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04496_2151680168239784_683483112457371648_n.jpg

 

        「走了嗎?」

 

        工作稍微告一段落之後,我從詭誌出版社的二樓走下一樓,然後來到插畫家笑笑的背後,小小聲地問了這麼一句。

 

        笑笑眼睛緊盯著電腦螢幕,雙手在繪圖板上忙碌著,她正在畫下一期詭誌的封面。

 

        驚悚又神秘、讓人想忍不住翻閱的封面,以及駭人的插畫都是詭誌的一大賣點。而讀者可能很難想像,那些恐怖的作品都是笑笑這樣一個不到一百五十公分高的可愛小女生畫出來的。

 

        「你說那個人嗎?」笑笑雖然忙,不過還是可以分出一點心思來回答我的問題:「剛離開,你現在可以進去了。」

 

        「謝啦。」我跟笑笑道謝後,眼睛看向了老熊的辦公室門口。

 

        笑笑口中的「那個人」,指的就是老熊在警界的朋友,也是老熊的高級線民,我們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他每次來訪都是直接走進老熊的辦公室進行秘密對談,不會跟出版社的其他人有所交流。

 

        對話結束後也是如此,老熊辦公室的門一打開,他便會匆匆離開,好像在出版社裡多待一秒就會惹上什麼危險或是被都市傳說給纏上似的。

 

        而他這次來訪,則是要提供殺死那名女孩的兇手的情報給老熊的。

 

        我走到老熊的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裡面傳來老熊的聲音:「他已經走了,你可以進來了。」

 

        當我打開辦公室的門,看到老熊正悶悶不樂地看著桌上的資料時,我心裡大概就有底了,那就是老熊並沒有得到他想要的情報。

 

        「情況如何?」我反手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並把身體靠在門邊,等著聽老熊的結果。

 

        「不太理想。」老熊兩手扶在頭上,左右搓揉著太陽穴,說:「警方確實有對那名男子的背景作調查,發現他沒有女友、長期脫離家庭,甚至連一個可以講話的朋友都沒有,是徹底的社會邊緣人。」

 

        「這種人聽起來就很危險啊,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但警方在他的住處沒有發現其他可疑的線索,完全沒有證據證明他殺過人。」

 

        「所以說,他殺死那女孩的地點不是在住處,而是在其他地方囉?」

 

        「也有可能在犯案後搬過家,誰知道呢?」老熊把雙手從太陽穴上放下來,在桌上一攤:「他現在死了,我們也不能親自問他了。」

 

        「所以這次的情報是白買了嗎?」我也覺得有點洩氣了,畢竟每次跟警方買情報,花的還是出版社的錢啊。

 

        但老熊終究是老熊,總會藏一手。

 

        「這可不一定……如果得到的情報只有這樣,我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掏錢呢?」老熊把桌面上的資料轉了個方向,展示給我看,「你看看這幾張圖吧,都是警方在他的電腦裡找到的。」

 

        我往前走了幾步,探頭看向那疊資料,並伸手翻了幾頁,上面印的全都是通訊軟體的對話截圖,但是聊天對象的名稱跟照片都被截掉了,只剩下對話內容。

 

        看到那些圖片後,我忍不住脫口罵道:「媽的,這傢伙是有病嗎?」

 

        那些對話內容,全都是用金錢跟夢想來當餌食,並引誘對方出來見面的一連串話術,圖片上還有各式註解,說明哪些話術適用哪種對象,這些對象還可以分為翹家少女、需要兼差的小資女、或有明星夢的小模的……其詳細的分類就像是詐騙集團的教戰手冊一樣。

 

        老熊解釋道:「因為不知道這些圖片的來源,警方只好當成是男子自己從網路上抓來的,但是我覺得……製作這些圖片的應該就是他自己,他把對話內容當成教材,存在電腦裡以便隨時應用在實戰上。」

 

        「也就是說,這位邊緣人的休閒娛樂就是上網用各種話術約女性出來嗎?」我問:「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只要查一下網路紀錄應該可以查到他約過誰吧?」

 

        老熊搖了搖頭:「沒辦法,那傢伙奸詐的很,電腦裡的網路瀏覽紀錄跟通訊紀錄都是空的,他應該是那種只要上網看過一部A片就會把瀏覽紀錄全部刪掉的人吧。」

 

