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68181_2065153316892470_577917442001469440_o.jpg

 

        903營舍其實總共由三棟建築物所組成,包含了兩棟供官兵居住的營舍,另外還有一棟餐廳。

 

        跟應翰一樣住過這裡的資深官兵,都習慣把這裡稱之為「舊三營」,它位於成功嶺最深入的位置,周遭沒有其他部隊的營舍,像是被隔離了一樣,不管是前往營站、其他營舍進行勤務都相當不方便。

 

        因此,當新營舍翻修完畢後,應翰的部隊便搬遷過去,舊三營從那時開始便開始空著,一直到現在仍無人使用。

 

        來到舊三營的營部廣場後,應翰先低頭看著滿地落葉無人清掃的環境,又抬頭看著營舍上那些積滿厚厚灰塵的窗戶,說道:「舊三營啊……好久沒回來了。」

 

        應翰身後的子維、端奇跟志宣都一起看著這許久沒人來打掃的營區,他們三人都是義務役,子維是義務役的教育班長,端奇是負責採買跟記帳的預財士,志宣則是運輸兵。

 

        他們下部隊都不到半年,是菜鳥中的菜鳥,所以沒有在903營舍這裡住過。

 

        「這裡就是學長之前待的營舍嗎?」子維問。

 

        「是啊,這裡的設備超舊的,浴室還是傳統的大澡堂,而且水有夠小。」伯豪裝出用雙手捧著水,再潑到身上的洗澡動作,說:「每次洗澡都要這樣洗才行,都要小心翼翼地接水,有夠克難的。」

 

        比起三位義務役菜鳥,中士伯豪就資深許多,不過論幹訓班期數的話,他還是要叫應翰一聲學長。

 

        聽伯豪說起這段往事,應翰也感覺歷歷在目,笑道:「這裡的設備真的是爛到有剩,不過還是有優點啦,就是督導官不愛來,因為離旅部太遠了,不像現在……

 

        現在三營的位置就位於一號門正上方,是部隊的主要門面,不管是旅部督導或軍團督導,幾乎天天來報到。

 

        端奇用腳輕輕一撥,地上的落葉馬上飛滿天,端奇驚呼:「還好我們這次出的不是掃落葉公差,不然這麼多落葉,可能要掃到我退伍了。」

 

        「別理落葉了,我們快點把任務搞定,然後去營站休息吧。」應翰說。

 

        命令還是最優先的,這次回到舊三營的任務很明確:尋找有無遺留的軍用裝備。

 

        「我們分成三組去找,伯豪跟志宣一組去找後棟,子維跟端奇去前棟,我去餐廳,這樣沒問題吧?」應翰馬上開始進行任務分組,其他人也沒有意見,於是三組人很快就撒下去了。

 

 

 

******

 

 

        應翰推開了餐廳的門,獨自一人走了進去。

 

        餐廳內的餐桌椅跟配膳台都被集中堆積在餐廳一側,其他地方則是空盪盪一片。

 

        只要看一眼,應翰便可以確定,這裡沒有遺留的裝備。

 

        不過殘留的味道倒還是很重。

 

        成功嶺上的餐廳很奇怪,不管是哪一營的餐廳,只要一走進去,就可以聞到香辣筍絲、菜瓜、茶葉蛋等食物的味道在裡面飄散著,那些味道就像是已經被深深印在木製餐桌跟板凳上一樣,永遠揮之不去。

 

        這些味道,讓應翰想起以前官階還是下士時,天天在這裡帶打飯班,被學長及長官刁難的日子。

 

        走到後方的伙房,鍋子跟鍋蓋疊在伙房角落,保存食材用的冰箱像棺木一樣佇立在牆邊。

 

        應翰將冰箱一一打開檢查,除了一股舊冰箱特有的臭味外,冰箱內部空空如也。

 

        將冰箱門關上後,應翰走到更裡面的大宗雜貨庫房及伙房兵休息區,也沒有任何發現。

 

        這樣巡一圈下來,餐廳應該是沒有問題了。

 

        應翰走出餐廳打算去找其他人時,在餐廳門口剛好遇到了端奇,兩人差點撞個滿懷。

 

        「端奇,你們這麼快就把前棟搜完啦?」硬漢問道。

 

