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6B24DCB-58C5-4220-A2DE-D5C4E9DAB000.jpeg

 

        簡詭剛把行李安置好,手機就響了。

 

        「時間可算得真準啊。」簡詭接起電話,來電者正如他所料,是禹安。

 

        「簡詭老師,」禹安在電話裡問道:「你已經到新德市了嗎?」

 

        簡詭在床邊坐下,伸手去拿旅館在床頭櫃上所準備的礦泉水:「剛到旅館,可能午睡一下以後,我就會出發去那間出版社了。」

 

        「那……簡詭老師在那裡有感應到什麼嗎?」禹安的語氣聽起來十分期待。

 

        簡詭打開礦泉水喝了一口,苦笑了一聲回答:「目前什麼都沒有,妳好像很期待我感應到什麼,是嗎?」

 

        「嗯,畢竟新德市很有名嘛!」

 

        「我覺得那些都市傳說只是作家胡謅出來的故事,妳們不要過度聯想了。」簡詭甩了一下右手,確實,從來到新德市以後,他的右手還沒有想作畫的感覺,「好了,我預計明天就回去,如果學校內有什麼事情發生,也要馬上跟我說,好嗎?」

 

        「好的!」

 

        掛掉電話後,簡詭整個人往下倒躺在床上,他想要先來個一小時的午睡後,再出發前往這次的目標:詭誌出版社。

 

        詭誌是一本在國內發行的驚悚文學雜誌,這類型的雜誌並不多見,國內只有詭誌專門經營驚悚文學這一塊。

 

        簡詭知道,現在的實體書市場並不好經營,現代人只要利用手機就可以快速獲取大量資訊,因而捨棄了書刊雜誌、報紙等平台,但是詭誌靠著驚悚文學的獨特性,在國內仍有相當驚人的銷售額,禹安說過,身邊有不少同學都會準時購買詭誌的新刊。

 

        而詭誌出版社所在的新德市,則是全國盛傳都市傳說數量排名第一的城市,雖然沒人知道這數據到底是怎麼統計來的。

 

        不過從新德市在新聞上的曝光率來看,這個城市的社會案件發生機率確實是比較高,就好像這裡存在著一位如死神江戶川柯南般的人物。

 

        而簡詭之所以要去拜訪詭誌出版社,為的就是找之前曾與雅嵐接觸過的那位作家,陳年酒。

 

        簡詭在網路上搜尋後,發現這位名叫陳年酒的作家,現在以酒鬼的筆名在詭誌出版社工作,擔任連載作家,簡詭也在網路上找了一部他的作品來看,的確讓人著迷。

 

        酒鬼的風格並不像一般的恐怖小說家注重在鬼怪或血腥,他寫的是暴力美學、人性的黑暗以及對各種社會制度的諷刺,雖然簡詭只在網路上看過酒鬼的一部作品,但已經對酒鬼有充分的瞭解了。

 

 

 

 

        午睡結束後,簡鬼離開旅館前往詭誌出版社。

 

        詭誌出版社並不難找,它就蓋在市中心,是獨棟的建築物,外型有點像名偵探柯南裡的毛利小五郎偵探事務所,這樣樸素的建築物蓋在滿是高樓大廈的市區裡,有點不搭嘎的感覺。

 

        「裡面該不會真的有一個柯南吧……」簡詭邊說邊朝出版社走近。

 

        當簡詭走到出版社門口時,門口剛好站著一男一女,兩人看著街頭的另一端,不曉得在看什麼,當簡詭要進入出版社時,這兩人也剛好轉身要進去,雙方差點撞在一起。

 

        既然這一男一女也打算要進去,代表他們是出版社的員工嗎?

