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71638_2094147267326408_5145984721758453760_o.jpg

 

        坐在營長室內的應翰五人,正坐立難安地等待著營長的回覆。

 

        而跟五人間只隔了一張茶桌的營長,臉上的表情非常複雜,聽完應翰所說的事情以後,他沒有馬上否定應翰,也沒有馬上贊同,而是嘟著嘴巴,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茶杯,好像他能從茶湯的表面上裡面看出一些啟示似的。

 

        不過應翰知道,從茶面上是什麼都看不到的,但他卻搞不懂,營長在聽完這個故事之後,怎麼會需要思考這麼久?

 

        決定在午休時間將這件事情報告給營長,是應翰的決定,因為要把這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勢必要得到營長的支持,而且營上現在陸續發生怪事也是事實,營長有一定的機率會相信應翰的說詞,但也有可能把應翰當成神經病,然後把應翰以「服役壓力過大」為由送到八么八去。

 

        去年的懇親會,營上有弟兄把一位女子殺害在舊三營,那位女子在兇手退伍後來到了目前的三營,尋求弟兄們幫助她把兇手定罪,營長會接受這樣的故事嗎?

 

        終於,營長放棄從茶面獲得啟示,他將頭抬起來,對著應翰等人露出舒緩的笑容:「我相信你們。」

 

        這下換應翰五人臉上的表情變得複雜了,他們根本沒想到營長會這麼容易相信這個故事。

 

        不過,應翰馬上猜到了原因。

 

        「營長,容我問一下……」應翰說出他的猜測:「您是不是也看到了什麼?」

 

        「哈,不愧是硬漢!」營長拍了一下手,從太師椅上站起來,走到窗前將營長室的百葉窗拉開。

 

        百葉窗一開,營長室窗戶外面的正前方,就面對著那個吸菸休息區。

 

        現在是午休時間,休息區並沒有人,那塊紅色的汙垢在野餐墊上更顯鮮紅。

 

        營長像是準備好面對某種真相一樣,呼出長長一口氣後,說:「昨天半夜,我也從窗戶外面看到了你們所說的那個女人。」

 

        「啊!」坐在應翰旁邊的端奇跟子維都微微驚呼。

 

        營長繼續說著:「本來我以為,我只是作了惡夢,畢竟當營長不輕鬆,各種壓力都很大……直到聽到應翰剛剛說的,我才確信,昨天晚上我真的看到『她』了。」

 

        營長伸出手輕輕摸著窗戶的玻璃,說:「昨天半夜,我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的聲音,我以為是安全士官有事情要跟我報告,所以就從臥室裡走出來,一走出來才發現,響的並不是門,而是窗戶,有人站在外面敲我的窗戶。當時的百葉窗是半開的,我也可以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是誰……她身上所穿的衣服,就跟應翰剛剛所說的一模一樣。」

 

        原來如此……應翰點點頭,所以營長才會這樣直接的相信他,因為營長自己也親眼目擊到了,不得不信。

 

        「我以為我壓力太大,還在作夢,所以就走回臥室繼續睡覺,那敲窗戶的聲音沒多久就停了。」營長嘆道:「沒想到,她昨天晚上直接找上我這個營長了啊。」

 

        「或許她知道營長您是好人,所以也想請您幫忙吧。」柏豪誠實地說出內心話。

 

        營長確實是位毫無心機、不會謾罵下屬、絕不抱長官大腿的好長官,但也是因為這樣,他才會卡在營級遲遲無法升到旅部。

 

        營長將百葉窗重新拉下來,然後轉身面對著五人,問道:「你們特地來找我報告這件事,是因為你們已經有計劃了嗎?」

 

        「報告營長,可以這麼說……」五人早已律定由應翰統一發言:「我剛剛所說的,其實都還只是推論,要找到更多證據才可以證明這些,而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那位女子的遺體了,如果讓我們再上去一次舊三營,並且搜索山坡,如果真的發現了遺體,那麼我們只需要直接報警,交給警方處理就可以了。」

 

        「嗯……」營長坐回太師椅上,慎重地考慮著:「如果現在就報警的話,證據還不足,很有可能又會害國軍鬧笑話,但如果真的有遺體的話,警方就沒話說了吧。」

 