        畢竟生活營舍跟餐廳的構造並不同,餐廳只是一個大空間加上伙房,而生活用的營舍通常有三層樓,每層樓除了有一間中山室外,還有三間大寢室、四間小庫房,數間小寢室,及廁所浴室等等,要在短時間全部搜完並沒有這麼輕鬆。

 

        「硬漢學長……我們還沒找完,是那個……」端奇的臉色死白,冷汗從迷彩小帽的邊緣滲出。

 

        應翰察覺到,一定出事了:「你們找到什麼了嗎?」

 

        端奇往後指著前棟營舍的三樓,說:「在三樓的中山室裡,有人……

 

 

 

******

 

 

        當應翰跑上三樓的中山室外時,伯豪、子維、志宣也都站在那邊了,詭異的是,他們都只是站在中山室門口卻不進去。

 

        「伯豪,中山室裡怎麼了?」應翰決定先問清楚。

 

        伯豪頭往中山室裡面一撇,「我們現在都還沒進去,你自己看看吧。」

 

        應翰探頭進中山室內,果然看到了端奇口中的那個「人」。

 

        她的背靠著牆壁,坐在中山室最裡面的地板上,兩隻腳在地上往外伸直成八字形,兩手垂在身體兩側,一頭長髮因為低頭而往前傾倒,遮住了臉部及胸口。

 

        以長髮跟身形來看,應該是女性無誤,雖然隔著長髮遮蓋,但還是看得出來她的上半身穿著一件淡黃色的無袖上衣,下半身雖然穿著短窄裙,只是目前窄裙的位置已經被拉到臀部附近,非常暴露

 

        突然看到這幅不合乎常理的畫面,應翰也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知道這裡是營區,怎麼會有穿便服的女子出現在空營舍裡?而且還是一副披頭散髮的恐怖模樣。

 

        「她還活著嗎?」

 

        「不知道,我們有從外面叫了幾聲,但是她沒回應。」伯豪回答。

 

        「嗯。」應翰伸出腳,踏入了中山室,「我過去看看。」

 

        「學長,我們跟你一起進去。」剛才都不敢進中山室的四人,在應翰到場壓住場面後,也都有了勇氣,跟在應翰身後一起進入中山室。

 

        五人跟那女子之間的距離一步步縮短,應翰一邊靠近,一邊觀察著女子身上的細節動作。

 

        女子的胸口跟頭部都沒有任何起伏,貌似已經沒有氣息,但修長又白皙美麗的長腿跟手臂,卻又讓人感覺她還活著。

 

        應翰走到女子的身邊,伸出右手輕輕放到女子的右肩上,並出聲試探道:「小姐?」

 

        當應翰的手觸摸到女子的霎那,他完全感覺不到女子的體溫及氣息,彷彿他摸到的只是一具人體模型。

 

        眼看女子沒有回應,應翰的手稍微用力,搖晃了一下女子的身體。

 

        這一個搖晃讓女子有了爆炸性的反應。

 

        女子突然將雙手抓向應翰,十指深深用力扣在應翰放在她肩膀的手上。

 

        原本低下的頭也猛然抬起,雙眼透過垂下的長髮注視著硬漢,張開嘴巴開始尖叫。

 

        刺耳的狂叫聲震撼了現場五人的耳膜,應翰身後的四人都遮住耳朵,往後卻步。

 

        而更可怕的畫面緊接著發生,女子的全身像是被溶解一樣,身上的衣物跟白皙的皮膚逐漸轉黑轉紅,化為濃稠的液體掉落在地上,原本抓住應翰的手也溶解滴落在地上。

 

        當女子的身形完全崩散、狂叫聲也消失時,女子原本所坐的位置,只留下一大灘黑色的液體痕跡。

 

        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就像B級恐怖電影的特效畫面,但這種畫面發生在現實裡,卻會讓人嚇到理智斷線。

 

        應翰身後的其他人也被嚇到暫時失去語言能力,四人離應翰遠遠的一大步。

 

        許久後,伯豪才出聲打破了這片沈默:「學長,你有怎麼樣嗎?」

 

        「沒事……」應翰收回停在半空中的右手,用左手撫按著右手手腕的部分。

 