 

        簡詭率先致歉:「抱歉,你們是詭誌出版社的員工嗎?」

 

        簡詭說完後,也開始打量著眼前的這一男一女,男的看起來比簡詭還年輕幾歲,身上有一種作家獨有的氣息,但那並不是文學的優雅氣息,而是專業的宅男感。

 

        男子也由上到下看著簡詭,並問了句:「有什麼事嗎?」

 

        「我找陳年酒先生,請問他在嗎?」簡詭照實說出自己來訪的目的。

 

        男子微微瞇起眼睛,彷彿正在思考陳年酒是誰。這時旁邊的女子問道:「可以請問你是哪裡要找他嗎?」

 

        女子留著一頭烏黑的美麗長髮,跟白皙的膚色形成強烈對比,還有宛如經過藝術家雕刻琢磨的立體臉孔,她就像是從藝術畫裡直接走出來的虛幻人物一樣,美到讓人失去意識,而這樣的美讓簡詭想起了另一位異數家,白璞。

 

        「啊,我是宇光大學的職員,有些事想請教一下陳年酒先生。」簡詭可沒有被這位女子的美麗嚇呆,他從口袋裡拿出名片遞給他們。

 

        雖然簡詭的職務是完全不重要的顧問,但校方還是有幫簡詭印製名片,簡詭偶爾也會帶上幾張在一些校方的社交場合使用。

 

        男子看到名片上的頭銜後,脫口問道:「美術系的顧問?」

 

        「是的,只是這次來訪的目的跟美術無關,」簡詭不想在他們面前說謊,但也不想說的太直接:「我有一些私人的問題想請教一下陳年酒先生,請問他在嗎?」

 

        「嗯,他的座位就在一樓。」女子說:「我們帶你進去吧?」

 

        「那麻煩妳了。」簡詭點頭致謝,「請問兩位也是詭誌的作家嗎?」

 

        「對,我的筆名是夜貓子,這位其貌不揚的先生筆名則是風海。」女子簡單介紹道,一旁叫做風海的男子則是在旁邊吐槽,請夜貓子幫他留一點面子。

 

        簡詭跟在兩人的後面步入出版社,裡面有許多人正在自己的座位上忙著編輯跟美工的作業,風海領著簡詭走到一個座位旁邊,座位上的男人正在對著電腦打字,不,或者說……他正在對他的鍵盤施暴比較妥當,簡詭從來沒有看過如此暴力的打字方式。

 

        風海敲了一下桌子側邊,說道:「哈囉,酒鬼。」

 

        看來眼前這位以暴力方式在寫作的人就是酒鬼了,簡詭仔細觀察著他,酒鬼的外觀看起來也是一副酒鬼樣,臉色慘白,臉上有不少雜亂的鬍渣,身材削瘦,但打字的手臂肌肉看起來非常結實。

 

        「這位先生說有事要跟你談一下。」風海指了一下旁邊的簡詭。

 

        酒鬼用眼角餘光瞄向簡詭,這動作只花了不到零點一秒,他雙手打字的速度沒有絲毫停緩。

 

        看到簡詭的臉後,酒鬼冷冷地說:「我不認識他。」

 

        「不過他好像認識你。」風海說:「你們慢慢聊吧,我還有東西要寫,先上去了喔。」

 

        風海說完後對著簡詭聳了聳肩膀,像是在說:「他的個性就是這樣,沒辦法。」

 

        簡詭對風海微笑致意後,風海便離開了座位邊,只剩下簡詭跟持續寫作的酒鬼。

 

        「我知道你不認識我,而我也是昨天才聽過你的名字。」簡詭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名片放到桌上,但酒鬼完全不理那張名片,眼神連動都沒有動,持續聚焦在螢幕上。

 

        這樣的反應在簡詭的預料中,簡詭接著從口袋裡拿出了那張雅嵐所寫的稿紙,攤平後放到鍵盤旁邊:「我是為了這張稿紙來找你的。」

 

        酒鬼的眼角餘光終於又用了零點一秒看向那張稿紙。

 

        不過這次,他的手停下來了。

 

        終於引起他的注意了,簡詭心想。

 

        「這是我們學校的一位學生所寫的,同時她也是你的讀者,她在昨天晚上發生了墜樓的意外……但事實是自殺未遂,她先把這些親手寫的稿紙扔到空中,再接著跳樓。」

 