        眼看營長就要答應這個要求之際,營長的話鋒一轉,問:「但你們五個真的作好心理準備了嗎?我可不想一次送五個人去八么八啊。」

 

        營長的意思是,應翰五人都沒有真正打過仗(營長自己也沒有就是了),不知道真正的屍體是長什麼樣子,如果親眼看到慘不忍睹的屍體,怕他們的心理會受不了。

 

        「報告營長,沒有問題的。」應翰回答道:「而且時間也過了這麼久,就算真的有東西……應該只剩下遺骨了。」

 

        營長觀察著旁邊四個人的表情,他們的臉上雖然不像應翰那樣篤定,但至少看不到恐懼跟膽怯。

 

        「好吧,我等一下會跟值星連長提一下,叫你們下午不要出其他勤務,由你們五個組成一個特別公差,再上去舊三營一趟。」

 

        「謝謝營長。」

 

        「記得,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管在上面找到什麼,都要跟我回報。」營長下達了最後的命令。

 

 

 

 

******

 

 

        下午的五查過後,應翰便帶著子維、端奇、志宣跟柏豪這個特別公差小組出發了,只是他們身上所帶的裝備跟上次很不一樣。

 

        上次是兩手空空,但這次每個人手上都戴著粗布手套,水壺、哨子、綱盔跟S腰帶也全部到齊,這是為了以防在搜尋山坡時發生意外。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處理,那就是:舊三營周遭的山坡地是非常廣大的,就算有五個人,也不可能在一個下午之內全部搜索完。

 

        最好的情況是,今天就能找到決定性的證據。

 

        但如果今天沒有成果,明後天可能還要再來一趟,這並不是應翰所樂見的,畢竟每個人都還有連上的勤務跟個人業務要處理。

 

        「如果妳希望我們幫妳,那麼就請妳告訴我們,妳在哪裡吧……」在前往舊三營的路上,應翰一直在心中默默地對著『她』說話。

 

        到達舊三營後,五個人先喘了一口氣,柏豪觀望著營舍四周,問道:「硬漢學長,我們要從哪一邊開始找起?」

 

        「那邊。」應翰直接指向餐廳後方的山坡,「如果我是兇手,要棄屍的話我一定會選那邊。」

 

        理由很簡單,因為舊三營的周邊山坡中,只有那裡是下坡,行走比較輕鬆,而且只需要把屍體往下一丟就會自動滾下去,除非營區有重大改建,不然根本不會有人到下面去。

 

        確定了方向後,應翰開始分配任務編組:「我跟子維一組,柏豪你帶著志宣跟端奇一組,一有任何發現,就吹哨子通知,明白嗎?」

 

        「瞭解。」

 

        「安全為主,大家移動的時候抓緊樹幹,小心不要自己滑下去了。」

 

        應翰再三要每個人都注意安全後,搜尋任務便開始了。

 

        說到成功嶺裡面的樹林山坡,那可能是世界上最謎的一個區域,因為沒有人知道裡面到底藏了些什麼。

 

        在許多軍營裏面,都有類似的幾個傳說:在○○湖裡面有沉著幾把步槍,在XX花圃之下埋著好幾台拐拐無線電,甚至有聽說過在集合場下面埋著一台坦克的。

 

        會有這些傳說並不是沒有理由的,每當部隊面臨高裝檢這些需要檢查跟清點裝備的時刻,如果裝備有少的話固然煩惱,但如果有多的裝備,就必須想盡方法不擇手段藏起來,埋在土裡、沉到水中等等,都是以前有人用過的手法。

 

        歷史悠久的成功嶺也是一樣,在這些山坡上不曉得有多少前人刻意藏起來的東西。就算等一下不是先發現遺體,而是先找到一支T65K2步槍,應翰也不會覺得奇怪。

 

        「喂,應翰學長。」搜索到一半時,跟在應翰後面的子維突然說:「我突然覺得,我們好像在那個裡面喔。」

 

        「哪裡?」應翰走在子維的前面,攀著樹幹小心地往下移動,幫子維開路。

 

        「在日本不是有一個那個什麼地方……就是有很多人自殺那個,是叫青木原樹海吧?,日本政府每年都會派搜救隊進去,我們就好像那個搜救隊。」

 

        「子維,現在不要講這種話題比較好。」應翰說,他覺得此時此刻談到有關樹海的話題並不恰當。

 

