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67499_1986469351427534_747467939_o.jpg

 

        「是風海嗎?」

 

        當我將眼睛湊上防盜眼時,佩蓉姐的聲音也穿透門板,直接傳達到我的耳邊。

 

        「佩蓉姐?」我眨了眨貼在防盜眼上的眼睛,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因為我耳邊雖然聽到佩蓉姐的聲音,但是在門外卻沒有看到任何人。

 

        雖然看不到人,但是佩蓉姐的聲音卻無比真實地傳入我的耳朵內,那真實度彷如她本人此時此刻就站在我旁邊。

 

        「風海,小蘋在你們這邊嗎?」

 

        我的眼睛仍貼在防盜眼上,因為我不曉得佩蓉姐到底是從哪裡跟我說話的,我只能假想她真的站在外面,「嗯,她在這裡,我們都陪著她。」

 

        「有你們在她的身邊,那就好了……」佩蓉姐的聲音聽起來相當放心,但她馬上又提高語調說:「風海,我沒有太多時間,請你們一定要保護好小蘋,今天晚上他一定會來找小蘋。」

 

        「他?」我疑惑地問:「是那個西裝男嗎?」

 

        但佩蓉姐沒有解釋我的疑問,而是繼續說:「我無法再繼續保護小蘋,拜託你們,一定不能讓他得逞,他是……

 

        佩蓉姐最後一句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的音量像是被人快速地調到靜音,我聽不到佩蓉姐最後到底說了什麼。

 

        佩蓉姐的聲音消失後,我猛然打開門,想在門外找到佩蓉姐的身影,但這個時間,在門外的只有空蕩蕩的街道跟少數幾台經過的車輛,佩蓉姐根本不在外面。

 

        「風海,怎麼了?」老熊也從我身後探出頭往門外望,「你剛剛自言自語的,在說些什麼?」

 

        「你剛剛都沒聽到佩蓉姐的聲音?」

 

        「沒有,」老熊搖搖頭,「剛剛只聽到你小聲地自言自語,然後你就突然開門了。」

 

        「是嗎……

 

        在客廳裡的夜貓子看到我跟老熊的古怪行徑,也忍不住站起來問:「怎麼了?是誰在外面?」

 

        「不,外面沒有人。」我一把將門關起來,「剛剛可能是有人跑來亂按門鈴吧。」

 

        當門關起來的霎那,小蘋看著關上的門,悶悶地又說了一句話。

 

        「媽媽走了。」

 

        當小蘋說這句話時,神情滿是失落,或許她跟佩蓉姐之間的母女關係,能夠讓她在冥冥之中感受到什麼吧。

 

        我跟老熊回到客廳中,在鶴瑩把小蘋重新帶回房間睡覺後,老熊也在兩人的面前說出了警方發現佩蓉姐屍體的事情,而我也把剛剛在門邊所聽到的告訴大家。

 

        聽到佩蓉姐的死訊後,鶴瑩馬上淚崩大哭,夜貓子從旁邊抱住她,讓鶴瑩在自己的懷裡發洩情緒,夜貓子雖沒有流淚,但是她安撫著鶴瑩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她們兩人此刻的模樣就像是真正的姐妹,這一幕讓我想起了鶴瑩的姐姐,簡婕……但現在可不是回憶過去的時候,簡婕的事件是我心中很大的傷痛。

 

        我甩掉逐漸清晰的回憶畫面,說道:「或許,剛剛佩蓉姐是特地回來警告我們的,殺害她的兇手今天晚上可能會來找小蘋。」

 

        夜貓子抬起頭問我:「會是那個西裝男嗎?」

 

        西裝男目前的身份仍是個謎,他兩次出現,兩次都陪著小蘋一起現身,第一次是把小蘋從家裡帶去廢墟大樓,第二次則是把小蘋帶來詭誌出版社。

 

        現在仔細想想,西裝男兩次的行為都看似沒有要傷害小蘋的意思,但是在確定西裝男是敵是友之前,我們都要假定他是敵人。

 

        「不管是誰,今天晚上我們都要特別小心。」我提議道:「我今晚在你們這裡過夜吧,我睡這張沙發上,順便可以在一樓幫你們注意情況,如果有人闖進來,我會馬上通知妳們。」

 

