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玩笑話說,如果要在台灣的高速公路上開車,需要有一定水準的速讀能力跟方向感,否則就會困在高速公路上面下不來。

 

        這句玩笑話說的當然是指高速公路上數量眾多的路標告示牌,當開車呼嘯而過時,要在短時間內把所有路標告示牌全部都看過並記住的確有難度。

 

        而遇到道路複雜的交流道系統時,如果方向感不好,加上又沒有把告示牌看清楚,很有可能就會開錯道路,或是把南下開成北上。

 

        雖然比起一些國家,台灣的高速公路已經算很單純的了,不過三不五時還是常常會看到一些烏龍的事故發生。

 

        而在我每天上下班必經過的高速公路路段上,最常發生的事件,就是有騎機車的騎士會不小心闖到高速公路上。

 

        因為那交流道的入口處跟一般道路設在一起,而且天色一暗下來後入口告示牌根本看不到,所以常常會有第一次經過的人誤闖交流道,他們往往在騎上斜坡看到國道路標及發現身邊盡是時速一百公里以上的車輛後,才發覺自己騎錯了路,但這時要回頭卻又已經來不及了。

 

        像這樣誤闖高速公路的案例,我平均一個禮拜會遇上一次。

 

        而且我的下班時間都是十一點多,路燈多數都是在這個時間點統一關閉,因此我也最常在這個時間點遇到騎錯路的騎士。

 

        一開始因為我開車的速度也相當快,而無法多費心思去管他們,不過當遇到的頻率慢慢增加後,每次開上高速公路時,我慢慢產生了「今天會遇到騎錯路的機車嗎」的心理準備,然後會習慣性地放慢車速,去幫助他們。

 

        雖然一開始會覺得很麻煩,不過嘗試幾次以後,發覺那感覺還蠻不賴的,就像你在路上讓道給別的駕駛,當那位駕駛對你揮手道謝時,心中所產生的那股爽感一樣。

 

        也因此,我現在下班時如果看到這類的機車,就會自動慢慢開到他後面,開啟雙黃燈並通知警方,一路在後面護著那台機車直到國道警察趕來護送為止。

 

        不過,在那一天晚上過後,我發現有些機車並不是不小心騎錯的,而是不得不騎上去的……

 

        那一晚,因為工作量特別大,我也覺得特別累,但當我回家在高速公路上面看到機車的尾燈出現在路肩時,我仍無法假裝沒看到,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強迫我去幫助對方。

 

        我把車開到外側車道,試著追上那台機車,那是一台俗稱「大B」,在年輕人間很受歡迎、很酷的一台機車。

 

        上面坐著兩個人,騎車的是一位年輕男孩,後面則坐著一位女孩,女孩沒戴安全帽、長髮隨著風勢往後飄動,她緊緊抱著前面的男孩,兩人看起來應該是一對情侶,可能是晚上出來兜風約會卻不小心騎錯了路吧。

 

        我將車子開到他們旁邊,與他們平行,車速維持在一百公里左右,他們可能是想快點趕到下一個交流道出口離開高速公路,所以男孩騎車的速度相當快,這在高速公路上面是非常危險的行為,因為高速行駛加上高架道路上面的強烈風勢,會讓行駛中的機車宛如稻草一般脆弱的搖曳,根本無法正常掌握方向。

 

        「喂,你可以騎慢一點!」我放下車窗,對著男孩大喊:「我會開在你後面幫你閃燈,讓別的車子不會撞到你,你慢慢騎就好了,聽到沒?」

 

        在高速的影響下我的聲音無法正常傳達過去,男孩似乎沒有聽到,反而將機車的馬力又加速了一些。

 

        「這樣子很危險!你騎慢一點!」我再喊了一次,不過男孩依舊沒有聽到我的聲音,我只好先把車開到他們的後面幫忙警戒,並一邊通報了警察,請他們盡快派人來處理。

 

        奇怪的是,就算我開到了他們的後面,他也完全不想減速,反而騎得更快了,我也只能加緊追上去。

 