        說到這邊,簡詭想起了昨晚的情景,不禁嘆了口氣:「陳年酒先生,我知道這些稿紙上所寫的故事非常危險,能請你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嗎?」

 

        酒鬼看著那張稿紙,又仰頭看著簡詭,眼神銳利到可以射穿一疊A4紙。

 

        「直接叫我酒鬼就好。」

 

        終於得到酒鬼的回覆,簡詭鬆了口氣,至少對方願意跟他對話了。

 

        「好的,酒鬼。」簡詭將手指按壓在雅嵐的稿紙上,再度重複:「請容我再重複一次我的問題,我想知道……

 

        「我知道那是什麼。」

 

        酒鬼直接打岔,這直接的回覆讓簡詭感到十分意外。

 

        酒鬼舒展了一下雙手的手指後,重新放回鍵盤上,「我不想在上班時間談這個,等我下班後再說吧。」

 

        最後一個字說完後,酒鬼的雙手又開始暴力地在鍵盤上飛舞。

 

        「好吧。」簡詭拿起桌上的稿紙跟名片,他先將稿紙收回口袋裡,再將旅館的地址寫在名片背面,重新放回桌上,「今天晚上我在這家旅館過夜,旅館二樓有一間酒吧,我們約晚上七點在酒吧碰面,可以嗎?」

 

        「嗯。」酒鬼簡短回覆,他的注意力已經完全回到正在書寫的故事章節中。

 

        「就當作是可以囉,我們到時見。」

 

        簡詭揮揮手,轉身離開酒鬼的座位。

 

        當簡詭走出詭誌出版社門口的時候,他感覺到,一樓的其他員工們似乎都在注視著簡詭離開。

 

 

 

 

 

        旅館的酒吧在晚上七點開放,而除了簡詭之外,其他位置所坐的客人都是成群結伴的外國背包客,加上酒吧內播放的爵士樂,讓這個空間跳脫到了另一個國度。

 

        簡詭點了一杯調酒,坐在吧檯處等待酒鬼。

 

        當酒鬼進來時,他完全不理會門口的接待員問候,直接走進來在簡詭旁邊的座位坐下,櫃檯後的酒保詢問酒鬼要喝什麼時,酒鬼比了一下簡詭,說:「跟他一樣。」

 

        「我以為你會點烈酒的。」簡詭有點驚訝酒鬼竟然點調酒來喝,「你不是酒鬼嗎?」

 

        「那只是筆名,不是真實的。」酒鬼以一種廢話少說的氣勢,直接問道:「那名墜樓的學生,應該不是你的學生吧?我看了你的名片,你並不是老師。」

 

        「對,我不是老師,只是一個小小的顧問,而且我也不認識那位學生。」簡詭加重語氣強調:「但這件事發生在我所任職的學校裡,就跟我有關係,而且我感覺如果我不調查的話,可能會有其他人受到傷害。」

 

        「你感覺?」酒鬼用懷疑猜測的語氣說道:「你的感覺是什麼?是直覺嗎?還是你是靈媒或什麼特殊能力者?」

 

        酒鬼的最後一句話說中了,簡詭確實是有特殊能力的異數家,不過他並不想將這點說出來,知道這個秘密的人越少越好。

 

        「算是直覺吧。」簡詭把雅嵐的稿紙放到吧檯上,用手指點了點說:「至少我要知道,為什麼這名學生要跳樓,她寫出來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酒保在這時將酒鬼的調酒放到桌上,並親切地告知酒鬼飲料已經好了,但酒鬼沒理他,而是看著那張稿紙,嘴角微微動了一下,接著說:「那名學生的名字,是雅嵐嗎?」

 

        簡詭目前為止都還沒有說出雅嵐的名字,而酒鬼會主動說出來,也等於承認了他跟這件事情有關。

 

        「對。」簡詭問:「你對她有印象吧?她的室友說,你們曾經用電子信件交流過。」

 