        而且應翰覺得,他們跟搜救隊完全不同,他們要找的並不是「生還者」,而是確定死亡的遺體。

 

        「喔,抱歉……」子維下一秒就閉上嘴巴,不再出聲。

 

        「沒關係,先休息一下吧。」應翰打出手勢,停下了腳步,「喝口水,等一下繼續往下找。」

 

        應翰跟子維都拿出了水壺,各自灌了一大口。應翰轉過頭往來的方向看去,舊三營的營舍建築已經埋沒在樹影之間,快要不見了,代表應翰一行人已經往下走了相當長一段距離,但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而奇怪的是,此時的環境安靜到一種「無」的境界,應翰沒有想過,在成功嶺上還可以有這麼安靜的地方。

 

        平日的成功嶺,常可以聽到新兵各種答數跟唱軍歌的聲音,以及刺槍術的集體「殺」聲,或各營的安全廣播,甚至是長官發飆罵人的聲音。

 

        但在這座山坡上,那些聲音像是存在於另一個世界一樣,完全被隔絕。

 

        圍繞在應翰身邊的,只剩風吹過樹葉的紗紗聲,以及不時發出的短暫鳥鳴。

 

        在這種情況下,只要有人為的聲音,不管那聲音再怎麼微小,都會讓人感到相當突出。

 

        而就在此時此刻,有一種相當不自然的摩擦聲,就出現在應翰等人的前方。

 

        那是有物體正在樹葉上磨擦,相當輕巧的腳步聲。

 

        當應翰跟子維意識到這個聲音的存在時,他們不約而同地收起了水壺,往前方警戒著,試圖找尋發出聲音的來源。

 

        兩人心裡有數,這腳步聲絕對不是柏豪那組人所發出來的,柏豪他們負責搜查的範圍在左邊一帶,不可能突然出現在應翰跟子維的前面。

 

        應翰的眼睛很快地捕捉到了發出腳步聲的主人,一個纖細的黃色身影正在交錯的樹幹間快速移動著。

 

        「是她!」

 

        應翰很快地追了上去,後面的子維還有點措手不及:「學長,等我一下啊!」

 

        「快點跟上來!」應翰頭也不回,眼睛緊盯著那道黃色身影,深怕這身影遺失在樹林之間。

 

        應翰有種感覺,她選擇現在現身,是為了要告訴應翰她遺體的所在地。

 

        應翰一路追趕,跟那道身影間的距離也越來越短,這種逐漸縮短的距離感,像是在說著:到了,到了,就快到了。

 

        最後,當應翰只差一步就要追上她時,她的身影從一顆大樹幹旁邊繞過去,應翰跟著繞過去後,眼前突然失去了目標,因為那女人的身影竟然消失了。

 

        「不見了?」應翰在周遭的樹林間四處搜尋,但在樹影之中已經看不到她身上的黃色衣服。

 

        子維在這時才氣喘呼呼地從後面追上來,他一手扶著樹幹,一邊調整呼吸,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學……學長……怎麼樣了?」

 

        「真奇怪……她不見了。」應翰又四處張望了好幾次,但女人的身影確實從樹林裡消失了。

 

        為何她要現身讓應翰追著跑?而現在又選擇消失?

 

        應翰感覺眼睛一痛,原來是從鋼盔內留下的汗滴到了眼睛裡。

 

        剛剛戴著鋼盔在樹林裡的這一段追逐還是對身體造成了極大的負荷,就算應翰的體力再好,現在也是全身爆汗,鋼盔裡更是下起汗雨。

 

        應翰脫下鋼盔,用迷彩服的袖擦拭額頭的汗水時,他在地面上看到了一個東西。

 

        看到那東西的同時,應翰理解了,原來這就是那女人刻意讓應翰來到這裡的原因。

 

        「子維,」應翰甩了甩沾滿汗水的袖子,整個人靠在樹幹上休息,「吹哨子,通知柏豪他們過來。」

 

        「咦?為什麼?」

 

        應翰將手指向地面:「你看這個。」

 

        子維看到應翰所指的東西後,手上的水壺差點拿不穩。

 

        一小截髒污的黃色衣角正露在地表上,微微擺動著,像在跟應翰招手。

 

 

 

        子維吹哨子以後,柏豪那一組人很快趕了過來,當他們看到露出地面的黃色衣角時,心裡也有了底。

 

