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47006_1901796359894834_2041590141_o.jpg

 

        「那麼,大家下個月再見了,這個月好好加油吧!稿子請記得準時寄給我。」

 

        老熊對著會議桌上的眾人如此宣佈,詭誌出版社這個月的月會就算是結束了,坐在我身邊的許多作家紛紛起身準備離開,酒鬼跟夜貓子就坐在我旁邊,而其他來參加會議的則是其他特約的連載作家。

 

        畢竟目前詭誌是國內唯一一本專門刊載恐怖文學的文學專刊,由於市場只有我們在做這件事,所以讀者眾多,每個月要刊載的故事量不可能只靠我、酒鬼跟夜貓子三個人撐起來,一定需要其他作家來幫忙。

 

        套用老熊的說法,詭誌就是一個大城堡,他是坐鎮其中的國王,而我、酒鬼跟夜貓子是守護這座城堡的三大騎士,而其他作家則是請來的傭兵。至於蘇羿跟笑笑這些美工畫家,應該就算是幕僚吧。

 

        「風海,你等一下。」老熊叫住正要站起來的我:「我有東西要給你。」

 

        「是什麼?工作嗎?」我本能反應地回答,在詭誌出版社裡,我可以說是最好用的員工了。

 

        除了每個月固定的都市傳說專欄連載外,老熊有時候也會丟一些採訪或鬧鬼地點勘查的工作給我,雖然會累,但稿費都有加成,而且也可以增加我寫作的題材,對於這種多的案子我其實都很樂意接。

 

        老熊伸手到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信封:「吶,這裡面有兩張票,你可以跟夜貓子一起去。」

 

        「唉?」我有點吃驚地接過信封,裡面是裝什麼的票?遊樂園?展覽?還是……

 

        「老熊,我跟夜貓子目前只有簡單的約會,進展還沒那麼快說。」

 

        「這不是那種票啦,你想到哪裡去了。」老熊作勢要出手巴我的頭,「這也跟工作有關係的,你去了以後,再寫一篇簡單的感想給我,下禮拜要刊載用的。」

 

        最後果然跟工作脫不了關係……

 

        我直接打開信封要看個究竟,原來是兩張手機的新遊戲發表記者會的門票,照門票上闇黑風格的設計色彩來看,應該是一款恐怖遊戲,難怪遊戲公司會發門票給老熊,看來他們是希望詭誌能夠幫這款遊戲打廣告。

 

        我其實不擅長寫業配文章,老熊可能怕我壓力太大,還補充說:「你這次就當作是帶夜貓子一起去逛逛就好了,反正你回來以後不管寫什麼我也不會有意見,放輕鬆啦。」

 

        「好啦,我知道了,我會問問看夜貓子,看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我說,不過我心底已經知道結果了,夜貓子對這活動不會有興趣。

 

        從上次「件」的事件發生,到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夜貓子當時聽到了我的告白後,我們兩人緊緊抱在一起,在老熊帶著救護人員來到之前,我跟夜貓子都一直維持著相擁的姿勢。

 

        而現在,我跟她的關係也「稍微」前進了一點。

 

        我們的約會次數頻繁了,偶爾不經意的牽手夜貓子也不會有意見,但夜貓子畢竟不是普通的女性,她不會主動提出什麼,而我也不奢求什麼。

 

        我們都希望,保持目前這樣就好了,不需要再進一步才可以證明感情,她覺得清淡的感情是最幸福的,那我也就配合她,清清淡淡的。

 

        我拿著票走上二樓,專屬於我跟夜貓子的工作空間。

 

        眼尖的夜貓子馬上注意到我手上的東西,她也馬上猜到那東西的用途了:「那該不會是老熊給你的新工作吧?」

 

        「是啊,是活動的門票。」我也不多說,直接把一張票放到夜貓子的桌上,「老熊說我們可以一起去,就當作去逛逛,妳覺得呢?」

 

        夜貓子瞄了門票一眼,馬上說:「沒興趣。」

 

        得到了意料中的回答,在我的印象中,夜貓子是完全不碰電玩的人,不管是電視電腦遊戲,或是現在興起的各類型手遊,我都沒看夜貓子玩過,不過我們一起去逛夜市時常常會一起玩各攤位的小遊戲。

 

        夜貓子眼中的「娛樂」,似乎只限於一起去夜市逛街玩套圈圈跟夾娃娃之類的實體遊戲,虛擬的遊戲則不算娛樂,而是毒藥。

 

        「好吧,那麼我就自己一個人去囉。」我把夜貓子桌上的票收回來,並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夜貓子問:「你不問酒鬼要不要跟你一起去嗎?」

 

        「啊?妳是認真的嗎?」我刻意裝出受驚嚇的表情,「找酒鬼?」

 

        「嗯,感覺他會有興趣。」

 

        「我再考慮看看吧……

 

        我把兩張票拿在手裡彈了一下,門票上印的遊戲名稱印入我的眼簾。

 

        KILLSWITCH

 

        翻成中文可以叫做「殺戮開關」,聽起來好耳熟……

 

        曾經有一個都市傳說,不是也叫這個名字嗎?