        「嗯,今晚我跟鶴瑩也會陪小蘋睡同一間房間。」夜貓子說。

 

        老熊則建議:「要不要我找酒鬼來?這種情況,他一定很樂意一起幫忙的。」

 

        我看向夜貓子,徵詢她的意見,畢竟這是她家,由她來決定。

 

        「酒鬼嗎……」夜貓子陷入沈思,因為這點的確很為難。

 

        如果酒鬼也在,那絕對多了一位可靠的幫手,但是我們在之前的事件裡,已經欠了他不少人情了。

 

        「這次還是不要麻煩他了。」夜貓子最後做出選擇,「如果今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對他很不好意思,而且今天晚上風海會在,不用擔心。」

 

        「那好吧,我就不叫他來了……」老熊站起來,用力拍了幾下我的肩膀:「這裡就交給你啦,如果有什麼狀況就打給我,我會馬上趕過來。」

 

        聽到夜貓子這麼信任我,我心裡當然是開心的,不過擔憂跟害怕仍是無法避免的,如果今天晚上將發生的事情,超出我能力之外的話,該怎麼辦?

 

        老熊離開夜貓子家後,夜貓子在沙發鋪上了床單跟棉被讓我睡。

 

        檢查一樓的門窗都有關好後,在關掉一樓的燈之前,夜貓子不忘對我叮嚀:「我隨時都醒著,如果真的有狀況,就叫我吧。」

 

        「當然了,妳是夜貓子嘛。」我抖了一下棉被,讓它可以蓋住全身,「我會讓自己不要睡太熟,免得有人跑進來了我都不知道。」

 

        「嗯,樓下就拜託你了。」夜貓子最後對著我一笑,「晚安。」

 

        夜貓子關掉了一樓的電燈,走上去了。

 

        而我躺在沙發上,閉上雙眼。

 

        雖然試著進入淺眠,但是我一點睡意都沒有。

 

        就像是當你已經知道明天一大早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時,那你有可能會準時在那個時間點醒來,或是斷斷續續的清醒,同時擔心是不是睡過頭了。

 

        而我現在就是處於這種情況。

 

        閉上眼睛,好不容易準備睡著時,我都會猛然驚醒,然後環顧客廳四周以及門口,深怕在我剛剛睡著時,門口已經被人破壞闖入了。

 

        不過還好,門口一直都是好好的。

 

        當我已經數不清這種情況發生的次數後,我索性不睡了,直接在沙發上坐起來,準備打開電視,用最小聲的音量看電視看到天亮。

 

        就當我準備要這麼做時,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喀嚓、喀嚓,咔。

 

        那是有人試著轉門把開門,最後卡住的聲音,很明顯外面的人並沒有鑰匙。

 

        我整個人僵在沙發上,看著門把上下一動一動,最後停下來,門外的人似乎放棄了。

 

        在外面的是誰?我肯定這次絕對不會是佩蓉姐。

 

        我離開沙發,往門口走去,並將眼睛再次湊上了防盜眼。

 

        一片黑。

 

        就算外面再怎麼暗,從防盜眼至少可以看到路燈、路面跟經過的車輛,但現在卻是一片漆黑。只有一種可能才會這樣。

 

        那就是外面的人也把眼睛貼在防盜眼上,盯著裡面看。

 

        理解這點後,站在門後的我全身發麻,因為此刻,我跟這名不速之客只有一門之隔。

 

        雖然覺得毛骨悚然,但現在可不是害怕的時候,至少從外面看不到裡面,再觀察一下對方到底想幹嘛吧。

 

        防盜眼中的畫面一晃,我看到了外面的道路跟路燈的亮光,這代表對方已經離開門口,到旁邊去了,但防盜眼的視線有限,我根本看不到對方的身影。

 

        不過這代表,佩蓉姐所說的那個「他」已經來了,就在屋子外面。

 

        必須先把這件事告訴夜貓子,我放輕腳步走上二樓,輕輕敲了敲夜貓子的房門,低聲說:「是我,風海。」

 

        「怎麼了?」夜貓子不到一秒就把門打開,看來她今晚是隨時都處於警戒狀態。

 

        她將門打開一半,側身站在門口,我可以看到鶴瑩跟小蘋都躺在床上,睡得正熟。

 

        「他來了。」我說,「佩蓉姐警告我們的那個人來了,他剛剛有試著開門,但是又走了,我在猜他可能會試著用其他方式進來。」

 