        那女人的遺體,應該就被埋在這下面。

 

        看來兇手當天殺害女子後並沒有馬上棄屍,而是先回到營區,等到深夜再帶著土工器具溜出來,然後將屍體滾下山坡,埋在此地。

 

        應翰彎下腰,伸手拉住那截衣角,往上一拉。

 

        但被拉起來的,只是一小片的破布。

 

        這片破布可能是兇手在掩埋的時候,女子身上的衣服拉扯到樹枝而掉在地上的,而在掩埋的過程中,只埋住了它的一部分,它所露出的一小角,則成了一個標記。

 

        「硬漢學長,下一步要做什麼?」

 

        在場的其他四人都等待著應翰的命令,雖然已經知道女子遺體的所在地點,但他們身上沒有土工器具,無法挖掘確認。

 

        「最謹慎的選擇是,我們回去後先報警,由警方來負責挖掘,這樣會比較好。」應翰說。

 

        如果由外行人的他們來挖掘的話,有可能會損害到遺體,那時可就慘了。

 

        「但是學長,我們目前還不能確定那位小姐的遺體真的就在下面吧?」柏豪這時候說:「如果警方到時來了,可是下面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那該怎麼辦?」

 

        這種事確實也有可能發生,如果底下什麼都沒有,就真的讓國軍鬧笑話了。

 

        柏豪接著說:「不如我們明天再帶土工器具上來挖掘,確定那位小姐的遺體真的在下面以後,再通知警方吧,這樣比較保險。」

 

        「嗯……」應翰看向其他人的臉,想從他們的表情上看出他們的想法,但他們的臉上都寫著:「不管怎樣都好,先離開這鬼地方再說吧。」

 

        「好吧,今天先這樣,究竟要如何處置……我會先報告營長,再請營長做決定。」

 

        聽到這個回答,其他四人的表情都鬆了一口氣,至少可以先離開這詭異的樹林了。

 

        在離開之前,應翰撿了兩支樹枝,擺成一個X的形狀,並將那片黃色衣角壓在樹枝下面,作成一個標記,之後再來的話會比較好找。

 

 

 

        應翰帶隊回到營上,其他人先各自回到自己的連隊,應翰則是去營長室跟營長報告今天的事情。

 

        營長聽完報告後,所做的決定跟柏豪一樣,先有十足的證據後,再通知警方比較妥當。

 

        營長對應翰說:「部隊這邊,只要一有報警的動作,就絕對會驚動到旅部跟軍團,所以我們不能隨便報警,要是泥土下完全挖不到東西,我這個營長可能就會被流放邊疆了,硬漢你能理解嗎?」

 

        「報告營長,我明白。」在軍中多年的應翰當然理解這個道理,於是他跟營長提出了請求:「那麼,希望營長在明天能讓我們帶上土工器具,再到舊三營一趟。」

 

        只要挖掘下去,就能確定應翰的推測到底是不是事實。

 

        「沒問題,我會再跟值星連長交待。」營長很快答應了:「我也希望快點把這件事搞定,說真的,那塊紅色的東西在營上一天,我這個當營長的就覺得全身不舒服。」

 

        身為一位營長,自己的領地竟然被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東西給侵占了,也難怪他會全身不舒服了。

 

        而在應翰的心裡也希望著,明天是他們最後一次上去舊三營了,

 

 

 

 

******

 

 

        當天晚上,應翰作了一個惡夢。

 

        他夢到那位女子從營上那片紅色的汙垢裡爬了出來,一路爬向寢室,爬到應翰的床邊。

 

        她抓住應翰的頭,在應翰的耳邊恨恨地說著。

 

        「救……救我……」

 

        這是個很簡短,卻十分恐怖的惡夢。

 

        當應翰驚醒的時候,耳邊正好傳來安全士官的廣播聲:「安全廣播,安全廣播,現在時間洞五三洞,請步三營所有人員起床,重複廣播……」

 

        身旁的其他弟兄都還在折棉被蚊帳、或是要去刷牙洗臉的時候,應翰已經迅速地換上運動鞋,直接跑到營部廣場上。

 

        他相信,他會做那樣的惡夢,並不是沒有理由的,一定是因為女子有話要跟他說,才會出現在他的夢境裡。

 

        到營部廣場上後,應翰傻住了。

 

        因為在休息區野餐墊上的那塊紅色汙垢,竟然消失了。

 

        營長這時也剛好從安全士官桌那裡走出來,在看到紅色汙垢消失後,營長也很驚訝,他走到應翰的身邊,問:「怎麼回事?那塊東西呢?跑去哪裡了?」

 

        應翰哪裡回答的出來?他現在腦裡想的全都是剛剛在夢中的畫面。那名女子抓著他的頭,耳語著:「救我……」

 

        難道出事了?