        「我確實記得她,她是我的讀者。」酒鬼拿起調酒晃了一下,但還沒開始喝,「很多讀者都會寄訊息跟信件給我,我會看,但不會回。」

 

        「但你有回覆過雅嵐吧。」簡詭想起雅嵐室友的說法,說道:「她室友說,她在跟你回信件的時候,過程好像不是很愉快。」

 

        「嗯,確實。」酒鬼簡短地回答。

 

        「能告訴我詳細經過嗎?」

 

        酒鬼繼續晃著酒杯,看著簡詭,好像在猜測簡詭手上握有多少情報,「雅嵐想成為作家,你知道嗎?」

 

        簡詭點點頭:「她室友有跟我提過,雅嵐似乎會在網路上發表她的創作。」

 

        「沒錯,她偶爾也會投稿到我們出版社,不過都沒被選中過。有一天,她寄了一封電子信件給我,說她突然有很強的靈感要完成一篇故事,她也不知道靈感從哪來的,反正就是有一篇架構完整的故事自動跑到她腦海裡,這靈感一出現,她就馬上用電腦把故事完成了,她說她當時寫作的速度快到像自動打字機。」

 

        簡詭皺起眉頭,因為這種情況,跟身為異數家的自己有點像啊……

 

        酒鬼繼續說下去:「只是她打算要把這部作品放到網路上發表時,問題來了。無法發表,在各論壇都不行,網際網路似乎自動把這篇故事封殺,讓他無法散佈在網路上。她慌了,畢竟對一名創作者來說,創作無法被大眾看到,是最大的痛苦,你應該能理解吧?」

 

        「這點我能感受。」簡詭點頭說。

 

        「她開始試著用其他方式發表這篇故事,用拍照的轉成圖片檔、列印出來等等……全都不行,最後,她寄信件來找我求助,詢問我該怎麼辦?」

 

        「你怎麼回覆?」

 

        「我阻止她,要她放棄那篇故事,徹底忘記那個靈感。」酒鬼輕嘆了一口氣,說:「我後續又發了幾封信件給她,都是叫她放棄,但之後我沒有再收到她的回覆,本來以為她聽我的話放棄了,沒想到是改成用紙本手寫啊……跟當年一模一樣。」

 

        聽到「當年」這個詞,簡詭心生疑惑,當年發生什麼事嗎?

 

        但簡詭決定先不針對這點作詢問,因為他感覺酒鬼等一下就會自己說出來了,簡詭順著剛才的話題說下去:「自己的創作無法發表,還被最喜歡的作家阻止,她應該是因此鬧彆扭,才堅持繼續用紙本寫作的吧。」

 

        「自己的創作?」酒鬼乾笑了幾聲,右手也停止了晃酒杯的動作。

 

        酒鬼把酒杯置於桌面,雙手收回胸前交疊在桌上,慎重地問:「你知道那個自動跑出來的靈感跟那篇故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不知道,」簡鬼無奈地說:「所以我才來問你。」

 

        「她的狀況,我以前也遇過一次。」如簡詭所料,酒鬼開始回憶當年,「天外飛來的神奇靈感,有如神助的寫作速度,當時的我只是坐在電腦桌前,雙手就好像會自己動一樣,整篇故事似乎不是我寫的,而是有人操控我寫的。但當我一看到完成的故事後,我馬上知道這篇故事不能發表,絕對不能散佈出去,理解到這點後,我迅速把檔案刪除,並把寫作的電腦砸了,可是……

 

        「可是什麼?」簡詭迫不及待想知道後續。

 

        「那篇故事在不久後,有另一位作家發表了,是用紙本投稿的方式。」酒鬼沈重地說:「但那位作家在發表後的隔天自殺身亡,因為他發表了不應該碰觸的題材。」

 

        簡詭眼睛睜大望著酒鬼,催促酒鬼快說出真相:「那到底是什麼樣的故事?」

 

        「真人真事的故事。」

 