        我剛說完,樓下就傳來了一聲巨響。

 

        是玻璃被打破的聲音。

 

        這聲音也吵醒了小蘋跟鶴瑩,兩人都從床上坐了起來,驚駭地看著我們。

 

        玻璃的碎裂聲連續爆發了五、六聲,直到不再響起後,我才問夜貓子:「現在該怎麼做?」

 

        看來對方用重物直接打碎玻璃,要從窗戶用爬的進來。

 

        「我的玻璃很貴的。」夜貓子說。

 

        「喂,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吧。」

 

        「你先進來再說。」夜貓子側身讓出空間,讓我進入房間裡,隨後馬上將門關上反鎖。

 

        夜貓子將門鎖上後,剛嚇醒的鶴瑩問:「夜貓子姐,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夜貓子看到小蘋也醒來了,便對著她們說:「噓,小偷進來了,小偷一定是打破廚房或客廳的窗戶,爬進來一樓,剛剛的聲音那麼大,一定會驚動其他鄰居,不過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先報警,在警察來之前,我們都先待在房間裡不要亂跑。」

 

        夜貓子顧慮到小蘋,所以是說「小偷」而不是「兇手」。

 

        鶴瑩跟小蘋都各自點頭,現在的小蘋雖然跟平常不一樣,但她還是很清楚目前的情況,那就是壞人要來了。

 

        我用手機報完警後,說:「好了,警方應該幾分鐘後就會趕到了。」

 

        夜貓子坐到小蘋的旁邊,幫她整理了一下頭髮,「沒關係,等警察叔叔一來。就會把樓下的壞人抓走了喔。」

 

        我則是站在房門邊戒備著,因為對方從窗戶爬進來以後,發現一樓沒有人後,一定會找上二樓來的……

 

        果然,房門很快的從外面被人轉動,反鎖的門把不斷搖晃,看來外面的人正在用力想把門打開。

 

        「往後退,離門遠一點。」我要夜貓子她們三個人盡量退到窗邊,這樣一來,如果對方真的破門而入,至少還可以從窗戶逃走。

 

        但沒想到的是,門外的人在此時開口對我們說話。

 

        而且是熟悉的聲音。

 

        「風海,夜貓子,你們在裡面嗎?」

 

        聽到這個聲音,我跟夜貓子都十分詫異,因為這無疑是酒鬼的聲音。

 

        「酒鬼?」我問。

 

        「對,我在門外。」

 

        我伸出手,正準備要打開門時,夜貓子突然竄到我旁邊,迅速地抓住我的手不讓我開門。

 

        「風海,等一下,」夜貓子說話時,她的臉上充滿著不相信任何人的戒備感,「酒鬼怎麼會來?老熊不是沒通知他嗎?」

 

        「可是這聲音,確實是酒鬼啊。」我看著門把,過度的緊張讓我的聲音顫抖,我對著門問道:「酒鬼,你怎麼會來這裡?」

 

        「你先開門,我再跟你們解釋,」酒鬼的聲音在門後催促道:「快開門,不然來不及了!」

 

        我原本要打開門把的手已經收了回來,在警察趕來之前,就算門外的聲音是屬於酒鬼的,但那也不一定是真實的,我們誰都不能相信。

 

        碰!門板突然開始震動,門外的人正在用力撞門,想要強行闖進來。

 

        「退到窗戶邊,快點!」我喊道,下一步只能打開窗戶,讓其他人從窗戶逃走了。

 

        但是當我們的視線焦點從門轉移到窗戶後,我們看到了另一幅恐怖的畫面。

 

        鶴瑩跟小蘋都發出極度驚嚇的尖叫,夜貓子跟我也驚駭得無法說話。

 

        一名女人正站在房間的窗戶外面,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是她披頭散髮、全身衣物濺滿黑紅色的血跡,整個形體看起來恐怖至極,宛如喪屍電影裡跳出來的人物。

 

        而她的雙手正高舉著一塊大石頭,似乎已經瞄準好窗戶,正要砸下。

 

        我以最快的速度反應過來,雖然還不知道這女人是誰,但是我當時的本能想法只有一個,就是要保護好其他人。

 

        我將身體擋在夜貓子她們三人的面前,用自己的背部面對窗戶,並緊緊將三人護在懷中。

 