        「但至少有收穫了,我們現在知道,那名女孩是在被這傢伙用話術約出來後才受害的,天曉得這混蛋究竟是用什麼利益跟夢想來作包裝的……」講到這邊,我的心臟莫名緊縮起來。

 

        我突然想起了那女孩在夢中悽慘的模樣,她臉上的那些傷痕,拳頭所造成的瘀青、利器切割過的刀傷,菸蒂的燙傷……我閉上眼睛甩甩頭,想把這幾幕畫面甩掉。

 

        老熊看我的動作怪怪的,便問:「風海,你怎麼了?」

 

        「嗯……沒事。」我把手壓在胸膛上輕輕拍了拍,話鋒一轉:「對了,這件事要告訴英山嗎?」

 

        「雖然這份情報對於追查女孩的真實身份並沒有太多幫助,不過你還是打電話跟他說一下會比較好。」老熊將那疊資料在桌上重新排好,說:「至少讓他知道,在那個娃娃內的並不是惡靈,而是一個誤入惡人陷阱後,被殘忍殺害的普通女孩子。」

 

        「好吧,我等等就打給他……希望他還沒開始上班。」我說,畢竟便利商店店員開始上班後,就會忙到連接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了。

 

        走出老熊的辦公室後,我馬上拿出手機撥給英山,而他剛好正準備要出門上班。

 

        聽完我們剛從警方那邊所得到的情報後,英山對於其中一個部份有了回應:「你說,那個兇手誘拐的目標也包含翹家的少女是嗎?」

 

        「對啊,怎麼樣?你有想到什麼嗎?」

 

        「可能吧,我也不太確定……」英山的尾音拖得很長,似乎很累的樣子,「風海老師,你也知道,我們便利商店裡的座位都是免費的,就算沒有買東西也可以進來坐,所以在晚上的時候偶爾會有一些遊民或翹家的年輕人之類的跑進來睡覺。」

 

        我聽出英山想表達什麼了:「所以現在有一種可能性囉……女孩在翹家之後,跑去你所上班的便利商店過夜,然後對你有了印象,喜歡上你了,你的意思是這樣吧?」

 

        「我剛剛就說我不確定啦,畢竟跑來店裡睡覺過夜的人真的太多了……」英山的聲音既疲勞又沒有活力,聽起來半死不活的。

 

        不太對勁,這可不是平時的英山。

 

        我問:「英山,你聽起來好累,你身體還好嗎?」

 

        「還好,就是壓力太大了……」英山的聲調之沉重,讓我隔著手機都可以感覺到他的壓力,而英山下一句就說出了他的壓力來源:「我們店裡每個人這個月的休假都要被強制取消了,想到就覺得快死了……」

 

        「休假都被取消?你們店發生了什麼事?」

 

        「不只是我們店,而是全國所有分店的員工都被強迫加班,風海老師,你沒看到今天的新聞嗎?」英山似乎非常訝異我竟然還不知道這件事。

 

        「新聞?」

 

        「是啊,等你看了以後就會明白了,先這樣吧,我等一下要去上班了。」不知道為什麼,英山的聲音聽起來竟有種視死如歸的悲壯感,「總之,我們這些便利商店店員準備要打仗了。」

 

        結束跟英山的對話之後,我馬上用手機打開新聞,第一眼就看到了英山所指的事情。

 

        新聞的重點在於:

 

        那間便利商店的主企業決定在今天正式推出時間限定的聯名會員卡,只要申辦以後,終生憑卡到該企業旗下的所有商家跟餐廳消費,都可以享有折扣,而且申辦的費用不到五百元,就可以使用一輩子。

 

        或許是為了讓民眾方便申辦,主企業選擇開放旗下的便利商店讓民眾申請辦理,雖然是有其便利性,但這只會變成店員們的一場惡夢。

 

        而限定的時間正是到這個月底,也難怪英山剛剛會說這個月的休假都被取消了,看來在這個月結束之前,店員們都會陷在水深火熱裡,各家便利商店也將大排長龍了。

 

        老熊在這時走出了辦公室,走到我的身後問:「聯絡過了嗎?英山他說什麼?」

 

        我沒回答老熊的問題,而是把手機畫面拿給老熊看:「老熊,你知道這個新聞嗎?」

 

        「喔,這個我知道啊。」老熊看到新聞標題後就知道我在指什麼了,看來他在新聞發佈的第一時間內就看過了,「我記得英山上班的那間便利商店就是屬於這間企業的,沒錯吧?」

 