        酒鬼以一種專家剖析的方式,跟簡詭解釋:「我們這類型的人寫的不是勵志文學、也不是旅遊傳記,我們寫的是黑暗、血腥,不被多數人所接受的恐怖文學,我們的作品如果要牽扯到真人真事,下筆前一定要慎重的考慮,因為真實的案件就代表有兇手、有死者,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是真的有人在這起案件中死亡。」

 

        酒鬼回想當年的那個時刻,說道:「當年,我把那篇故事完成時,我看到劇情裡的每個地點、每個橋段都非常眼熟,而我也很快就知道為何劇情看起來會如此熟悉的原因,因為那是一件多年前的真實案件,而且是非常殘忍的血腥懸案,故事是以兇手的視角來寫作,犯案時的手法跟心境都寫的非常詳細,而且充滿了炫耀跟誇張的描述情節,你知道這代表了什麼嗎?」

 

        酒鬼丟了一個問題給簡詭思考,但簡詭很快理出頭緒:「案件的兇手應該已經死了……是兇手去找你們,讓你們寫出來的,兇手想讓大家知道他的豐功偉業。」

 

        「沒錯,恐怖小說家奇怪的東西寫多了,身上的磁場也會改變,魔鬼遲早會找上門來。」酒鬼說:「但這樣的作品充滿怨氣跟邪念,無法正常發表,就算發表出來,也一定會出事,那位自殺的作家跟雅嵐的墜樓就是例子,與魔鬼合作的作家,最後只會被牽到地獄去。」

 

        「所以雅嵐遇到的是跟你一樣的狀況……」到這裡總算有了個結果,但簡詭還是有問題未解:「找上你們的兇手,是同一個嗎?」

 

        「從這張稿紙上寫的段落來看,不是。」酒鬼推了一下桌上的稿紙,「找上雅嵐的是另一起懸案的兇手,不過必須要拿到完整的稿件才能知道是哪起案件。」

 

        「這點不用擔心,我知道去找誰拿。」簡詭說。

 

        其他的稿紙都在警方手上,現在也知道為何警方要搜查雅嵐的房間跟物品了。

 

        簡詭推測,警方在雅嵐的墜樓地點蒐證時發現了地上的稿紙,看到上面寫的是未破懸案的內容,而且案件情節詳盡真實,他們因此研判雅嵐跟案件脫不了關係,所以才把雅嵐隔離在醫院裡。

 

        而獲得酒鬼的情報後,簡詭手上已經有足夠跟警方交涉的籌碼了。

 

        酒鬼打斷了簡詭在腦中的推理,問道:「還有問題要問我的嗎?」

 

        簡詭回過神來:「不,應該沒有了……如果我有需要幫忙的話,可以再通知你嗎?」

 

        「你可以通知,但我不一定會答應。」酒鬼站起來,離開了吧檯的座位,「如果沒問題的話,我要走了。」

 

        「我們之後會再見面嗎?」

 

        「很難說。」酒鬼說完這三個字後,便走出酒吧,而他一開始拿在手上晃來晃去的調酒還放在桌上,一口也沒喝。

 

        簡詭猜,酒鬼可能根本不會喝酒。

 

 

 

 

 

 

 

 

 

 

======================

 

 

鬼話連篇路邊攤:https://www.facebook.com/scarycomic/

 

路邊攤在鏡文學: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writer/457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攤 的頭像

這家路邊攤有鬧鬼

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期待後續!!

    雖然有點離題,不過想請問攤大有沒有推薦暴力美學的作品,就是酒鬼那種XD謝謝你!
  • 平山夢明的作品都很推薦喔!

    於 2018/02/21 05:59 回覆

  • 尼膩
  • 好看啊啊,終於兩地方的人馬要會合了!
  • 應該只是在這一篇裡面暫時集合一下而已啦XD

    於 2018/02/21 06:00 回覆

  • 訪客
  • 謝謝攤大推介,準備來拜讀!!
  • 感謝捧場XD

    於 2018/03/01 08:07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