        同時,身後傳來窗戶被砸破的聲音,玻璃碎片如羽箭一樣攻擊我的背部,但現在沒有時間喊痛,必須要馬上迎敵。

 

        玻璃碎片灑落後,我轉過身,砸破窗戶的女人也跳進屋裡,手裡拿著一柄滿是血跡的刀子,殺氣騰騰地盯著我們。

 

        「壞人!」小蘋看到這個女人,馬上大喊。

 

        這時我也發現,女人的視線一直聚焦在小蘋身上,她瞪著小蘋,同時咬牙切齒地說著:「妳這個小賤人……

 

        為防女人拿刀攻擊,我將身體擋在其他人面前,我們雖然人比較多,但是對方手上有刀子,我們卻手無寸鐵,處於弱勢。

 

        如果我沒猜錯,眼前的這名恐怖女子就是殺害佩蓉姐的真兇,她身上跟刀子上的血跡,都是殺害佩蓉姐時留下來的。

 

        小蘋從我的身後伸出手指,指著那女人,喊著:「她是壞蛋!」

 

        接著,小蘋又說了一句讓我們都十分驚訝的話。

 

        「她殺掉了媽媽跟爸爸!」

 

        眼前的女人是殺害佩蓉姐的兇手,這點可以猜到,但是殺掉爸爸是怎麼回事?佩蓉姐的老公不是還在國外嗎?

 

        難道說……會是他?

 

        我所聯想到的那個人,在這時也一起出現了。

 

        西裝男無聲無息地從女人的身後如鬼魅般出現,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正面。

 

        他的臉並不像Slender Man那樣有著慘白無法辨識的五官,在他臉上的,是再正常不過的斯文男性臉孔。

 

        「夠了吧。」西裝男出聲了,而這句話是對著那女人說的。

 

        女人聽到聲音,她一個轉身看到西裝男就站在她背後,便如看到仇人般喊叫:「又是你!你為何還死不了!」

 

        女人拿起刀子,往西裝男的身上捅刺進去。

 

        同時,房門也被撞開了。

 

        一個人影如獵豹般衝刺進來,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把刀子從女人的手上打下來,再以不可思義的力道將女人雙手反折,壓制在地上。

 

        被壓在地上的女人發出慘叫聲:「放開我!我要宰了那個小賤人!」

 

        我不斷眨眼確認,想把衝進來的那個人影看的更清楚一點。

 

        他當然不是別人,正是酒鬼。

 

        酒鬼將膝蓋抵在女人的背上,控制著女人的行動,確認她不會造成威脅後,酒鬼瞪著我。

 

        「不是叫你們早點開門嗎?」

 

        「這……」雖然看到救星很開心,但我跟夜貓子都還搞不清楚狀況,酒鬼到底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這時,窗外總算傳來了警車的警笛聲。

 

        剛剛還在房內的西裝男,已經不見蹤影。

 

 

 

 

 

        警察來到現場將女人押走時,她仍對小蘋不斷抓狂喊叫:「小賤人!我要殺了妳!妳給我等著!」

 

        就算她最後被押入警車內,仍然可以從車窗外聽到她喊叫的聲音,我們都不懂她究竟是為什麼要如此憎恨小蘋。

 

        至於酒鬼為什麼會出現,酒鬼跟我們解釋,老熊在離開夜貓子家後,還是打了電話給他。

 

        「要不要去幫忙,你自己決定吧。」老熊在電話中這麼說。

 

        酒鬼決定不想插手,但他還是放不下這顆心,所以他選擇開車到夜貓子家的外面等候,伺機觀察。

 

        後來,他在車上看到了那個恐怖的女人,女人一開始先是在夜貓子家外面鬼鬼祟祟地繞來繞去,接著站在防盜眼前窺視,最後跑去拿了好幾顆石頭打破了一樓的玻璃,再沿著牆壁爬到二樓去,酒鬼看到這一幕就知道大事不好。

 

        這個行徑瘋狂的女人讓屋內的人以為她要從一樓闖入,但其實她要偷偷從二樓進去。

 

        酒鬼馬上下車,從一樓被打破的窗戶爬進來,再來到我們躲藏的房間要警告我們。

 

        只是我們不知道酒鬼會來,還以為他是冒牌的。

 

