男。」

 

        「這我當然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我還想解釋,不過兩位員警已經懶得跟我廢話,他們拿著手電筒準備往裡面衝了:「我們還急著找人,記得喔!遇到危險就大聲呼救,我們會馬上趕過去!」

 

        兩名員警進入大樓裡,他們身上的反光背心跟手電筒的燈光很快就消失在大樓的黑暗裡,就像被吞噬了一樣。

 

        蘇羿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對我說:「風海,我們也進去吧。」

 

        「嗯……」我仍糾結於剛剛員警所說的那個特徵。

 

        黑西裝……

 

        蘇羿看到我的表情後,心裡察覺有異,便問我:「風海,你問剛剛那個問題,不是沒有意義的,對吧?」

 

        我苦笑了一下,問:「難道你都沒聽過Slender Man嗎?」

 

        蘇羿皺了一下眉頭,好像在說:「所以我應該聽過嗎?」

 

        我說:「關於黑西裝男子的都市傳說,可是說也說不完吶……

 

 

 

        西裝是個很奇妙的東西。

 

        就算原本長相普通的男人,一穿上合身的西裝後,也會馬上變成風度翩翩的紳士。

 

        但西裝如果出現在不對的場合,不對的時間,就會完全變成詭異的故事了。

 

        Slender Man是美國家喻戶曉的都市傳說,他住在樹林深處,偶爾會露面接近小孩子,誘拐或殺害他們。

 

        Slender Man的特徵是全套的黑西裝,打著黑色領帶,身型削瘦,臉上沒有任何五官,而是如白紙般的空白,他的四肢形狀則眾說紛紜,有人說他的四肢是如章魚般的觸手,也有人說他有細細如竹竿般的手臂,或是四肢可以隨心所欲改變形狀。

 

        因為他的身材特徵,所以也被稱為削瘦男、瘦形魔等等。

 

        不過Slender Man在台灣則有一個台灣人才懂的稱呼:妖瘦男。

 

        雖說已經有人證實Slender Man不過是虛構的傳說,但是多數人仍相信他的存在。

 

        關於黑西裝的都市傳說,不只有Slender Man而已。

 

        在美國,也有另一則黑西裝男子的都市傳說,相傳只要看到UFO、或看到任何奇妙的超自然事物後,就會有兩名亞洲人長相、戴墨鏡穿黑西裝的男子登門拜訪,並警告你不能將所看到的事物洩漏出去。

 

        而這個傳說則在之後啟發了MIB星際戰警的系列電影。

 

        在日本,關於西裝男的怪談也相當多。

 

        有人騎腳踏車騎到一半,發現有一個穿西裝的矮小男人坐在前面的菜籃裡對著他怪笑。

 

        有人在山路開車時,斜坡上突然有一個穿西裝的男人咚咚咚的躺平身子滾下來。

 

        有人逛街逛到一半時,有一個只有上半身的西裝男人被卡在人行道的護欄上。

 

          ……等等。

 

 

 

        「好了,你不要再舉例了。」

 

        經過我剛剛的都市傳說小教室,蘇羿的手上現在已經開始冒起疙瘩來了。

 

        蘇羿搓掉手上的雞皮疙瘩,問:「所以風海你覺得呢?帶小蘋進去的是哪一種?是那個妖瘦男?還是MIB?」

 

        「我怎麼知道,」我看著廢棄大樓的入口,「這裡是新德市,什麼事情都有可能啊……先進去再說吧。」

 

        我有點後悔,剛剛我們應該跟員警提出分開組隊的要求的。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尼膩
  • 太好了有新的
  • 第二章今天也PO了喔~~

    於 2018/01/10 08:13 回覆

  • 訪客
  • 我知道這傳說喔

    今年要出相關的電影喔
    花兩個月看完你以前的文
    真的覺得你的文很好看👍👍👍
  • 謝謝你的耐心,連載會持續進行的喔!

    於 2018/05/09 05:2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