 

        在我腦中的都市傳說記憶庫馬上開始搜尋關於這個傳說的資訊。

 

        KILLSWITCH,是一則相當冷門的都市傳說。

 

        據傳它是由蘇聯的一間遊戲公司所開發出來的遊戲,在1989年推出,當時的數量僅推出了5000份。

 

        當然這並不是一套普通的遊戲,這款遊戲之所以成為傳說,因為它的特點在於:當玩家把遊戲破關後,所有遊戲遊玩的紀錄、成績,包括遊戲本身都會被刪除,也就是說這是只能玩一次的遊戲,不過目前還沒有人見過這款遊戲的真面目。

 

        一直到2005年,一位日本玩家在eBay網站上以73萬美元的價格買到了遊戲的拷貝版,這位玩家本來想把遊戲實況上傳到Youtube上,但不知道為什麼,最終他只上傳了一段自己對著視訊鏡頭哭泣的畫面。

 

        之後,沒有任何人有這款遊戲的任何消息。

 

        事實上,1989年的KILLSWITCH這款遊戲是確實存在的,只是與傳說中的有些出入。

 

        真實的狀況是,這款遊戲並不是由蘇聯的遊戲公司開發的,當初遊戲推出時因為翻譯問題,以及遊戲陰森的風格,配合蘇聯當時厚厚的神秘面紗,在這些巧合的交集下,才讓這遊戲籠罩上都市傳說的色彩。

 

        如果不去看現實面的話,這的確是一個很迷人的都市傳說。

 

        不過現在這間本土的遊戲公司竟然要推出同名的手機遊戲,而且還是恐怖遊戲,這是巧合或是遊戲公司刻意安排的呢?

 

        但我馬上發現是我多慮了,這怎麼看都絕對是巧合……畢竟這種冷門的都市傳說,應該只有我們這種怪人才知道。

 

 

 

 

        下班時,我依照夜貓子所說的,帶著門票去找酒鬼。

 

        我很難相信我自己竟然會這麼做,或許是經歷過這麼多事件後給我的直覺,讓我知道,請酒鬼同行的話,不管遇到什麼意外他都可以搞定。

 

        當我拿著票出現在酒鬼的座位旁邊時,他還在寫稿,就算他知道我來了,也只是瞥了我一眼而已,這就是酒鬼打招呼的方式。

 

        「哈囉,」我晃了晃手中的票,「這是老熊給我的,週末有一個手機遊戲的發表記者會,是恐怖遊戲,夜貓子不想去,所以想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酒鬼沒理我,他雙眼持續盯著螢幕,兩手瘋狂踐踏鍵盤。

 

        這也是酒鬼式的回答,他有出現就代表他會去,沒出現就代表不會去。

 

        「那票我先放你桌上囉,到時見。」

 

        我把票輕輕放到酒鬼桌上,然後離開。

 

        夜貓子正在出版社外面等我,她對著踏出出版社大門的我一笑:「酒鬼怎麼說?」

 

        「何必要問妳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呢?」我說:「不過我覺得他應該會來陪我。」

 

        「因為你老是遇到奇怪的事件啊。」

 

        「算了,走,去吃晚餐吧。」我說。

 

        我輕輕地牽起夜貓子的手,兩人一起走向附近的老地方拉麵店。

 

 

 

 

 

 

==================

 

PS:對於KILLSWITCH傳說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敖廠長的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EG8ppRb4eY

 

 

 

 

創作者介紹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冰
  • 牽手了~~~~~WooooW


    感謝攤大餵食Orz
  • 也差不多該讓他們正式牽手啦 XDD

    於 2017/11/25 07:57 回覆

  • 燕子
  • 風海與夜貓子兩人終於有點進展了
  • 是啊,修成正果囉~

    於 2017/11/29 07:41 回覆

  • Lo Ben
  • 立即想到敖廠長
  • 敖廠長也是我的偶像!

    於 2018/01/04 08: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