        我們又欠了酒鬼一份人情。

 

 

 

        而那個瘋狂的女人,警方在漏夜偵訊後,問起殺人動機,她只是一直回答要殺了那個賤人,如此一直重複鬼打牆,警方也問不出任何答案。

 

        不過警方從女人身上的證件倒是有查驗到她的身份,透過登記的地址去查訪後,有了驚人的發現。

 

        在女人家中,發現了另一具屍體,那是一具身穿西裝,被刺殺的男性屍體,經確認後,那具屍體是女人的老公,似乎是前天早上準備上班時遇害的。

 

        從女人身上的血跡跟她所帶來的那柄刀子來判斷,警方相當肯定她就是殺害親夫跟佩蓉姐的兇手……

 

        但是她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隨著這些線索被警方查出,離真相也只差最後一塊拼圖了。

 

 

 

 

 

        小蘋的爸爸回國後,我們跟他約在詭誌出版社,請他來接小蘋回家。

 

        當小蘋一看到爸爸來的時候,馬上衝過去抱著他,小蘋在經歷過這麼多事情以後跟爸爸重逢,臉上終於展現出笑容。

 

        父女重逢後,夜貓子請小蘋爸爸到會議室內坐坐,面對夜貓子的提議,小蘋爸爸遲疑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點頭答允了。

 

        或許他已經猜到,我們想要跟他說什麼了。

 

        我們請鶴瑩顧著小蘋,然後由我、夜貓子,跟小蘋爸爸三個人進入了會議室。

 

        小蘋的爸爸非常親切,圓圓的臉跟清澈的大眼給人一種老實人的感覺。

 

        「這次真的很謝謝你們,我聽說夜貓子妳家的窗戶有不少損壞?這些我都會負責賠償的。」小蘋爸爸開口說。

 

        夜貓子一笑:「那些沒關係,我已經請人來把玻璃換新了,而且大哥你還要處理佩蓉的後事,等處理完之後,歡迎你帶小蘋再來我家玩。」

 

        「謝謝妳,不過等事情處理完之後,我可能會帶小蘋搬離這裡吧……」小蘋爸爸語重心長地說,畢竟新德市是妻子喪命的地方,多數人遇到這樣的事,都會選擇搬離傷心地。

 

        只是,在他搬走之前,有個問題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問清楚。

 

        因為小蘋的爸爸可能就是真相的最後一塊拼圖。

 

        「大哥,」我試探性地問道:「在走之前,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小蘋爸爸盯著我,或許他已經知道我要問什麼了,他只是在想該不該說出口。

 

        「嗯,你問吧。」

 

        「謝謝你,」我吐出長長的一口氣,舒緩了一下情緒後,我說:「我們有問過佩蓉姐的一些朋友,佩蓉姐她……是在跟你結婚之前就懷孕的?」

 

        「沒錯。」小蘋爸爸的回答又快又直接。

 

        不過這個答案其實沒什麼,現代有很多夫妻都是先有小孩才結婚的,接下來的問題才是最關鍵的。

 

        「那麼……小蘋是你的女兒嗎?」

 

        小蘋爸爸皺了一下眉頭,不過他的表情並沒有顯露出不悅,反而像在遲疑我,彷彿我剛剛問的是一個笨問題。

 

        「小蘋當然是我的女兒,只是不是我親生的。」小蘋爸爸說,「這點我一直以來都很清楚。」

 

        我跟夜貓子都對他又快又直接的回答感到意外。

 

        夜貓子問:「你一直以來都知道嗎?」

 

        小蘋爸爸用力地點頭肯定:「沒錯,一直都知道,我可不是笨蛋。」

 

        「那……你可以接受?」

 

        「有什麼不可以接受的?」小蘋爸爸相當豁然地說,「我愛佩蓉,而小蘋是佩蓉的女兒,這個理由就足夠了,我也看得很開,把小蘋當成我的親生女兒在照顧。」

 

        ……真的是這樣嗎?