        「老熊,」我收起手機,語氣很沉重:「我很擔心英山上班的狀況。」

 

        「唔……英山上班你有什麼好擔心的?」老熊一時半刻還無法理解我的意思。

 

        「我擔心的點在於那個女孩,」我解釋給老熊聽:「目前來看,她雖然對一般的客人沒有惡意,但只要她覺得英山受到欺負,就會攻擊對方,如果這幾天便利商店裡的客人暴增,每個人都在排隊等著辦卡的話……你也明白國內民眾的脾氣,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心平氣和排隊的,只要有幾個脾氣不好的顧客出現,那將會演變成連續的慘案。」

 

        老熊並不笨,聽完我的講解他就完全懂了,他低頭看了一下手錶,離出版社的下班時間只剩二十分鐘。

 

        老熊敲了一下錶面,說:「等下班以後我們再過去那間店一趟吧,順便提醒英山,要他絕對不可以跟客人起衝突。」

 

        但我覺得光是提醒他是不夠的。

 

        雖然英山並不是個會隨便發脾氣的人,但是身為服務業,什麼人都會遇到。

 

        特別是有些神經病,你不去惹他,他還是會用盡手段來惹毛你的。

 

 

 

 

******

 

 

        來到英山所上班的便利商店,情況果然跟我們所預期的一樣,店內已經有不少因為看到新聞而前來申辦會員卡的顧客,隊伍已經排到門口了。

 

        我跟老熊一起走入店內,看到英山正在櫃檯後面忙碌,我對他揮了揮手,但英山忙到連雙手都閒不下來,他雖然有看到我們,但也只能輕輕點個頭來打招呼。

 

        櫃檯的結帳動線目前分為兩條,一條是服務購買一般商品的顧客,另一條則是專門幫顧客處理會員卡業務的,而資深的英山所負責的正是申辦會員卡的部分,便利商店的總公司應該早就知道會員卡的推出會造成民眾的排隊熱潮,所以先一步指示門市將結帳路線分為兩條吧。

 

        我跟老熊都沒打算要買什麼,所以我們便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並注意著英山上班的情況,

 

        在坐下來以後,我看到了那個娃娃。

 

        「老熊,你看一下那邊。」我用手肘頂了一下老熊,要他注意櫃檯的後面:「她這次出現的位置很特別呢。」

 

        那個娃娃這次出現的位置,是在櫃檯後方的置物櫃上方,居高臨下俯視整個櫃檯,就好像在監視英山跟顧客間的一舉一動。

 

        「可能是因為客人太多,連她自己也覺得危險,所以才選擇那個位置吧。」老熊盯著英山前方的那條排隊人潮,從我們進來到現在,人數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又增加了好幾個人。

 

        申辦卡片的流程其實很簡單,只要填寫資料、登記證件、繳交費用後就可以拿到卡片了,但顧客跟店員間常常會在溝通上出現一些問題,而導致流程的拖延。

 

        講直接一點,就是有些顧客會聽不懂人話、或是強詞奪理的想要多一些優惠,因而影響到在後面排隊的其他顧客。

 

        「英山跟你說,他這個月的休假都被取消了?」老熊突然問道。

 

        「是啊,不這樣的話,根本忙不過來吧。」我說。

 

        「但這樣應該是違法的吧?」老熊用鼻子哼了一聲,說:「像這種事情,我可從來沒做過啊,我有要求你們在休假時來出版社加班或開會過嗎?」

 

        「確實是沒有啦……不過就算是違法的,企業主也根本不會把法律放在眼裡。」我遠遠看著英山那張疲累卻又得在顧客面前擠出笑容的臉,說:「這一波過後,企業至少會多賺個幾億元,然後罰款大概只有幾百萬,不管怎麼算都划算呀,誰會怕?」

 

        「那些沒有良心的大企業當然不怕,像我們這種小出版社就怕死了。」老熊憤憤不平的語氣完全表達了小公司的無奈,「而且聽說這次的活動是母親節的限定優惠吧?」

 

        我回想起新聞的內容,在宣傳的文案上確實是這麼寫的,好像連會員卡本身的圖樣都是設計成粉紅色的。

 

        「既然是母親節的優惠,那為什麼不限制只有當媽媽的民眾才可以申辦呢?」老熊對著眼前的人潮一個擺手:「嘴裡說是為了母親節,結果男女老少都可以來申請,根本亂來啊。」

 