        剛剛被女子十指扣住的疼痛感,確確實實地告訴應翰,剛剛所發生的是真實的。

 

        應翰低頭看向地板上留下的痕跡,那是某種液體曾經積在那邊的痕跡,可能已經遺留一段時間,全都乾掉了,但看顏色跟氣味,應翰直覺地聯想到,那可能是大量的血跡。

 

 

 

******

 

 

        在營站裡的時間,應該是國軍弟兄買飲料零食、開心地坐在座位上並一邊看電視聊天的快樂時光。

 

        只是,在這種歡笑的氣氛中,有一桌的氣氛特別詭異。

 

        那就是應翰、伯豪、子維、端奇跟志宣坐的那一桌。

 

        他們的桌上雖然也放著飲料,但是每個人的臉上都面無表情,眼神既沒有在看電視,也沒有在看營站裡可愛的打工小妹,而是呆呆地凝視前方,像是一群打敗仗、失魂落魄的殘兵。

 

        但時間是會逼人的,眼看著時間逐漸逼近中午的用餐時間,他們再不回營區也不行了。

 

        伯豪決定再次打破沈默:「學長,等等回去以後,我們要怎麼跟連長回報?」

 

        「唔,我會處理。」應翰是這次公差的帶隊官,必須由他來負責回報公差執行結果,但總不能跟連長說「我們好像在舊營舍裡見鬼了」吧?

 

        那到底該怎麼回報呢?

 

        應翰很快有了想法:「就說實話吧。」

 

        「說實話?」其他四人一起反問。

 

        「嗯嗯,就說我們把舊三營巡了一次,沒有發現遺留的裝備,這是實話,不是嗎?」

 

        端奇皺起眉頭問:「那……那個消失的女人呢?」

 

        「不是消失,是溶解了。」志宣糾正端奇。

 

        「跟勤務無關的事情,就不回報了。」應翰決定讓這件事隨時間淡去,「那個女人的事,大家就當沒看到吧,特別是子維、端奇、志宣你們三個,你們都是義務役的,很快就退伍了,沒必要扯進怪事裡。」

 

        「可是,硬漢學長……」子維這時突然舉起手來,「有些話,我覺得我一定要說一下。」

 

        應翰疑惑地看向子維:「你要說什麼?」

 

        「昨天晚上我站22-24,接到那通電話的時候,電話裡說的是我們有『東西』留在那裡,而不是『裝備』。」子維說出昨晚的電話內容,「對方從來沒有說過是裝備,是我們從一開始就搞錯了。」

 

        一聽到「遺失東西」,就會把那個東西直接理解成「某種裝備」,這算是軍人的職業病,這個職業病也讓值星連長對應翰一行人下達了錯誤的命令。

 

        電話中人所提示的遺留物,應該是另外的東西,而不是軍用裝備,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跟今天看到的詭異女人有關係嗎?

 

        當應翰的腦裡還在尋思這一塊的時候,子維又補充了另一個關於電話的細節。

 

        「而且打電話過來的,是女生的聲音。」子維在說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相當微妙,「我在想,會不會就是那個女人……

 

        「不要再想了,」應翰直接打斷子維,要一切到此打住:「今天的事情,我們就都當作沒看到吧,在軍中如果想平安退伍,對於一些怪異的事情最好不要太深入。」

 

        應翰拿起自己買的飲料,一口氣喝完後,把垃圾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裡,說:「要到打飯時間了,我們快回營上去幫忙吧。」

 

        其餘四人的眼神停留在垃圾桶上,腦中想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今天所看到的事情,能像扔進垃圾桶裡一樣,徹底丟棄嗎?