 

        「冒昧問一下,你認識小蘋的親生父親嗎?」夜貓子開始轉換問題的重點。

 

        「認識,他以前是佩蓉的同事,是個好人。」

 

        我拿出準備好的照片,那是老熊從警方那邊拿到的,西裝男生前的大頭照。

 

        我將照片放到桌上:「是他嗎?」

 

        小蘋爸爸看了一眼,馬上回答:「對,就是他。」

 

        得到了小蘋爸爸的親口證實後,最後一塊拼圖也終於補上。

 

        「謝謝你。」我把照片收起來,「有了大哥的證實,我們或許可以搞清楚整件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了。」

 

        西裝男才是小蘋的親生父親,而西裝男的妻子一定是透過某種管道,知道了西裝男以前在外面有染,而且還跟別的女人生下了小蘋,知道這件事以後,她情緒失控,先殺害了西裝男,然後又把目標轉移到小蘋跟佩蓉姐身上。

 

        而西裝男的每次出現,都是為了要保護小蘋。

 

        他第一次的出現,當時西裝男的妻子可能正準備要潛入佩蓉姐家,西裝男只好把小蘋帶離家裡,去到廢墟並故意讓其他人看到,好吸引警察過來,因為警察一來,小蘋就安全了。

 

        而當我們在廢墟看到西裝男低頭對著小蘋講話時,西裝男可能正在把自己才是她的爸爸、以及自己已經被殺死的真相告訴她。

 

        知道這件事後的小蘋,或許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而決定把自己封閉起來。

 

        隔天,佩蓉姐從醫院載小蘋回家的時候,西裝男的妻子可能早就躲在車上,或是在半路上襲擊她們,西裝男只來得及救出小蘋,而來不及救佩蓉。

 

        西裝男在救出小蘋後,決定把小蘋帶到佩蓉可以信任的人那邊,也就是詭誌出版社的我們。

 

        而他第三次的現身,就是那晚在夜貓子的家中,轉移了妻子的注意力,讓酒鬼有機會可以攻擊。

 

        將目前得到的線索一一拼湊後,或許這就是真相的全貌。

 

 

 

        聽完我的敘述後,小蘋爸爸的情緒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他只是繼續看著我,不發一語。我補充了一句:「大哥,我只是覺得,有必要讓你知道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以及這一整個真相,希望你能接受。」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能不接受嗎?」小蘋爸爸抽了一下鼻子,「其實我在搭飛機的時候也有猜到,這顆炸彈埋了十幾年,終究會爆發的……

 

        「但是,引爆這顆炸彈的,不就是你自己嗎?」夜貓子語氣一變,冷冰冰的字句如刀鋒,剖出另一個真相。

 

        「妳說什麼?」小蘋爸爸頭一歪,像是沒聽懂剛剛夜貓子的問題。

 

        「抱歉,我們出版社的老闆跟警方的關係還不錯。」夜貓子亮出底牌:「我們手上有拿到通聯紀錄,把小蘋的身世洩漏給那個女人的,就是你自己不是嗎?」

 

        夜貓子現在說出的,才是真正的真相。

 

        小蘋爸爸的臉色開始扭曲,嘴角不自然地抽蓄,那是假面具被剝掉後的尷尬感。

 

        「大哥,其實我完全可以體會你的感覺。」我說:「在被背叛的情況下,十幾年的婚姻一定很難熬,最後你還是忍不住把這件事告訴了小蘋親生父親的妻子,只是你沒想到她會爆走,殺了他們兩個吧?」

 

        小蘋爸爸沒有回答,而是直接站起來,一開始的友善跟老實已經完全從他臉上消失,現在的他面若冰霜,聲音也僵硬無情:「我該帶小蘋走了。」

 

        「請等一下。」我也站起來,伸手阻止他離開。

 

        「不讓我走是什麼意思?」小蘋爸爸的聲音透著惡意,「就算是我把小蘋的身世說出去的,那又如何?佩蓉跟那個男人的死跟我有任何關係嗎?我有錯嗎?」

 

        「我希望你能看清楚,這件事除了小蘋是無辜的以外,每個大人都有錯。」我盡可能把我的真誠放入我的話語中:「大哥,我們希望你不要一錯再錯,佩蓉姐跟小蘋的親生父親都已經受到太超過的懲罰了,我們都希望你把小蘋帶回去後,能繼續像親生女兒那樣愛她照顧她。」

 

        「我一直以來都把小蘋當親生女兒一樣對待,這點你們不用擔心。」小蘋爸爸看著我伸出來的手,再一次問:「所以我現在可以帶小蘋走了嗎?」

 