        「因為那只是噱頭跟賺錢的藉口而已,一直以來都是如此。」這種話題讓人越聊越難過,我只能心灰意冷地如此說著。

 

        而這時,我跟老熊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在櫃檯那邊,有人的聲音開始變的大聲,最後直接對著英山咆嘯。

 

        所有還在排隊的人都探出了頭,想看清楚隊伍的最前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跟老熊也站了起來,神經緊繃地看著櫃檯的方向。

 

        一個中年男子手中拿著好幾張證件,正在對著英山大吼:「我人都在你前面了,就不能直接辦嗎?我還要回去叫我家人過來,然後重頭再排一次,這樣我會浪費多少時間你知道嗎?」

 

        英山的臉上掛著硬擠出來的笑容,客氣地說:「對不起,公司的規定一定要本人來辦,就算你有證件還是不能代辦的,所以我現在只可以幫先生辦卡片,其他人就不行了……」

 

        「怎麼會不行!」中年男子抬起雙臂用力大喊,就像個在擂台上叫囂的摔角選手,「要簽名的地方,我都幫他們簽就好了!責任我來扛,這樣不行嗎?」

 

        此刻的便利商店內只聽得到中年男子大聲怒吼以及英山客氣回覆的聲音,其他人都保持安靜,像在看一場舞台劇,英山跟中年男子就是劇中主角,而目前的劇本進度,則是演到中年男子帶著家人的證件過來,想幫每個人都辦一張卡,但英山則遵守公司的規定,必須由本人過來親自辦理才可以。

 

        「先生真的很抱歉,但規定就是這樣,如果之後出了什麼問題,我們這些店員也負不起責任……」英山臉上雖然仍保持著笑臉,但笑容已經開始變形了,只因他今天晚上的笑容都是因為工作所需而被迫掛上去的。

 

        此刻的他,在壓力跟疲勞的壓榨下,能把嘴角揚起就已經是非常勉強了。

 

        「廢話!我當然知道你們店員負不起責任!」中年男子把手上的好幾張證件往桌上一拍,喊道:「畢竟你們就是在社會上沒地位沒知識沒學歷才會來當店員,不是嗎?我也不奢望你們會負什麼責任!我來負責就好了!如果你們公司有任何問題,叫他們來找我!這樣可以幫我辦了嗎?啊?」

 

        這一段話,在便利商店內猶如手榴彈般引爆。

 

        還在排隊的顧客、以及在旁邊的其他店員都被炸到宛如失魂,所有人如銅像般靜止不動,只是看著英山,看他要如何回覆。

       

        而我,則彷彿聽到了英山的理智被炸斷的聲音。

 

        英山將手伸向桌上的證件,一把將那些證件拿起,瞄了一眼證件上的照片跟名字後,英山兩眼往上一聎,直視著中年男子。

 

        「好吧,我幫你辦。」英山說,「但是後果你要自行負責。」

 

        然後,英山笑了。

 

        但那不是勉強掛上的服務業招牌笑容。

 

        而是一種仿佛在說「你死定了」的奸巧笑容。

 

        中年男子並沒有注意到英山臉上的異樣,而是轉過身,對其他還在排隊的人說:「大家看到沒有?只要像我這樣吵一吵就可以多辦幾張了,不用浪費時間排隊啦!」

 

        隊伍中有好幾個人竟開始點起頭來,像是在想:好喔等一下我也要這樣搞。

 

        英山把男子的證件資料收過去登記,並且把表格交給男子填寫,然後收費結帳,完成了一連串的手續。

 

        「風海,」老熊這時候出聲問我:「你有沒有覺得英山怪怪的?」

 

        我轉頭一看,發現老熊緊皺著眉頭,表情十分嚴峻。

 

        「他的眼神不太對勁。」老熊又說,「好像被某種東西操控了一樣。」

 

        「嗯,我也感覺到了……」我點點頭說:「他的理智被炸斷了,現在的他應該已經被憤怒操控了吧。」

 

        「我們必須跟他談談,不然會出事的。」

 

        我把視線移回櫃檯,然後看到了最不希望出現的畫面。

 

        「老熊,我想應該來不及了。」我說:「她已經決定要出手了。」

 

        在置物櫃最上面的娃娃,已經不見了。

 

        此時,那名中年男子已經辦完卡片,準備離開了。

 

        而他還像是炫耀一樣,把好幾張卡片直接拿在手上張揚給其他人看,笑嘻嘻地準備走出自動門。

 