        如果是其他駕駛看到這一幕,反而會認為是我在追逐他們吧。

 

        開在他們後面時,我仍持續朝他們警告:「你這樣騎真的很危險!下一個出口還很遠,慢慢騎就好了!喂,到底有沒有聽到啊?」

 

        負責騎車的男孩完全不理會我的警告,後座的女孩甚至連頭都不轉過來看一下,他們給我的感覺不像是騎錯了路,反而像是在逃命。

 

        不一會兒,警鈴聲從後方響起,一台BMW的國道警車以可怕的速度追了上來,並閃爍著警燈要男孩停下機車接受盤查。

 

        這時男孩總算稍微有了反應,他轉過頭瞄了警車一眼,就在我以為他終於要停車的時候,他卻又加快了速度往前衝刺,連警察都傻了眼。

 

        我只想到一個可能性,難道他們是通緝中的罪犯或是身上有帶毒品之類的東西,所以才要這樣拼命逃離高速公路嗎?因為待在高速公路上的時間越久,就越會被警察擋下來。

 

        國道警察這下也火大了,他們按了幾下喇叭後,開到了機車的前方,「不停車受檢的話就撞過來」的警告意圖已經十分明顯了。

 

        沒想到男孩竟然龍頭一偏,將機車騎入了車道內,而且是直接切到內側車道,這種行為無疑是自殺,在高速加上強風的雙重摧殘下,機車的穩定性根本無法維持太久。

 

        在警車切入車道去阻止他前,男孩的手已經無法完全控制機車,機車撞到了內側車道的護欄上,我就在他們後方收看了這場車禍的實況轉播,機車倒在地上後如陀螺般往前不停旋轉了將近一百公尺才停止,而車上的人則被拋到空中,摔落在路面上。

 

        警車緊急停了下來,兩個警察跑下車後,一個警察先負責擺設警告標誌,另一個警察則跑向躺在地上的男孩,一邊用無線電呼叫救護車。

 

        我也將車停在他們後面,幫忙擺設三角牌來警戒。

 

        「又是你啊。」負責擺設警告標誌的警察認出了我,因為之前常幫忙護送騎錯的機車,許多國道警察都對我有了印象,「這次可真慘啊,這小子八成是毒蟲,才會逃成這樣。」

 

        「是嗎……」我看著慘不忍睹的現場,破碎的機車零件跟車體佔據了兩個車道,男孩則躺在旁邊已經奄奄一息,從他頭顱邊淌出的血泊來看,可能活不成了。

 

        那坐在後座的女孩子呢?該不會摔到高架道路外面了吧?

 

        我問那位認出我的警察:「那個女生呢?她被甩到下面了?」

 

        「什麼女生?」

 

        「剛剛坐在機車後面的那個女生……」我說到一半,下半句突然說不出來了。

 

        因為我看到那個女孩現在就站在那邊。

 

        她站在正在急救男孩的警察後面,我這下才終於看清楚她的臉。

 

        她的臉上沒有半點血色,卻滿是傷痕,多數是毆打所造成的痕跡,這些瘀青跟傷痕是她臉上僅存的色彩,她冷冷看著躺在地上的男孩,嘿嘿冷笑了一聲。

 

        這冷笑聲在慘烈的事故現場顯得特別恐怖。

 

        另一位警察看我的神情有異,便拍上我的肩膀擔心地問道:「你還好嗎?你好像嚇壞了耶。」

 

        我剛回過神,女孩已經無聲無息消失在路面上。

 

       

 

 

 

 

 

 

 

============================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蝶兒
  • 不錯不錯,劇情總是照著我想的走,當善心人士,好心跟在後頭打燈時,我就想,該不會後頭那女孩是..=.=..
    這種騎錯路線的騎士,真的無言,尤其在月黑風高的夜晚。
    本人身邊剛好有這種,還是看新聞看到的,我還跟人家說,這位阿姨好像我同學的媽...
  • 基本上很多交流道入口設計的就很容易讓人騎錯啊...

    於 2016/12/03 0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