        我將手擺向會議室的門口,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小蘋爸爸頭也不回地走出去,小蘋看到爸爸出來了,馬上從鶴瑩那邊跑過來,拉住爸爸的手。

 

        在小蘋的面前,小蘋爸爸又換上了笑臉,「我們要回家了,來,最後跟大哥哥大姐姐們說一聲謝謝吧。」

 

        小蘋對著我們各自點了一下頭,算是道謝。

 

        「小蘋再見,有空要再回來找我們喔。」我們也對小蘋打了最後的招呼,小蘋爸爸像是再也等不及一樣,牽著小蘋離開了出版社。

 

        我跟夜貓子一起站到出版社外面,看著他們父女的背影離開。

 

        夜貓子問:「你覺得……他會信守承諾嗎?」

 

        「只能希望他會了,」我嘆了長長一口氣,「我相信那位西裝男跟佩蓉姐會一直守護在小蘋身邊的,如果小蘋真的有危險,西裝男也會帶著小蘋回來找我們,就跟上次一樣……

 

        說完後,我嘆了很長的一口氣,這起事件的最後還是無法以完美結局來收尾。

 

        「算了,我們進去吧,還有稿子要寫呢。」我說。

 

        我跟夜貓子轉身要回出版社的時候,迎面差點撞上一個人,他看起來似乎也要進去出版社裡面。

 

        「抱歉,你們是詭誌出版社的員工嗎?」對方是個我沒見過的陌生男子,看起來三十多歲,面容透著一股不凡的氣質,有種……藝術家的感覺?

 

        我不斷上下打量著這位男子,「有什麼事嗎?」

 

        男子說道:「我找陳年酒先生,請問他在嗎?」

 

        陳年酒?

 

        這名字在我腦裡卡了那麼一下,但我馬上反應過來,之前有聽老熊提過,陳年酒是酒鬼的本名。

 

        夜貓子似乎對眼前的這位男子很感興趣,她以客氣的語氣問:「可以請問你是哪裡要找他嗎?」

 

        「啊,我是宇光大學的職員。」男子從口袋裡拿出名片,分別遞給我們,「我有些事想請教一下陳年酒先生。」

 

        我拿過那張名片,看著上面印的名字。

 

        簡詭。

 

        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

 

        可是,我又好像在哪聽過這個人……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尼膩
  • 先留言再來配早餐囉~~
  • 應該可以吃得很飽XD

    於 2018/01/29 08:42 回覆

  • 訪客
  • 期待下一集~~~
  • 下一集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會出XD

    於 2018/01/29 08:42 回覆

  • 訪客
  • 我們都不懂她究竟是為什麼要如此贈恨小蘋。

    憎恨
  • 等等改正~

    於 2018/01/29 08:41 回覆

  • 訪客
  • 攤大的文章都很溫柔,所以不會喪失希望XD

    這篇也好喜歡!謝謝攤大XD
  • 謝謝你的形容XD

    於 2018/01/29 08:41 回覆

  • 阿吉
  • 哇!沒想到最後面能跟異數系列結合了!天啊,好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我也很期待,因為劇情還沒完全確定XD

    於 2018/01/29 08:41 回覆

  • 訪客
  • 天阿簡詭!!!我好興奮啊!!!
  • 大家都開始興奮了~

    於 2018/01/29 08:41 回覆

  • twobigbird
  • 哇!!詭誌+異數!!
    攤大真的好勇敢阿!!
    主角光環會落在誰的頭上呢??
  • 其實不會有主角光環的問題啦,下篇就知道囉XD

    於 2018/01/29 08:41 回覆

  • 全部
  • 阿阿阿阿阿!!!!!


    兜起來了!!!!!


    簡詭老師!!!
  • 目前還不確定下篇的劇情,所以不一定會完全接在一起喔~

    於 2018/01/29 08:40 回覆

  • 訪客
  • 您好方便請教劇情嗎?有些不明白(其他篇很清楚超好看)就是文中的十幾年婚姻是指誰的?西裝男嗎?所以佩蓉當時是小三?
  • 是指小蘋爸爸的,佩蓉是西裝男的小三,也就是小蘋在血緣上的真正爸爸其實是西裝男,而小蘋爸爸在這十幾年被戴綠帽養大了小蘋,決定報仇把這件事告訴西裝男的妻子

    於 2018/07/06 04:54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