 

        但未來的發展將會告訴他們,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們這一趟,正式把惡夢帶回了營區。

 

 

 

******

 

 

        回到三營後,應翰便讓其他人回到自己的連上,自己去找值星連長報備。

 

        而報告的內容就跟應翰在營站內所預擬的一樣:在舊三營並沒有找到任何遺落的裝備。

 

        至於那個溶解的怪女人,應翰完全沒有提到。

 

        「真的沒裝備忘在那裡嗎?」值星連長再三跟應翰確認後,搔搔頭自顧自地問道:「如果沒有的話,那怎麼會有人昨天晚上特地打電話來我們營上提醒我們呢?這可真怪了……

 

        應翰沒有理會值星連長的自問自答,報備了一聲之後就回到了自己所屬的二連。

 

        連上的幾個學弟都去忙打飯了,其他人則在寢室裡休息準備用餐。

 

        應翰坐在自己的床上,拿出了智慧型手機。

 

        在多年以前,智慧型手機仍屬於違禁品,但現在只要幫手機申請管制標籤,以及不隨意拍攝機密物件,就可以任意使用智慧型手機。

 

        應翰將一張照片點擊開來,那是他在離開舊三營時所拍攝的照片。

 

        而照片上所拍的,正是三樓中山室地板上,那一片由女子溶化而成的詭異黑色血跡。

 

        雖然應翰口口聲聲要其他人忘了今天的事情,但他自己卻忍不住把那片血跡給拍了下來。

 

        自己到底為什麼要拍下這張照片?應翰自己也不知道。

 

        或許,以後哪一天會用到吧?

 

        「喂!部隊準備用餐喔!」蔡排這時突然從寢室門口出現,雖然安全士官還沒有廣播用餐集合,但盡職的蔡排總會提早叫大家集合。

 

        蔡排叫了幾聲後,看到應翰坐在床上,便問:「啊!硬漢你回來了喔,今天早上的公差進行的如何?」

 

        「順利完成了,下午應該就不用再出了。」

 

        「那太好了,如果下午沒有其他公差的話,你就幫忙作接訓前準備好了。」蔡排說完後,往寢室外面揮了揮手:「好了,大家快點出來集合了!」

 

        應翰從床上站起來,跟著其他人一起往餐廳前移動。

 

        一樣是用餐,但在部隊用餐跟在外面用餐,進餐廳的方式可不一樣。

 

        通常,部隊在吃飯前必須先在餐廳外面集合整隊,清查人數並踏步唱軍歌,由值星官向主官報備後,才可以進餐廳。

 

        新訓營如果是在接訓期間,都是以各連的新兵為單位進餐廳,而且還多加了一個「親愛精誠」的神秘儀式,只要有當過兵的就知道這句口號是什麼意思。

 

        但在非接訓的梯間,就是以整個營為單位來集合,整個程序也會簡化許多。

 

        在三營的集合時間,二連往往都是最早到集合場的,當然今天也不例外。

 

        蔡排用最快的速度點完二連的人數後,便整隊準備聽營值星的掌握了。

 

        當應翰站在列子裡時,他看到在營集合場的柏油路面上,似乎多出了一塊淡淡的污垢。

 

        污垢的顏色雖然不顯眼,但應翰忍不住瞇起眼睛仔細端詳,因為他越看越覺得那形狀好像在不久前才看過……

 

        應翰拿出手機點出照片來看,更加確定了他的想法。

 

        那片污垢的形狀,就跟今天舊三營所看到的,那個怪女人所化成的血跡一模一樣。

 

        應翰手上拿著手機,整個人震懾在當地。

 

        他心裡也清楚,這絕對不是巧合。

 

        而是因為,他們已經把某種可怕的東西帶回自己的營區了。

 

 

 

 

 

 

 

 

=================

 

 

軍隊用語小教室:

 

部隊的編成大小,是旅>>>>班。

 

而負責值星的幹部每個禮拜(通常是禮拜四)會按照順序輪流擔任,有旅值星(值星營長)、營值星(值星連長)、連值星官(值星排長)等等。

 

輪到值星的幹部,就必須掌控整個部隊這一整個禮拜的重大任務、公差勤務、各個時間點集合清點人數等等。

 

如:值星連長就必須掌控全營的事務,值星排長負責掌控全連。

 

擔任值星會非常累,是一個屎缺,因為部隊一出問題長官就會拿值星開刀。

 

有些菜鳥如果值星擔任不好的話,還會被學長要求再繼續值星下去,陷在地獄裡永世無法超生,阿彌陀佛。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天天開心
  • 伯豪跟志宣一組去找餐廳,子維跟端奇去前棟,我去餐廳
    =>出現了兩次餐廳

    期待續集~~^-^~~
  • 等等來修正喔~

    於 2018/03/27 04:45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