 

        「報告營長!」應翰突然轉向營長,大喝一聲:「請准許我馬上去舊三營一趟!」

 

        「哇!」營長被應翰突如其然的氣勢嚇了一跳,「要、要幹嘛?」

 

        「我必須快點上去看一看,那裡可能出事了!」

 

        那裡又沒有人,是會出什麼事啦?營長心裡這麼想著,不過口頭上還是答應了:「好,你去吧,記得要跟值星官報備一聲啊。」

 

        「我知道,謝謝營長!」

 

        應翰下一步馬上衝到軍官寢室,打開門,朝正在穿褲子的蔡排報備:「蔡排,營長有給我一個特別公差,我去一下舊三營,早餐時間以後再回來!」

 

        也不管蔡排到底有沒有聽清楚,應翰下一秒就把門關上,跑回寢室換上迷彩服,當其他人都準備集合要早點名時,他卻一路直奔舊三營。

 

        在這一段路上,應翰滿腦子都是那女子在夢中的聲音:「救我……」

 

        在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應翰昨天放在地上作記號的兩根樹枝,不見了。

 

        壓在樹枝下的黃色衣角,也不見了。

 

        遺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個大坑洞。

 

        應翰站在坑洞邊,腦袋裡的思緒轟一聲炸開,幾乎無法思考。

 

        這裡面原本埋的到底是不是那女子的遺體?已經無法知道了。

 

        因為已經有人先一步把原本埋藏的東西跟真相一起帶走了。

 

        但到底是誰來挖走的?

 

        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

 

        應翰爬上山坡回到舊三營營舍,走到血跡所在的中山室,那灘血跡果然也從地板上消失了。

 

        原本積滿灰塵的地板變得相當乾淨,整間中山室瀰漫著清潔漂白劑的味道,很明顯有人來擦拭過。

 

        事實擺在眼前,昨天下午應翰五個人離開舊三營後,有人在晚上過來處理血跡,並把埋藏著的遺體挖出來帶走。

 

        會這麼做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不希望事情曝光的兇手。

 

        但兇手怎麼知道他們在調查這件事?

 

        除非……有其他人在跟已經退伍的兇手通風報信。

 

        或……兇手本人其實還在營上?

 

        應翰的腦海裡直覺浮現出一個人。

 

        那就是昨天應翰提議要先報警後,馬上提出反對意見的柏豪。

 

 

 

 

 

 

 

 

================

 

 

軍中用語小教室:

 

在軍中,各種醫院都會有各自的數字代號。

 

八么八(818),指的是三軍總醫院北投分院,又稱國軍中的精神病院,精神方面出現嚴重問題的官兵都會被送到這裡住院。

 

在新訓階段,新兵最常問班長的問題就是:「班長,我不想當兵,我好想趕快退伍喔!」

 

班長最常見的回答是:「簡單啊,你明天早上起床就直接在床上大便,然後抓起來吃,這樣就會被送到八么八等退伍了喔!」

 

聽說以前真的有人身體力行,不過現在沒有義務役後,似乎就沒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返營,下禮拜三見囉!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abrina
  • 頭香!! 我以為是營長耶 XD
  • 營長只是普通的好長官而已 XD

    於 2018/04/18 05:50 回覆

  • 天天開心
  • 營長人太好了~居然還被敲窗戶
    私心覺得應該去嚇嚇作戰官才是...哈..
  • 上次應該就嚇死了 XD

    於 2018/04/18 05:51 回覆

  • Fei
  • 太精采了!!!必須說營長真的很明理~~~希望可以趕快查出真相!!!
  • 這可能還要等幾個篇幅~

    於 2018/04/18 05:51 回覆

  • 小粉絲
  • 啊啊啊又要再等一個禮拜了O口Q
  • 就今天囉~

    於 2018/04/18 05:5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