        「先生!」英山突然喊住正要離開店面的中年男子。

 

        聽到英山的叫聲,中年男子馬上收起笑容,轉過身兇巴巴地喊著:「又要幹嘛啦?」

 

        「沒什麼……」英山對著中年男子露出微笑,「只是想跟你說,希望你可以平安回家。」

 

        此刻在英山臉上的笑容,正是剛剛透露著「你死定了」的詭異笑容。

 

        「靠北!你是在威脅我是不是!」中年男子雙手插腰,對著英山又一陣亂罵。

 

        不過英山只是繼續微笑,並持續注視著他。

 

        中年男子被英山這樣看著,可能心裡也有點毛毛的,反正他今天的目的達到了,罵也罵夠了,便不再理會英山,轉身走出了便利商店。

 

        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男子跨上了一台停在人行道上的機車。

 

        我跟老熊都知道,中年男子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但我們並沒有出去阻止。

 

        或許是因為,他跟上次的那幾個屁孩,都是同一類型的人……而這樣的人不需要我們的同情。

 

        中年男子發動機車後,正轉動龍頭準備騎到馬路上時,事情發生了。

 

        機車的油門突然自己加速,男子自己還搞不清楚狀況,機車已經載著他往旁邊衝過去,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範圍。

 

        然後是一聲撞擊聲,以及男子一長串的慘叫聲,也不曉得這次他是撞到了什麼東西。

 

        在店裡排隊的顧客先是一陣錯愕,然後一起擺頭往店外張望著,他們既想看剛才的男子到底撞成怎樣了,卻又捨不得離開現在的隊伍。

 

        沒在排隊的我跟老熊就沒有這個顧慮了,我們跑出店外,看到那名男子正被夾在街角的電線桿跟機車中間,不斷發出慘叫聲,而且聲音還挺宏亮的,應該是沒有生命危險。

 

        我跟老熊走回店內,卻感到一股寒意。

 

        這股寒意並不是來自於店內的冷氣,而是來自英山的眼神。

 

        他冷冷地掃視著眼前地隊伍,然後說道:「你們這些排隊的,等一下有打算來跟我吵架的,要罵我的,羞辱我的,都先出來,我優先幫你處理,順便讓你先罵一罵。」

 

        接著,英山舉起右手,伸出食指比向外面:「只是你的下場就會跟剛剛那傢伙一樣,我只希望你真的可以平安回家……有不信邪的現在就出來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整條隊伍的人似乎都往後縮了好幾步。

 

        「如果沒有人要跟我吵的話,等一下來到我面前時,一切就都依照規定來,聽懂沒?」英山收回右手,用力在櫃檯上一拍:「下一位!」

 

        排下一個的是一位年輕主婦,她一陣遲疑後,最後還是決定走上前去申辦卡片了。

 

        而在她身後的一長串隊伍中,每個人連手機都不敢滑了,整整齊齊地排好隊伍,猶如一列兵馬俑,這麼整齊肅靜的隊伍可以說是國內的奇蹟了。

 

        「風海,」老熊拉住我的衣角,像是怕被英山聽到一樣,在我的耳邊輕聲說道:「看來等英山下班以後,我們又要好好跟他談談了……」

 

        「我知道……」我的眼神看著櫃檯後方。

 

        娃娃又回到了置物櫃的上方,繼續監視著櫃檯。

 

        在娃娃內的那名女孩,此刻一定全心全意看著英山,只要有誰欺負他,女孩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而理智線被奧客剪斷的英山,似乎開始利用這一點了。

 

        ……剛剛所感覺到的那股寒意,現在又更冷了點。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wobigbird
  • 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有點喜歡這隻娃娃了!!!!!
  • 在服務業做過的人應該都會想要一隻~

    於 2018/05/30 04:37 回覆

  • Nancy Nancy
  • 這一集的劇情寫的太棒了,好像最近才上演般XD,哎呀娃娃幹的好啊~
  • 因為499,所有有不少奧客的新聞出現呀XD

    於 2018/05/30 04:37 回覆

  • 天天開心
  • 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不過希望娃娃能平安無事...(感覺之後好像會出現大場面!!!)
  • 大場面應該會到下下禮拜才會出現XD

    於 2018/05/30 04:37 回覆

  • 全部

  • 英山黑化了XDDD
  • 怒氣壓抑久了,大家的心裡都有黑的那一面~

    於 2018/05/30 04:3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